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H】

      卫煊的手探到了身子下面。
    温泉水热,姜妩却是平白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偏着头,在他的耳边难耐的喘息。
    他的手指不过才撑开她的密缝,便摸到了一手的滑腻。
    卫煊喑着声道:“原来你早都湿了。”
    姜妩今日心情好,心下便也随了他,大了胆子说:“还不是因为你。”
    那龙呼吸顷刻变得更加不稳,又低头衔住来她的乳头,不光是整张嘴都把她的乳肉吞进去了,还用舌尖去逗,去舔。
    她双腿缠着他的腰,双手缠进他的发丝里,抱着他埋在胸口的头,放了声地呻吟。
    卫煊将自己送进来的时候,姜妩心里满足地叹出一口气。
    今天这龙是不同于往日的温柔,也或许是这温泉旖旎的气氛感染了彼此,也或许是她已经开始习惯在他身下打开自己,本是她一向被动的摩擦之间,渐渐起了让她也难以不去沉溺于其中的欢愉。
    这不是说平日的那些交缠不是欢愉的,只是今日,却是有哪里变得不同。
    她心里搞不清楚,也懒得去探究。
    毕竟她一直知道,自己不过是在顺着计划,尽量地让这龙沉溺于她的身体。直到他再也没有办法脱身而出的时候,就将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就将是——
    他死的时候。
    她眼中闪过一道狠厉的光来,双臂仍是抱着卫煊的肩膀。身下,被他一弄一弄的动作,快活的要了命。
    “再用力点……对……就是那儿……”
    “哈啊,你顶得我好舒服。”
    她在他火热的怀抱里,闭上眼睛,扭着腰,套弄他的坚挺,只去寻求那身下一点,腹中满涨的欢愉,暂时将那脑中的算计都挥散了去。
    究竟是做戏还是渐渐入了戏。
    卫煊咬着牙,强忍着抽出自己,将她自水里捞了出来。铺了衣物在草地上,将她翻了个面。
    美人翘着屁股,埋着上半身,在后方只能看见她如玉的脖颈,还有圆润的双乳垂坠下来,嫣红色乳珠闪着微微的水泽,都是他适才吸吮时粘上的唾液。
    要命,实在要命。
    叫他那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总是脱了缰去。
    只想狠狠地欺负她,要她,叫她在自己身下娇声呻吟。
    卫煊也正是这么做的。
    他掰开她的花瓣,伸进一只手指,指尖够着她甬道内壁微微发硬的一点,心知是她的敏感处,便勾着手指,刮擦着那一小块肉。
    姜妩面冲着下方,只有桃子一样粉嫩圆润的屁股高高地翘着,泥泞一片的花穴受不住刺激,滑下来一丝一丝的汁液来。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她的声音娇,现在听着更是带了些享受又痛苦的语调。
    但是和她的话相反,她的腰臀孟浪地扭动着,翕动的穴口一阵一阵地收缩,将他的手指裹得越来越紧。
    在高潮快要到来的那一瞬间。
    他抽出了手指。
    姜妩不满地回头看他,却是瞧见他那眼角上扬的漂亮眼睛,竟是带了一丝蛊惑的笑意。
    她疑惑,盯着他,在看清他的动作时,面皮立刻红了个彻底。
    他,他居然捻了捻手上的滑腻的蜜液,然后,便将那白皙修长的、在她的花穴内搅和了半天的手指放进了他那张优雅的嘴唇之中!
    “别……那里脏……”她羞得要命,眼睛却是怎么都移不开那副叫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他平时总一副英气凛凛的模样,居然会做了这样的事情。
    他覆上姜妩的身子,撩开她的头发,细细密密地吻她的后颈,还有她雪白光滑的后背,一双手温和地抚摸过她的全身,让她浑身颤栗而难耐地低声哼唧。
    他吻她的耳朵,含住她小巧可爱的耳垂。
    “不脏,阿妩哪里都是漂亮的。”他第一次叫她阿妩。
    他握住姜妩的腰,这才扶住自己已经胀大到无法再忍耐的坚挺,就着她的滑腻,上下滑动了几下,便冲了进去。
    被填满的感觉叫姜妩颤了颤,她软了身子,无力再支撑自己。
    卫煊抱住她,从她身后一点一点地,抽出,又再次埋入她,重复着折磨她的动作。
    他在她体内,那么粗硬灼热,明明白白地占有着她的身体,享用着她的香甜,呼吸越发杂沓而焦灼,动作也渐渐大了起来,伴随着越发快速的,肉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她用那处吞吐着他,自然也是可以敏感地发觉他越来越激动,越来越膨胀的茎身。
    心中一动,姜妩偏了头,去看卫煊那张深陷于欲望中的俊脸,与他越发黑沉的双眸交织。
    勾着他的眼神,她故意伸了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贝齿轻启,话语摩擦着润泽嫣红的唇瓣,轻飘飘地飞到他的耳朵里——
    “卫煊,我给你生个小龙好不好啊?”
