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巳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上巳

      三月三,上巳节。
    整个谷中却是如同往常一般静悄悄的。
    姜妩对此,很是不习惯。
    往日在宫中,乳娘定是要将她上上下下盛装打扮一番,还要带上红色的石榴簪花,才放她去与其他女眷在宫外相会。
    一行女子,裙裳摇曳,顾盼生辉,构成一幅绮丽的画面,引得桥头,还有陌上的人都纷纷转头看来。
    这其中自然是打头的东华公主最为引人注目。
    寻常人家一年到头都不会看见几次这位传说中的姜国国主的爱女,自然是摩肩接踵地赶赴来,踮起了脚,睁大了眼,就是为了亲眼目睹那公主的风采。
    后来是被盯着看得烦了,没了出来玩乐的兴致,其余的贵女也皆是因为在她身边难以自由观赏游玩,便都纷纷找了借口,接二连三地结伴去到了别处,将她一个人遗留在这里。
    正郁郁寡欢地低着头走着,一张小狐狸面具便从天而降,落到了她的脸上,把她罩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一双手握着她的,带着她在人群中飞快地穿梭。
    她心里不怕,只是好奇地跟着那人一起往前跑,一直跑,终是跑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
    他站定,放开姜妩的手,转头来看她,手上解了绑在自己脑后的结,取下了面具。
    远处,侍卫们找不见公主,吵闹纷乱成了一片。
    近处,一双清隽的眼温柔地看着她。
    “要是父皇知道了,怕你是要受罚了。”她伸手用袖口替赵时煦把额边跑出来的汗水擦干净。
    “所以我只能把阿妩借走半刻,便得还回去了。”他朗声笑。
    后来他们做了些什么呢,不过是顺着幽静的小道,一起赏了赏桃花,分享了几篇平时作的诗。
    她始终同赵时煦保持着一丈的距离,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悄悄泛了红。
    夫君,夫君,那时她在心里偷偷地唤……
    “——姜妩。”
    一道男声,将她自回忆中拽了出来。
    她托着腮,转眼看了过去,换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来。
    卫煊看她原本一张闷闷不乐的脸瞬间换了过来,就跟做戏一样,心里未免有些烦躁。
    但他只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手中的书,淡然道:“我已是叫了你好几声了。公主自早膳起便是这样一副模样,是有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了?”
    不知是不是该说自己有些犯了思乡病,她转了转心思,还是半真半假地说:“今日是上巳节了,这谷中却是没有任何氛围,叫我有些难受。”
    “不过是人间为了消遣闲余时光而造的节日,有何意义。”他说完,便也不再理会姜妩,起了身,出了东阁。
    最近他态度越发奇怪,缠着她,要同她在那床上行鱼水之欢时,态度总是那么柔和,简直要把她宠到骨子里去,叫她有时候都会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这龙已经把她放到心上了。
    但是下了床,他就又变回那个差劲的模样,冷眉冷眼的,整日就不会对她好好说几句话。
    昨夜明明叫人脸红心热,缱绻缠绵成了那样子,今日起了身,便又开始拉着脸。
    就好像那个死命顶弄着她,想要把她吃了的人,不是他自己一般。
    卫煊离开了许久,并未回来。她闲着无事,也不想去想那些烦心事,便去寻了妙妙,能够同她聊上几句,也是比和这龙相处要有意思多了的。
    溪边亭子中,妙妙正同屈谷下棋,两个人眼睛都直勾勾地望着棋盘,只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姜妩的话。
    “你们从不过上巳节吗?”她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晃着脚,看他们下棋。
    妙妙落下一子,才回答:“以前生活在谷外时自然过的,现在不过也没什么,虽说是有些寂寞……”
    “你那是还沾染着人间的气息,忘不了那些习惯。像我,从不过任何节日,也没有遗憾。”屈谷倒是悠闲自得。
    “为何不过啊?”姜妩问。
    “跟谁过?这谷里千年百年,都是这一副平静的模样,自然省了那心思。”屈谷说。
    “话说回来,其实我还是想过上巳节的,幼时我便听得,这节日分阴阳,定姻缘,便是那贵人小姐和少爷也会一同在江畔漫步,是平日里的难得相会呢。要是我那时及笄了,便也是可以出去,保不定也是会遇到那种才子佳人的故事……”妙妙露出一副向往的神色。
    “瞧你这棋子,落得一塌糊涂,还不快些把脑子放回来,别在这里扫了我的兴致。”
    “哼,你自是不懂这人间烟火也自有它的好,只有公主能懂我的心了。”
    “可惜大人是不可能在谷内过节的,我跟了他几百年,就是从未见他在谷中庆祝过任何……额……节日——这是什么!?”
