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与浮云闲:卉苏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心与浮云闲:卉苏

      姜妩就此歇下了。睡前解开头发时,碰到了赵时煦送的宝钗,顿时柔肠百结,她将钗子取下来,就着月色看了许久,手指紧了又紧,叹了一口气,最终握着那钗子,和衣而卧。
    清晨她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给惊醒的。下意识跳了起来,手就伸向腰间——她藏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那里。
    定睛一看,只是一只小松鼠正趴在窗沿边,扭着毛茸茸的尾巴,上下费力,啃着杉木制成的窗棂,似是想要进来的模样。姜妩很少见到松鼠,此时很是心喜,到食案前抓了一把松子,支起窗子,小心翼翼地将那松鼠引了过来。那松鼠也不惧人,凑了过来就抓了一颗又一颗松子,嚼了几下便藏到了脸颊两侧的颊囊中,最后鼓鼓囊囊地溜走了。
    妙妙今日是想带她在谷里走一走散散步,没多久就跑过来,还顺便给她带了一香喷喷的小笼包子,说是早上才做的,。
    姜妩吃了早饭,换了身干净的新衣服,才同妙妙出了殿门。
    昨日来得晚,只隐约瞧见了日落时的情景。白日出门时,才发现原来这谷里竟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只不过,这些人似乎都不是普通百姓的模样,具是身着华服,却又忙碌地来回行走,倒像是在赶着完成自己的事情似的。
    妙妙见姜妩疑惑,指着那些人影道:“其实他们都不是活人。”
    姜妩吓了一跳,日头高挂,却是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妙妙见她脸都白了,赶忙补充:“公主莫怕,他们都是大人用花草制造出来的人形仆人罢了,要不然这么大个山谷,就靠几个人打理,也是过于困难了吧。不过他们也是各有性格的,你只要把他们当做正常人对待就好。”
    姜妩心里惊了一惊,却是不知那恶龙居然有如此神力,只怕是那神石给了他这样可以操控花草树木的力量。那传言,果然是真的。
    她缓了缓,才问:“那这谷里究竟是有多少人?”
    妙妙掰着指头,算了半天,才犹犹豫豫地说:“要是算上大人,应该是六人吧。”
    这莫大的山谷,居然才只有六人。那为何又偏偏修建这么多的宫殿,真是奢靡。
    “昨日我见到的那位是屈谷的话,还有他说的小银蛟,加上妙妙你和卉苏姑娘,以及龙大人,这多出来的是哪位?”姜妩不动声色地打探。还好这妙妙天真单纯,是个心直口快性子,对她倒是毫无隐瞒的模样。
    妙妙皱了皱鼻子,瓮声瓮气地说:“哦,是若光,那人也不怎么讨好,不过是比卉苏有意思多了。但他现在随大人出谷了,还未归来,估计过几天才能见到他。”
    “妙妙你怎地是如此讨厌卉苏姑娘,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却已经听你说了两次她的不讨好了。”
    “你见到她便知道了。不过大人这几日出谷,她也不会出现了就是……”
    妙妙又同她介绍了几个殿的用处,说了几个平日无聊可以去的去处,又屡屡告诫她那些万分不可以踏入的地方,却是没有解释为何那些地方是禁地。
    话语间他们也到了正殿。
    那位屈谷坐在大殿侧位的一个长案边,黑眼圈快要掉到下巴上了。
    “妙妙,你来的正好,你究竟喂了阿银吃了什么,它到现在都缓不过来。昨天的东西我一个人数了半宿,真是老命都要没了。”屈谷见了他们,立刻放下手里的书本,露出一张稚嫩却故作老沉的脸来。
    妙妙轻快地走上前去,见案上窝着一条可怜兮兮的小银蛇。她扫了一眼,撇了撇嘴:“叫他再偷吃我给大人准备的桂花糕。”
    姜妩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探个头,看着案上的小银蛇,心中连连称奇。
    “叫他好生休息几天就好了,刚好叫他不要在大人不在的时候上蹿下跳就知道捣乱……”
    “妙妙总是这样不知礼数。”一声清亮的话音自大殿外传来。不多久,一个皎若明月,柔美清丽的女子出现在殿中。
    轻纱飘动,玉佩随着纱裙拂动台阶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她轻盈绰约地走了过来,眼神波光流转,万分妩媚的地扫过一旁站立的妙妙,最后定定落在姜妩的身上,一双凤眼竟是不悦地眯了起来,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屈谷,这是何人?”她厉声道。
    屈谷烦恼地挠了挠头。“昨日姜国上供,供上来了这位公主。”
    “卉苏,她是姜国的东华公主,在她面前你最好不要如此无礼。”妙妙扬起下巴,站在了姜妩的身前,用手臂把她拦在身后。
    卉苏根本不理会妙妙,只轻飘飘地扫了姜妩一眼,又看向屈谷:“你可知大人回来若是知道你们私自将这女子留下,你们会是怎样的下场?不如在他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快些将她送出谷去,我也就装作没有看见了。”
    桌子上的小银蛟也虚弱地点了点头。
    屈谷一把将那银蛟按住,危言正色道:“此次姜国上供少了近一半,所以才用这位公主作为人质。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决定,只有等大人回来,由他自己决断,如若他回来,知道了贡品不足,却是没有证明那些贡品的去向,我想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好过。”
    那卉苏咬了咬牙,哼了一声,只留下一句:“谁知是不是真的公主,叫了那花楼的娘子来替代也不是没有可能。”便目不斜视地拂袖离去。
    小银蛟想跟着她,却是被屈谷一只食指压住了尾巴。那银蛟挣了几下,又可怜巴巴地躺了下来,看着卉苏离开的方向垂泪。
    他们此行来就是随意散散心,却是意料之外地遇见了那位“不讨好”的卉苏。姜妩初时只见她模样的时候,只在心里感叹了她的容貌之秀丽,却是不知她一开口却如此心高气傲。尤其那最后一句,暗讽她是花楼的姑娘,叫她心里甚是不满。
    回程的时候,妙妙见姜妩面色不好的模样,不禁忿忿不平:“公主你不必在意她,她不过爱慕大人已经走火入魔了,恨不得这方圆百里的雌鸟,雌兔,雌蜘蛛都消失才好。”
    姜妩被她逗得笑,才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是了,一个女子的爱慕之心,她怎么不了解,要是有女子莫名地出现在赵时煦的身边,她肯定也会第一个跳脚的。这么想着,她又习惯性地摸了摸头上的钗子,心里感到了一丝安定。无论如何,她的计划才是第一位,这样她才可以早日回到姜国,早日成为赵时煦的夫人。

心与浮云闲:卉苏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