粲然启玉齿:肉要慢慢炖才香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粲然启玉齿:肉要慢慢炖才香

      若光替她拿了她仅有的一箱衣物,又沉默地领着她到了承幸殿。这一路少年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未曾抬头看姜妩一眼。姜妩大概可以猜测到他是护卫的身份,也没有过多探究,只安安静静地随着他进了承幸殿的东阁。
    妙妙听了消息没多久就跟了过来,坐在桌边,托着下巴看着姜妩,一双腿晃来晃去,看姜妩把自己的衣物收拾妥当后才开口道:“没想到大人会叫公主搬到承幸殿来,真怕你每天对着他,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
    “妙妙,不可如此,我只是很感激大人能够收留我。”姜妩柔柔地笑,看得妙妙都呆了。
    “这下卉苏定是要气得辗转难眠了。”妙妙又忍不住瞄了姜妩一眼,低声喃喃。
    虽不知妙妙为何会担心她和那恶龙处不来,姜妩却是心里有底的。目前为止,除了一些小插曲不如原来所想之外,一切都在顺着计划进行。
    姜妩突然想到令她困惑多日的事情,不禁走上前来,坐在妙妙的身前,睁着一双无辜而好奇的眼睛,温声地问:“屈谷先前曾说我姜国爱做小把戏,我这几日想破脑袋,万分确定我姜国人除了每年上供之外,平日半点不曾踏入幽山的地界。妙妙可知屈谷是为何出此言?”
    妙妙突然变了脸色,转了转眼珠子,笑嘻嘻地说:“公主,我突然想起晚膳的时辰快到了,此时膳房定是缺人,我须得去看一看才好。”话毕,便一溜烟消失不见。
    姜妩没能打探到消息,叹了口气。
    晚膳时,那恶龙不出所料,叫了下人过来传唤她。
    姜妩叫那人先稍候在门外,自己开了衣柜从几件衣服里挑挑拣拣了一番,最后还是换上了出发那天乳娘孙氏给她搭的一身丹碧纱纹双裙,却是特意将领口拉低了一些,露出精致的锁骨,又故意带上雪贝链,见其衬得脖颈的肌肤更为光滑玉洁,便满意地对镜中的自己点了点头,扯出一个笑脸来,这才走出了东阁,随那下人前往后殿。
    后殿内里奢靡万分,门廊上的雕花繁复,一进去便是熏香气息扑鼻而来,撩开层层碧纱,陈设的紫檀大柜上摆满了奇珍异宝,而正间的正面只设一雕花长榻,长榻通体以玻璃水银镜子镶嵌,铺设红色大毛毡,一紫檀长条案设于榻上。
    只见一男子半卧于榻上,身着一袭宽松的中衣,一头顺滑的青丝散落在肩头,一手支着长案,一手握着一本书卷,看得入神。
    听到脚步声,卫煊侧过头,长而密的睫毛颤了颤,薄唇微启,声音却是淡漠至极:“既然来了,就先上来布膳吧。”
    姜妩身后那下人早已退去,她心里便明白了他这是在唤自己过去。于是她提了提裙角,撩开眼前最后一屏碧纱,直直走了进去。
    行至塌边,她却犹豫地站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那龙却是连眼都不抬,恶声恶气地说:“快些脱鞋上榻。”
    姜妩第一次在陌生男子面前脱了鞋,露出一双罗袜,不禁耳尖都微微发红,小心翼翼地上了榻,跪坐在长案之前,将两个脚都偷偷地藏在裙摆之中。
    又有下人端着花梨木的托盘走了上来,将托盘中的一件件精致的饭菜放到了长案之上。
    姜妩一日未进食,看得眼前香气扑鼻的小食,忍不住在心里咽了咽口水,面上却是维持着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撩了撩袖口,露出一节莹白的细腕来,将托盘上一对镶金玉箸和一个青瓷碗放到那人的前方。心里不禁咄咄称奇,这恶龙搜刮了不少民间的宝物,连吃饭都要镶金戴玉的,可比她在宫里的待遇要好上十万八千里了。
    等她将那饭菜都摆放齐整,抬起头时,却见那龙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手上的书,正襟危坐,垂着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看着她。
