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骄且驰:男主他终于软了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白马骄且驰:男主他终于软了

      姜妩在屋子里缓了许久,换做之前她肯定是先要在乳母怀里委委屈屈地哼唧一番,再跑去父皇那里告状才罢休。但现在她的身后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她只能靠自己。而在这陌生的谷中,没有任何人是可以让她所依仗的,她的身份在这里一无是处。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她便净了脸,回到膳房,继续自己先前要给那恶龙做点心的事情。
    她才不会叫一个泼妇就这样把自己的今日的计划毁了呢。
    但这气实在难消,晚膳的时候,她气鼓鼓地上了长榻,也没了讨好那龙的心思,应付般地朝他打了个招呼,就此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
    卫煊不以为然,随意扫了她一眼,却见她娇俏的鼻尖上似乎是抹了一道面粉,心中起了疑惑,收回目光,见下人将今日的吃食都奉了上来,便暗中对他们使了使眼色。
    下人感应到自己主子的眼神,将托盘中一整盘翡翠烧麦都正好放在了姜妩的眼前。
    起先姜妩还没有留心,只像昨日一般,自顾自地吃了半天,待到肚子都快填饱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的翡翠烧麦居然净是被她一个人吃了。那龙的手连伸都没有向这边伸来过。她刚好吃饱,心里的不快已经散去了八分,脑子又开始转了起来,怎么想都觉得是这家伙故意在用这种方式让她开心,却又觉得以他之前的态度,是怎么都不可能的。
    所以她试探地问:“大人,你不用些这烧麦吗,我觉得真的好吃极了。”
    卫煊顿了顿手,终于还是将玉箸放了下来,一双漂亮的墨黑色的眼睛转了过来,盯着她,组织了半天语言,张口却是控制不住,变成了一声诘责:“公主今日可曾与卉苏起了纷争。”
    姜妩心知自己占了理,她并不是先挑衅也不是口出妄言的那个人,自然是问心无愧:“我本来好好地准备做我今日的活计,谁知道她自己跑来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对我一阵羞辱——”
    她的话却是被卫煊打断:“我从不曾想过贵为姜国的公主的女子,有一日也会同乡野村妇一般同人大吵大嚷,况且卉苏一向知礼,若不是你招惹了她,她不可能会如此恼怒。”他英气凛凛的眉眼此刻带了一丝鄙夷,话语也是逐渐低了温度。
    姜妩心头委屈,自认自己是从未被人这样看轻过,鼻子又是一酸,但这次却是死命忍住了,努力保持着镇定自若的模样,向后跪了跪,直起身子,一双盈盈的秀目直视着卫煊,沉声道:“姜妩知父皇失约是不对在先,因而为了大人能够顺心,特此派来了我。但这不代表姜妩就是可以被随意屈辱的对象,今日卉苏姑娘出现,我还未同她打过招呼,她便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指责。我承认自己是气不过,刺了她两句,我自幼就不是受了委屈便会忍着的个性,所以我没有歉意,因为回击乃是人之常情。只是那卉苏姑娘,分明是窈窕淑女的模样,说话却是不干不净,实在令人遗憾。如若大人不信,叫若光来一问便知真假,我知你定是叫他日夜看守我的。”
    卫煊面色一僵,看她一张小脸姣白若月,粉嫩嫩的双唇紧紧抿着,原先还总是娇娇软软的眼神此刻却是沉静而清冷地看着自己,心头浮上一股不自在,不习惯。他轻咳了一声,转过头,朝着外面道:“怎么还不把今天的点心送来。”
    下人立马捧了一盘莲蓉蛋黄酥上来。
    姜妩瞧了一眼,心里后悔自己自己今日为了讨好他做的傻事,这莲蓉蛋黄酥,她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折腾了半天才做出来的,连一旁打下手的妙妙最后都累得直不起腰来,更别提她这个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了。
    她撇了撇嘴,觉得自己真是自取其辱。
    卫煊夹了一个,送入口中——
    “噗!”他立刻吐了出来,黑了脸,对那下人训到:“今日膳房的人是打瞌睡了么,这东西是哪个做的,这么难吃!”
    姜妩心里委屈更甚。
    “大人,这……这是公主今日亲自下厨做的啊。”那下人支支吾吾了半天,抬眼看了眼姜妩,又偷瞄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卫煊,说完这句话,就抓住机会立刻溜了下去。
    气氛一时陷入了僵持。
    实在是坐不住,不想再看这恶龙的臭脸,姜妩行了个礼就要离开,却是被卫煊拦住。
    他侧头看着姜妩,眼仁漆黑,亮若点星,那一丝鄙夷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股摸不透的情绪。那双俊眉秀眼叫姜妩的心头一颤,她不敢再与他对视,只把目光垂了下来,看向自己正紧紧握着裙边的双手。
    “你本来在忙活的就是此事?”他沉声问。
    “昨日撒了汤,是我不对,本想请罪,却是弄巧成拙了。”她瓮声瓮气地答。
    静默。
    过了许久,卫煊放开了她,一双眼落在她莹白的脖颈上,语气迟疑而烦闷:“我那日叫你打杂不过是气话,公主只要自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便可,不用再下厨。”
    “你分明是嫌弃我做的不好吃罢了!”看他有了退让,姜妩心里的委屈便一扫而光,甚至是有些偷乐,她觉得机不可失就得寸进尺了起来,又心里忐忑,不禁偷偷抬眼看他的反应。
    卫煊又一次注意到她鼻头上那一抹白色的面粉,此刻心里已了然,何况吃人嘴软,他也不好再强硬起来,再加上抓到她那偷看的一瞬,又是一副娇嗔的模样,一时软了心肠,只好含糊其辞地哄她:“不是嫌弃,公主蕙心兰质,多做些风雅的事情才对。”
    风雅,风雅,去他的风雅。
    姜妩今日又一次因为自己毫无进展而心里烦闷了起来。用了晚膳回来,坐在自己的床榻上,心里骂自己又一次太过于矜持。
    那句话之后,他居然就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吃了饭,就叫人把姜妩领走了。
    夜色已深,她支起窗子,看向卫煊休息的后殿方向,却见那边早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想必那龙早已睡下了。
    她来回踱步,计上心头,换了一身轻薄的衣物,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就朝他的寝殿走去。

白马骄且驰:男主他终于软了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