    这话太刺激,那龙居然红了眼,下颚线都绷紧了,霎时间就将她捞起来,把她放在了自己强健的双腿之间,身下动作竟是越发疯狂,用了命地朝上顶着她!
    她扶着他的腿,被入得一颠一颠地,声音带了哭腔,还在继续说:“嗯啊……我要给你生小龙……”
    “再说一遍!”他喘着粗气,环住她腰的手逐渐收紧到极致,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用牙齿厮摩她的肌肤。
    两人嵌合的下身,互相拉扯,撞击,就连属于他的囊袋都恨不得要塞进姜妩的体内,袋上的褶皱开始收缩了起来,体内的欲望跳动着,抽动间只能看见属于她的湿漉漉的水泽在柱身上一闪而过。
    “我要生你的孩子,我要生小龙。”她舒爽得哭了出来。
    痉挛的甬道内湿润娇嫩的褶皱一圈一圈地收紧,火热地蠕动着吮吸着他的下身,堆积了好几波都没有得以释放的快感,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像是浑身轻得没了重量,飘到了云间,又在下一瞬间坠入他坚硬炽热的怀抱中,姜妩在卫煊的怀里震颤,迷失了自己,只崩溃而晕热地喘着气,感觉一股温热被释放到她的体内。
    他射了进来。
    又缠绵了片刻,待缓了那情欲的余潮之后,他便抱着她,帮她清理干净了身体,又给她套上层层叠叠的衣物,就连那袜子和小鞋,都是他低着头亲手给她穿上的。
    姜妩慵慵懒懒地躺在他臂弯里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沉默得要命,手上动作倒是不紧不慢。
    姜妩用脚尖勾了勾他的腿。
    “我只当公主是在信口胡言。”他忽然出声,一手抓住她的那只脚,轻轻放了下去。
    他是在说方才情难自禁时,姜妩吐出的“要生小龙给他”的种种话语。
    这自然是不可能,她心想,她入谷前就已经吃过可以避子的秘制药,这三月里,根本不可能有身孕。更何况,他不过是一个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恶龙,她又怎会真的给他生孩子?可笑。
    但是姜妩还是被他的态度所恼,气不过,从他怀里坐直了身体,跪着面向他,两只手把他的脸给掰了过来,一双美目带着薄怒,瞪着他。
    他那双墨黑的眼睛镇定地回看着她,丝毫不闪躲。
    姜妩福至心灵,转而嫣然一笑,眉眼间还有残余的春潮,媚得叫人软了骨头。
    她唇瓣一张一合的,唇红齿白的,声音又软又柔:“大人,你是不是心喜我了?”
    卫煊面色闪过一丝的别扭。
    半晌,他都未发一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叫姜妩心里未免急躁了起来,正当她想再说些什么来缓解时,却看见他忽然垂下眼,伸出一只手来。
    那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竟是变出一朵娇嫩绯红的芍药花来。他想了想,抬起手,轻轻地戴在她早已散落下来的鬓发之间。
    “你可知芍药的花语?”他沉了声问,嗓音间居然有些难以掩饰的干涩和忐忑。
    依依不舍,难舍难分。
    她自是明白。
    这真是个傻龙!父皇和阿煦也将他过于高估了,从那神坛上跌得竟是如此得快,几乎没费她半点吹灰之力。
    她心里得意得紧,搂着卫煊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才又窝回他的怀中,听着他胸膛里沉重而有力的心跳声。
    对着他道——
    “阿妩亦是心喜大人。”
    脸不变色,心不跳。
    自然是谎言。
    -------------------------------------------------------------------------------------------------
    昨天写了一天的论文,为了赶deadline奈何断更了(对手指)
    明天起该开始顺剧情了。
    求各位读者大大的珠珠打赏   (づ ̄3 ̄)づ╭?~
    让我爆发小宇宙吧,嗷嗷!!!

【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