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下】

      姜妩在他身下喘息,交叠起颤抖的双腿,感觉到自己下身湿滑一片。
    卫煊却是趁她脱力,毫不费力地将她身上最后一层遮蔽剥了下来,美人冰肌玉骨,面如桃花,双手交叉覆盖于胸前,双眼紧闭着,睫毛微微颤抖,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他难耐地滚动着喉结,低下头,贴近姜妩,吻滚烫地落在她幽香的脖颈上,手上却是放柔了动作,抚摸着她柔腻的肌肤,顺着她脊背优美的曲线,复而又回到她的胸前,轻捏,慢揉。
    姜妩心里羞愤,她早已是寸丝不挂,就连那最私密处都被他一览无余。
    可这龙却是衣冠楚楚,丝毫不乱。
    饶是被他亲得酥麻不堪,她还是伸出一只手,赌气去揪他的严丝合缝的领口。
    “公主,不要着急。”他被姜妩的动作惹得身上发热,嘴上嘲笑着她,手上却是扯了扯领口,将那外袍褪了下来,再来是那里层的衣物,一件又一件,纷纷散落,洒了一地。
    他掰开姜妩的双腿,窄腰挤了进去,一手抓过姜妩的手来,放在自己已然高高耸起的硬物之上。
    他贴近姜妩的耳边,边舔她的耳珠,边低声地说:昨晚,你用这手把我服侍的甚是舒爽。”声音带着循循引诱的意味:“不过一日,我倒是有些想你这小手了,想要再让你帮我抒发一次。”说罢,便叫她握住了自己,上下搓动,叫那欲根越发地胀大了起来。
    他低喘,炽热的呼吸自鼻尖喷洒出来,闭着眼睛,面色隐忍而享受。
    姜妩被他压得难受,不情不愿,小腹空虚的感觉越发折磨着她,手上胡乱给他滑动了几下,便故意慢了动作,哼哼唧唧地扭了扭。
    他睁开欲潮汹涌的双眼,看着姜妩那咬的死紧的下唇,低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舔弄,吸吮,轻咬,唇舌交缠。
    缱绻缠绵之间,卫煊捉住她的一双小腿,推了上去,自己也紧紧贴了上来。
    “不愿用手,那便让我试一试你这里,怎样?”
    他手上握了自己的粗硬勃发的欲根,顺着她隐秘的缝隙缓缓地滑动。
    黏腻的爱液粘在他的小腹上,柱身上,还有那亮晶晶的嫩红的硕大的头部上。
    姜妩红了脸,抬起一手,遮在自己的眼上,腿上使了力气,脚丫踩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想要蹬开他,却是被他一手制住。
    “公主万般勾引我,不就是等的这一刻,怎么能错过呢……”他将她遮在眼上的手掰开,叫她低头看着那灼热的,狰狞的巨物,缓缓地撑开那两片微微肿起的花瓣,花穴边缘可怜的两瓣,被巨大的头部撑得几乎快要透明。
    “瞧,你那儿软的要命,吐的水也多,正要将我吃进去……”
    姜妩却是忽然狠命抓住了身上那龙的肩膀,指甲深深陷进他的肌肤中去,再也无法克制地张开了双唇,带着哭腔低低地哀求:“疼,疼——”
    她看了那样多的男女交欢图,却是未曾得知,这事儿居然会是如此的痛苦。
    卫煊瞧着她眼中含泪,声音颤抖,似乎并非假装的模样,生生忍住,停了身下的动作。
    “我不知你是初次……”他眉心紧锁,看着姜妩皱成一团的小脸,咬了咬后槽牙。
    身下却是放缓了动作,那勃起的巨物,才进了半个头,叫他好生难耐地出了一头的汗水。
    姜妩却是睁了眼,看进他一双为难而压抑的双眸,心中微动,压住嗓子里的那一声抽泣,娇声娇气地说:“要么出去,要么就快些弄,你这样不上不下,叫我更是难受!”
