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度千秋:拔吊无情的下流龙!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自言度千秋:拔吊无情的下流龙!

      “阿妩,阿妩。”
    她听到有人在声声叫着她的名字。
    转过头去,她竟是置身于宫中自小便常常游荡的后花园中。
    赵时煦踏着青石阶,一步一步朝她走来,脸上带着一贯的,清俊无双的微笑。
    她心里顿时又喜又惊,小跑着朝他迎了过去。
    “阿妩可是累了,看这天色也不好的样子,还是早日回去休息吧。”他解下身上的披风,转手把她罩住了,又仔仔细细地替她将领口系好,低着眉眼,秀气的眼睫覆盖下来,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姜妩看着他,伸手去摸他的脸,他却在那一瞬间消散在风中。
    “阿妩,是我不好,亲手将你送了出去。”
    “不……”她随那声音向前无力地跑了几步,却是迷了方向,心脏一抽一抽的,痛得都扭在一起了一般,只得抱着双臂,低头无望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姜妩。”苍老而威严的声音,自上方响起。
    她蓦地抬起头,自己忽然又身处一金碧辉煌的殿堂之中。
    父皇正垂着一双审视的眼睛,严肃地看着她。
    父皇几乎从不这样对她连名带姓地称呼,她内心惶恐,立刻跪了下来,深深将头俯了下去,闭着眼,额头贴着冰凉刺骨的大理石地面。
    “姜妩切记,取得那龙的信任之后,定要趁他不备,将这剑刺入他的心口。这是朕和朕的姜国唯一的生路,你万万不可退缩!”
    她心里不解,发出一声疑问:“可是阿妩不知这和那神石有何关系?”
    “据赵丞所言,那龙心脏受了重创,定会将那神石吐出,此后的事情,你大可不必担心,赵丞已安排妥善。”
    “阿妩担心,他受了伤,一时……”
    “不必恐慌,那龙届时定会无力反抗,当场毙命,我的阿妩定会性命无忧矣。”
    她知那赵时煦定是已经安排妥当,可这心里总有不散的乌云压着,叫她整日都喘不上气来。
    但她还是连连磕头,谢恩,叫她那父皇对她放心便是。
    姜妩醒来的时候,窗外天色阴沉,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她身下痛,不愿起身,在床上躺了许久,回想起自己适才做的梦来,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头上的钗子。
    赵时煦送的钗子。
    她昨日就是戴着她心心念念的未来夫君送的钗子,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神魂颠倒,一夜承欢的。
    她面色黯然地坐了起来,不想去看自己身上浅红的,深红的,那些斑驳的亲吻的痕迹。床头整整齐齐叠着一套女子的衣物,她一件一件套上,穿戴整齐。
    往前走了一步,腿酸软地叫她差点坐到了地上。
    终究还是走走歇歇,才好不容易回了自己的东阁。
    唤了下人去打水,那下人居然是面红耳赤地偷偷瞄了她一眼,才应了一声,缓缓退下。
    真不知昨夜究竟是闹出了什么动静,居然叫这厢东阁的人都听到了。
    她深深地把身子泡到木桶的热水里面,只露出了个脑袋,却是止不住脸上蒸腾的热意。她回想了一下昨夜,全是一片旖旎的画面。
    比如她是如何大张着双腿,叫卫煊把手指塞进自己的小穴里面。小穴又是如何收缩着,吃着他的手指头,还要吐出兴奋的蜜液。
    他又是如何用他的坚挺,一举冲破了她贞洁的象征。
    然后,像是要将她拆吃入腹一般,将她翻来覆去地要了许久。
    她又是怎样受不住那顶弄,最后泄了一波又一波的热液,嘴上还哀哀叫着,求他放过自己......
    好在那龙也不是什么粗鲁不堪的性子,最后还是念着她的身体,把前戏都妥善了,确定她湿润了才破了她的身子。
    否则今日起来,她定是要比现在还要难受几分的。
    可这个讨人厌的龙,倒底是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姜妩连着许多天都没有得到答案。似乎自那天他俩颠鸾倒凤了一夜之后,他便消失了。
    她问过屈谷,问过妙妙,他们都是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任何的线索。
    姜妩心里急,瞧着这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她却是丢了自己的首要目标,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是哪里招了那龙的讨厌。
    过了几日,她已经不是焦虑了,一种愤怒的情绪开始占领她的心头,而且这愤怒逐渐如同火遇了那风一样越烧越旺。
    一切皆由卉苏偶然的一句话起。
    那日她实在无所事事,便约了妙妙一起在池边喂鱼,赏花。
    谁知卉苏从桃花林中走了出来,斜斜地看了姜妩一眼,居然是十分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姜妩并未抬眼去瞧她,只拿了手里自制的鱼食,投到那池水中,一池的锦鲤都纷纷聚了过来,争抢起那鱼食来,可爱无比。
    她看得心里终于是有了一些这几日来难得的欢喜。
    有人却是看不下去她嘴角挂笑的模样,冷着声开口道——
    “公主可是觉得自己得了主上的宠爱了?”她顿了顿,似乎也没期盼着姜妩能回应什么,自然继续得意地说下去:“我却瞧我主上前几日夜半便匆匆出谷,一脸悔不当初,万般厌恶的模样,莫不是公主哪里招了他不快?”