    姜妩顿了顿动作,软和了腰身,微微前倾,露出八颗皓白的贝齿,朝他粲然一笑。
    那龙立刻黑了脸,转移了视线,一手拿起玉箸,用起膳来。
    他倒也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餐具只备了一人份,分明就是要姜妩挨着饿,看他在这里吃饭吃得香。姜妩面上维持着平静,其实案下的一双手已经按在小腹上面,紧紧箍着,生怕是发出任何不雅的声音。
    偏偏他吃得慢,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夹了一片肉,在口中嚼了许多下才咽下去,外加上卫煊生得也是一副星眉剑目,秀色可餐的模样,倒让这幅进食的画面更显色味俱佳鲜美多汁了起来。姜妩生来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胃里翻腾的难受,眼看他都要把自己最喜欢的一盘翡翠烧麦吃得干干净净,才忍不住哼唧了一声。
    “公主是不知食不言的规矩?”他放下手中的玉箸,似乎是很不满姜妩突然发出了声音,扬着眉毛,眯着凌厉的眼睛睨他。
    姜妩心下一动,微微向前倾下脖子,低头示弱,玉颈自薄纱露出一节,散发出一层珍珠般的光泽,云鬓如漆,散发出醉人的幽香,红唇微启,声音又甜又娇,却是带了一丝鼻音因而生出无尽的的委屈:“本宫今日滴水未进,何况别说是本宫了,若是瞧见大人现在用膳的模样,怕是那圣人也忍不住的。”
    卫煊不动声色地收回放在她脖颈那一寸肌肤上的目光,见她此刻居然抬了头,双眼脉脉地看着自己,立刻拉下了脸,偏头朝外侧大喝:“还不来人,再添一副碗筷!”
    有人立刻备了一副同样是镶金的玉箸和瓷碗,奉了上来。
    姜妩心里偷偷得意地哼了一声,便不客气地用起了餐来。虽说是一日未进食,肚子里饿得慌,但毕竟是从小被严格教养的姜妩,吃起饭来仍是保持着一副贵气的模样。一只纤纤玉手托着碗底,一手去夹刚才馋了很久的翡翠烧麦,浅粉的腮边因为塞了食物而一鼓一鼓的,看得人食指大动。
    那龙却仍是黑着脸,只把她当做空气一般,安安静静地用着自己眼前的一份饭菜。
    眼看这一餐就要到尾了。姜妩见那龙还是自顾自地坐着,心想自己美人计已经使了半天了,居然是一点成效都没有,难道是她过于委婉了吗?心中不免有点气馁,伸手就去够他身前那碗汤,不巧一时走神,不小心把那碗撞到他的怀里!
    汤汤水水哗啦啦地倒了卫煊一身,把他的白色中衣都染上了褐色的痕迹。
    姜妩小脸煞白,赶忙跪过去,从袖中拿出丝帕,帮他擦拭着胸口。好在那汤放置了许久,早已没了温度,撒上去也不叫人会有疼痛之感。但这龙性子如此暴戾,怕不是此刻要生吞活剥了她不可。
    这么想着,她停了动作,也发现身下的人似乎是一言未发,她大气不敢出,缓缓抬了脸去看他——
    他反而抓住姜妩的手,一把将她拉入了怀中,怀里火热,姜妩还未曾和陌生男子有过这样的紧密接触,虽然眼下是如了她的意,还是会浑身不适,有些颤抖着搡了搡他的胸口,却似挠痒一般对卫煊完全没有任何威胁。
    --------------------------------------------------------------------------------------------
    我真的不是故意停在这里的嗷嗷!
    想不出来要怎么叫阿妩吃上龙龙的肉。
    为什么到了别的文里都是男主想方设法想吃了女主,到我这里反过来了w(?Д?)w
    阿妩你努力努力,别再端着了好不好,听娘的话,不吃亏的。
    求珠珠,各位大大,用力用珠珠砸我吧,看我今天晚上能不能拼一把再更一章?(?   ???ω???   ?)?

粲然启玉齿:肉要慢慢炖才香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