    亭外忽然拔地而起无数的小树苗来,不过一瞬,便完成了生长的过程。
    拔高,抽出嫩芽,继而立刻变得粗壮结实,形成了一片树林。
    那郁郁葱葱生满了绿叶的枝头,结起了如同繁星一般的花骨朵,在一阵清风之后,忽地绽开,一团团,一簇簇,淡粉色,月白色,鹅黄色,压满了枝头。
    娇美泛滥的花瓣随着微风,徐徐飘落,如人间仙境。
    姜妩第一次见如此神奇的术法,看得呆了,目不转睛。
    作了乐师打扮的人自林中走了出来,朝姜妩微微行了一礼,便席地而坐,奏起了她熟悉的乐曲。
    竟是姜国最为有名的“执兰歌”,常常在节日时,请了专人在宫中来为众人演奏。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幅场景。
    就像是回到了从小生活的宫里似的。
    就像在家似的。
    “大,大人……”屈谷和妙妙纷纷低下头,朝亭外缓步走来的卫煊行礼。
    “我道人间的节日有什么乐趣,也不过是看看每日都可见到的美景,听听乐曲,做些无聊的事罢了。”他站定在姜妩的身后。
    “既然无聊,又何必做出这种事情来。”她本有些雀跃和心喜,听了这话未免意兴阑珊。
    “讨好你。”
    姜妩心里猛跳了一下。
    她转过头,瞧见卫煊扬着一只修长的眉,睨她,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她不想领情,偏过头去哼了一声。
    他执了姜妩的一只手,也不顾一旁站着的屈谷和妙妙,直接将她拦腰抱住,朝亭子外走去。
    “公主想过上巳节,却是还记得这节日有什么别样的目的?”他边走边问。
    “放我下来。”
    他扛起姜妩,一只手坏心地揉了揉她的屁股,脚上的步伐仍是不停。
    “卫煊,快放我下来。”
    她又羞又气,使了劲咬他的肩膀。
    他却是个皮糙肉厚的,完全不怕疼,还把她往上掂了掂。
    过了半晌,也不知顺着小径,拐过了几个弯,到了一处水雾蒸腾的地方,他才把姜妩放了下来。
    眼前是一方隐在山林里的温泉,正咕噜噜地冒着泡,氤氲着暧昧的热气。
    这是后山,妙妙曾说过,除了这龙自己以外,没有人会过来。
    “公主应该是知道,上巳节有祓禊,畔浴的习惯。”
    那龙居然说着话,把自己脱的精光,毫无顾忌地裸露着健壮优美的身子。
    宽肩窄腰,肩颈比例优越,腿也修长,双腿间的小小龙正安静地垂着,但也是硕大得足以让姜妩面皮发热。
    她低下头去。
    卫煊慢慢走入了泉水中,双眼紧紧盯着姜妩,闪过一道危险的光:“公主下水吧。”
    姜妩犹豫地站着,却是从未在他面前自己宽衣解带过,也从未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要裸露着身体,心里不愿,只走上来,慢慢蹲到温泉边上,装模作样地脱了脚上的珍珠云丝翘头履。
    再不情不愿地剥下一双雪白的罗袜,露出一双精致玉白的脚来,慢悠悠地漫到了水里。
    这时,一双手居然抓住她的脚踝,一把将她扯了下来!
    她一时害怕,正要惊叫,却是被一双有力的胳膊自身下撑住了,只有身子一半泡到了水里。
    身上的衣服已是湿漉漉的,这些华贵的布料,经不起这种折腾,显然是再也不能穿了。
    她气,愤愤地瞪着卫煊,银牙快要咬碎:“你可知这是我最喜欢的裙子。”
    他却是毫无自觉地探头过来够她的嘴唇。
    自然是被姜妩偏头躲过。
    “明日便叫人给你再做一个。”他哄她。
    “明天就做,不要香云纱,不舒服,要轻容纱。”
    “好。”他解开她的外裳。
    “不要绿色的,像一棵葱。”
    “好。”他翘着嘴唇,剥去她的裹胸。
    姜妩这才满满意意地勾着他的腰,环住了他的脖子。
    低头去看,那龙正闭着眼,握着她的乳吃得欢。
    “公主知我不喜欢节日,但是为了让公主开心,我也不得不陪公主。”
    谁叫你陪了,她心想,却是手扶着他的肩膀,嘴上嗯嗯啊啊地叫。
    “既然我陪了公主,公主也得同我做些这个节日里,我唯一觉得有乐趣的事情作为报答。”
    无耻,怎么会有这样的歪理。
    ----------------------------------------------------------------------------------------------------
    新来的宝宝们请看,   老司机们直接忽略就好。
    新人宝宝们,不要忘记了:
    在   书本页   点击   加入书柜   便可把喜欢的书书收藏起来,下次在右上角   收藏的书   里面就可以找到啦
    遇到喜欢的作者大大或者喜欢的书,可以点击作品下方的   我要评分   便可以为喜欢的大大投上宝贵的珠珠,   每个人一天有两枚珍珠可以投递,不要浪费了支持喜欢的作者大大的机会哦~~~

上巳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