    姜妩这才抬头望着她,心里无端升起一股怒气来,嘴上却是满不在乎地道:“本宫只知他将本宫小心翼翼地抱到了他那寝殿的床上,那时本宫就已经累得在他的怀里睡着了,醒来时便已是白日。又怎知他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又为何出谷。”
    卉苏顿时脸色剧变,颤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最终只好悻悻地离开。
    但卉苏的话,仍旧是在她的心里投下了一颗石子,平白激起了波澜来。
    卉苏因为嫉恨她,一定是会夸张一些事实,甚至专门编造谎言来给她的心头添堵。
    但是,若她的话不是事实的话——那这龙失踪了几日的表现,又该如何解释。
    越想,越是钻到那牛角尖里去,连卉苏的话都显得是有了点说服力。
    夜里,她自己散了头发,坐在镜子前,一缕一缕地梳着,竟是又克制不住,想起卉苏那挑衅的话语来。
    悔不当初?万般厌恶?
    她就是如此招那卫煊的讨厌吗?那他何必又要在榻上那样与她要了命一般地缠绵。
    越想越是不顺心,越想越气,就连手上的梳子都要与她反着来,缠了几缕头发,叫她怎么使劲都梳不开,扯得头皮生疼。
    姜妩“哐当”一声,把银梳撂远了。
    镜子里的女子,蛾眉倒蹙,嗔目切齿,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要是叫她再见到那龙,一定瞧都不瞧他一眼,看谁嫌弃谁!
    谁知,她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居然悄然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透过镜子的反射,她瞧见了一个挺拔高挑的身姿,一时有些无措,复尔又想起他正是这几日叫她心情不快的罪魁祸首,便偏了头,抿着嘴,眼睛看向那窗外。
    他却是一动不动的,也不出声。
    姜妩心里疑惑,但又不想给他好脸色,只冷眉冷眼道:“本宫正要歇下了,请大人快些离开吧。”
    他声音中不免带了笑意:“你生气时,总是对我本宫本宫地称呼自己。”
    那只修长优美的手也是握住了被冷落在一边的梳子,另一手撩起她刚才梳不顺的头发,轻轻地替她梳了几下,便是神奇地梳开了。
    这梳头的事情,本是夫妻间才会做的亲密之事,怎会轮到叫她虚情假意对待的男子为她去做!
    姜妩心里大惊,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梳子,扔进了梳妆台的匣子里面。
    他似乎是毫无影响,只淡然地问她:“公主究竟在烦心什么?”
    姜妩憋着气不答。
    他收手站定,半晌,竟是微微俯下身,将她松松拢入了怀中。
    “我却是有了些烦心的事,但现在,似乎还不好叫公主知晓。”他声音通常冷冽而镇静,此刻竟然带着一丝不知所措和疑虑不安来。
    姜妩听得愣了愣,他却是从后一手扶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轻轻地朝后转了过来,一双漂亮的眼尾上挑的眼睛,带着思索和烦闷,盯了她的脸半晌。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你才会如此气我?”
    又提!又提那日,她明明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脸上却是不听话地慢慢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瞧她一脸气恼,但还是害羞地闭上了眼,不愿与他对视,卫煊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他低下头,亲了亲她俏皮的鼻尖。
    又亲了亲她耸拉着的倔强的嘴角。
    然后亲到了她的柔软水润的嘴唇上。
    “公主生气的模样不甚好看。”他退了一点距离,和她的嘴唇厮摩着,故意坏心眼地说。
    姜妩气极,张口将他下唇咬住。
    雪白的牙齿明明咬住他,却不知是因为无力,还是舍不得,力气小得反倒如同挑逗。
    卫煊心里的欲火被她这小动作引得噌地烧了起来,薄唇微启,便是将她的唇瓣含了进去。

自言度千秋:拔吊无情的下流龙!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