    卫煊知她是想长痛不如短痛,却是硬着嘴做一副倔强的模样,心软得化成了一滩水。他低头又亲了亲她娇嫩嫩的双唇,眼中带了一丝坚定和凶狠——
    身下的硬挺,一点一点、撑开她滑腻腻的穴口,顺着那紧致无比的甬道,一举挺入,隐没在她的腿间。
    “好疼啊,大人……”姜妩睁着一双水雾般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再也是忍不住了,一颗颗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她的眼角滑下,纷纷落入她散开在枕头上的秀鬓之中。
    卫煊不喜看她哭的样子,他沉下头来,安抚地吻了吻她的眉心,鼻尖,又亲走了她眼角的一颗泪珠。
    “叫我卫煊。”
    他面色珍重,眉眼之中带着无限的旖旎和缱绻,叫姜妩一时看得怔住了。
    他一个抽身,叫姜妩从怔愣中缓了过来,掐着他的胳膊,呜呜地叫:“卫煊,卫煊……”
    那巨物上满是她体内的蜜液,亮晶晶地,黏腻地附了一层,混着丝丝处子之血。
    他低头去含住她的唇瓣,将她那满腹的委屈都吞了下去,巨物再次缓缓埋了进去,捣弄,搅动她的蜜穴。
    “公主的这儿,可真是软,真是紧,我这才一出去……它便是万般不舍地要缠着我,叫我顶回去……”
    他又是一挺腰,满足地叹了一声,臀部的肌肉收缩,缓慢进出,鼓胀的囊袋拍打在她的臀瓣上,声声可闻。
    “哈,哈,卫煊,啊……”
    “公主可是舒服了?”
    “嗯嗯,啊……”体内的热浪一波一波冲刷着姜妩,捱过那最初的疼痛之后,竟是缓缓尝到一丝快意来。她意乱情迷地胡乱应着那龙在耳边的挑逗之语,身下小穴难以克制地收缩着,吐纳着那巨物的进出。
    卫煊敏感地发现她的花穴已经开始适应他的巨大,勾了勾嘴角,抓住她湿滑细腻的腿根,将她的腿开得更大,骤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别,别,别啊——”姜妩被他顶得上下晃动,只好伸手抓住那榻上已经散乱不堪的毛毡,用来摆放书卷的长案被她揪着毛毡一起带倒了下来,哗啦啦地散成一片,却是无人有心思理会,只有那长榻不堪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肉体的拍打声还有那让人听了面红耳赤的“咕叽咕叽”的水声,在室内响作一片。
    卫煊撑起身子,盯着姜妩,用那火热的坚挺,一下、一下地研磨她,硕大的头部直直朝她的花心顶去。
    “这就是公主想要的么?”
    “嗯,啊……我……不知……”
    “你如何不知……”
    他又捣了进去,低头去看他和她连着的地方,那小穴十分吃力地吃着巨物,搅和得十分混乱的边缘,汩汩地溢出不少属于姜妩的粘液来。
    卫煊见身下美人香汗淋漓,丰盈的双乳随着他奋力进出那蜜穴的动作而晃动着,他的眼角渐渐红了起来,低下身体,再次将那嫩白的乳肉吞进口中。
    身下动作越发加快了动作,喘息也越发地不稳了起来。
    汗水顺着他英气十足的眉间留下,滴落在姜妩的胸前。
    他直起身,绷着下颚线,一手扶住她柔软的乳,捏揉,挫捻,身下的硬物却是狠命地冲撞着她的小穴,一下一下,越发地凶狠。
    不知是被他这样压着进进出出地顶弄了多久,只知道那体内满满胀胀的硕大,查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深。
    姜妩被他入的狠了,就连最深处的一点都连连被那硕大的头部顶到,一股深自体内的战栗逐渐涌了上来,紧紧包裹着卫煊的花穴不自主地收缩,一阵一阵地痉挛,开始绞紧了他的欲望。
    “好难受,好酸……不要了,不要了,啊……”克制不住堆积到了极点的欲望,她近乎奔溃地呻吟着,蜷起玉白的脚趾,大腿的肌肤一颤一颤地,拱起了腰身,自体内涌出一股热液,尽数浇在那埋入体内的欲望之上,快意在脑中瞬间释放。
    卫煊咬着后槽牙,眸色黑沉似夜色。
    随着呼吸越发急促,他窄腰身飞速地挺动了数下,在最后的一刹那,闷哼了一声,抽出了自己肿胀热烫到极致的欲望,将那白浊全部都喷洒在了外面。
    他念着姜妩是初次,便没有过于为难她。忍着体内翻涌的欲望,只草草做了一番。
    姜妩却已是累得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闭着眼睛窝在他的怀里,脑袋一点一点的,似是要睡过去了。
    “姜妩。”他语气硬邦邦地唤她的名字。
    怀中的美人却是转了个头,将头埋进他的胸口,瓮声瓮气的声音自他的怀中传来——
    “不要再叫了,你今日欺负我欺负得狠了,怎地现在叫我睡一会儿都不行吗?”
    他无奈地叹出一口气,将那耍无赖的姜妩紧紧裹于外袍之中,横抱着走去,安置在了内室的大床上。
    她已是沉沉睡去。
    一张脸上情潮未褪,眉眼间都是艳丽的神色。
    他伸手擦去她眼角残余的泪痕,低头看着她,半晌,终还是起身朝外走了出去。
    ----------------------------------------------------------------------------------------------------------------------------
    我们龙龙终于吃肉了吼
    要不要来点珠珠庆祝一下!!!!!

下】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