池花春映日:阳春殿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池花春映日:阳春殿

      “喂喂,醒来了!醒来了!”
    有人在拍她的脸。
    姜妩从小何曾被人用“喂”来招呼过,更不可能被人这样粗俗对待过,缓了一缓,深吸一口气,瞪大眼睛气呼呼地坐了起来。
    眼前早已不是马车上那狭小的空间。四周灯火通明,这是一座宫殿,并无任何特别,与她平日里进进出出的那些宫殿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唯一奇怪的是,她身处一大开的木匣之中,周围散落着各色光彩夺目的珠宝。她看向那个不客气地把她叫醒的人——
    眼前一个最多六岁的稚童正用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瞧她,一身华贵的衣衫显示出他身份高贵,唯一违和的是,貌似稚嫩而天真的他手上抱着一个账本,看似是在记账的样子。
    “本来只剩最后一箱子宝物需要清点,那些姜国人非说是什么天下至宝,要我们轻拿轻放,万万小心对待,怎么一打开是个女人……”他舔了舔毛笔的笔头,在手上账本上记下——“一不知名女子”,
    他又上下打量了姜妩几下,转头慢吞吞似乎又不情愿地记下“甚美”两个字。
    姜妩看着他的行为,也大概是料到他一定是那恶龙手下的管事人,她正了正衣冠,道:“本宫乃姜国大公主东华,来此是特地为了向龙大人请罪的。”没有人知道这恶龙姓名,世人皆以龙大人唤之。
    那记账的稚童转头又惊讶地看着她:“你们姜国总爱弄些稀奇古怪的把戏,怎么,这回又是什么事?”
    姜妩心里奇怪,她还从未听说过父皇对这只龙出过什么手。除非是他人假借姜国的名义做了什么小动作。这个暂且不探究,她之后会调查,眼前的事情才要紧。
    “这位大人既然为龙大人的得力助手,必定对每年须得进贡的宝物数目一清二楚。然而今年姜国四面楚歌,暂时无力达到这一次要求的数目,因此父皇特地叫小女暂时作为抵押。”
    那小童却如一个老头一样摆了摆手,圆鼓鼓的脸凑过来,话语却也是老气横秋的:“这些都莫同我说,我只是代替爱在这里数钱的小银蛟一次而已,要是叫他看见你,他定是会直接把你扔出去,也算是你幸运,他早上吃坏了肚子……不知道是不是妙妙做饭的时候又加了巴豆给他……”
    姜妩看他又要拐走话题的样子,立刻又道:“所以我需要见到龙大人,向他解释清楚才好。”
    “噢,是,但他这几日都不在谷中,你可先歇下。我一会儿叫妙妙带你找个可以住的地方。”他随便就这样把姜妩打发了。姜妩心里惊异,不知为何计划会进行得如此顺利,心中不免忐忑,却又只能先硬着头皮,只好坐在那里等着叫妙妙的姑娘来。
    她低头去打量那些四散在周围的金银珠宝,都是些艰难凑成对的女子饰物,要么就是些用来当摆设的器皿,一看就是从那些富贵人家里征收来的。想当初,她也偶然见得过一次贡品,木匣里面同种色彩的宝石摞得整整齐齐,金子同金子一起,银子同银子一起,足足能凑出三十大箱子来,映得整个宫殿都在闪闪发光。如今,也不过几年,姜国居然都只能送上这些平常人使用的玩意儿来了。
    也不怪父皇日夜难眠,如此焦虑。他们实在是太穷了,再穷下去,周围那些国家定是争相要将他们撕扯吞噬。
    那叫作妙妙的姑娘没一会儿就来了,也是一身金丝银线的,长着一张清丽可人的小脸,肌肤白嫩嫩的,完全看不出是平日里给他们下厨的厨娘。
    她一进到殿里,看到姜妩,眼睛立刻亮了,笑嘻嘻地直奔过来,丝毫不见外地握住她的手:“听屈谷说来了一个小娘子,真是开心死我了,这整个谷里本来就我和卉苏两个女儿家,偏叫那卉苏是个不讨好的,叫人无聊透顶,这下有你可以陪我了。”
    我才不是来陪你的。姜妩心里默默回复,还是忍着没有发作,叫她把手抓了去,也挂上笑脸,温声道:“本宫还未听你介绍自己。”
    那妙妙听她一句本宫,才反应过来,忙收回手,立着身子,客客气气地说:“我是华妙妙,在这谷里就随心做些小事,没什么特别的身份。”
    见她未跪下行礼,看惯了平日里对待她诚惶诚恐的小宫女们的姜妩还是有些不习惯。她压下心头那一丝怪异之感,也装作和蔼的样子,却是微微拉了点距离:“本宫乃东华公主,姜国国主独女。”
    “所以我每次叫你都需要说这么一长串话吗——‘东华公主,姜国国主独女,您的钱袋掉了!’“说完,妙妙居然是自己先忍不住用袖口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姜妩微恼,撇了嘴,却是想起自己在宫中被教授的关键一点——“万万要和周围的人都相处融洽,他们在关键时刻总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所以她张了张口,吞下心头的恼火,假意随着她的笑而微微笑了起来:“那就叫我姜妩吧,这是我的名字。”
    “姜妩,姜妩。你名字真好听。”妙妙兴奋地拉上她的手,便往殿外走去。
    殿外的景色大大出乎了姜妩的想象。
    远处是重重叠叠的山,形成了一道厚重的天然屏障,这也让雾水难以消散,恰逢黄昏,阳光只从山头洒下微弱的几缕,把雾都染成了淡淡的粉红。姜妩眺眼望去,自己现在走出来的地方不过是一处偏殿,在远处,一道挺拔的冈峦之下居然是环绕着修建了不少巍峨的宫殿,满山的树木碧绿葱翠,远远看着就像一只沉睡的巨龙将他们环抱在怀中。那座让人无法忽略的主殿前,有一汪潭水,倒映着天色,闪着金色的粼粼光泽。
    “看呆了吗?我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被这里藏着的世界给吓坏了呢。”妙妙看着她一脸惊叹的模样,忍不住说。
    “你居然也不是这谷中之人?”姜妩立刻敏感地反问。
    “不是,我不过曾是山脚村落的一个小村姑而已,因为战乱失去了亲人,逃跑的时候误入了这里,还是大人收留了我……”
    怎么可能!姜妩心想。这幽山山谷的入口,赵时煦曾多次来寻找,却总是一丝线索都不曾发现,无功而返。这个女子,怎么可能就会如此轻而易举地“误入”此地呢,还会被那恶龙所收留。
    言语间,他们已经行至一处偏僻的宫殿,这里树木繁盛,将那宫殿遮蔽得只剩了一个顶。所以直到走近了,姜妩才瞧见了全貌。
    这殿占地不广,却是宏丽又古朴大方,外围回廊延转,雕花廊柱,顶檐琉璃彩瓦,无不精巧至极。这座看似不太受重视的偏殿,居然比她那揽月殿要精致得许多。
    一棵粗壮的桃树立在殿前,随着风飘下片片桃花,带来丝丝缕缕的清香。倒也和这殿名相十分呼应。
    “阳春殿。”妙妙抬着头看着牌匾喃喃。她又看了看姜妩,笑着道:“这里不曾有人住过,虽然位置偏僻却好在安静。公主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姜妩点点头,伸出一手缓缓推开了殿门,踏了进去。

池花春映日:阳春殿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