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H】

      翌日,卉苏被罚至洗衣房做一月的洗衣妇,这完完全全就是个折磨人的苦活。
    姜妩听到这话的时候正靠在卫煊的卧榻上,吃着刚刚才冰好的绿葡萄,一颗一颗,甜的要命。
    她坐着无聊,转头去看卫煊,他正在另一头坐着看书,没有理睬她。
    姜妩觉得自己被他忽略了,心头不爽,皱了皱细眉,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落到眼前的一把古琴上。
    早上她无聊,吵着想要弹琴,卫煊就给她找了一把古琴来。据说这琴属于前朝某位非常出名的乐师。用来制造琴的原料也是非常罕有的材料,说是举世无双的珍宝都可以。
    她伸出一只脚,用脚尖轻轻蹭着琴的边缘,看向那边头都没有抬的卫煊——
    “你说,这把琴和我,哪个对你来说贵重一点?”
    卫煊被她这话问得一愣,抬头看向她,只见她脚尖碰着那琴身,作势要把琴踢下去的样子,忽然变了脸色,猛地坐起来,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那把古琴,一脸心疼的模样。
    姜妩被他这副护财的模样气到了:“好啊,果然我是比不了你那些宝贝的。”说完她转过身,气哄哄地不看他。
    一只手从她身后摸过来。
    她把那只手拍掉。
    那手仍然是不依不饶地窜进她的衣服里面,自下而上,快要摸到她胸的边缘。
    她一把抓住,转过身来,一双眼睛里闪着水盈盈的光,娥眉微蹙,不满地望着卫煊:“你怎么好意思。”
    卫煊翻了个身,俯在她的身上,把她压住,一张脸贴的很近,他看着姜妩,看她美得跟一朵清晨初绽的白茶花一样,娇嫩得想要人去采摘,不禁呼吸越发的粗重。他垂头去舔吻她的脖子,感受她的灵魂随着她的身体一起在自己手下微微的颤抖。
    “阿妩才是最珍贵的宝贝。”
    他挥手,那琴便发出可怜的“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姜妩身体都酥了,只能被他抱着,安放在刚才放了琴的位置。
    她在他怀中,弯着眼睛笑得十分满足又十分狡猾。
    他扯开姜妩的衣服,一张俊脸埋在她散发着幽香的胸口,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阿妩这里近日是越发的大了。”他伸出一只手来,揉捏着她的另一边胸,柔软雪白的胸脯如同一个面团一样,在他的掌心中变化成了各种形状,他的嘴唇落到被冷落了的那边,跟个孩子一样吸吮啃咬起她的乳头来。
    姜妩闭上眼睛,一手探进他的后背,将他松垮的外袍给拉了下来,他强健优美的肌肉在她手下起伏,皮肤光滑冰凉,只有腿下难耐地蹭着她大腿的那部分,火热得要命。
    她将他的头抓住,抬起来,深深地看着他布满了情欲的双眼,那眼中黑沉沉的,反射出的全都是她的影子。
    她一时情动,抬起头,主动把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他发了狂似地吻她,不知为何,他最近总是觉得姜妩心事重重的,这叫他有种对她失去了掌控的感觉。
    而这感觉让卫煊感知到了一丝危险,可是他任性地选择了忽略,他满心满眼都是这个可人的公主,满心满眼都是他的阿妩,只要在床上,他的阿妩就只是臣服在他身下的一个女人,至少在这一刻,她的身心一定是同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这种占有的感觉叫他有些控制不住力道,掐住了她的下巴,舌头探入她的口中,把她嘴中的香甜都卷入腹中,她的嘴唇那么软,亲起来总是香香甜甜的,叫他上了瘾,心内属于龙的的兽欲被激发,只能忍不住地吞噬她的呼吸,肆意地啃咬她的唇瓣。
    姜妩被他亲得娇喘吁吁,下身都湿了一片。
    在他好不容易退开的时候,赌气地贴上去,咬在他的喉结上,感觉到他身子在自己手下微微一颤,她心里颇为得意,顺着他的脖子,一口一口,轻轻地舔咬着,来到他的胸前。
    他平日里是怎么对待她的,她也要回过去才好!
    所以姜妩用牙咬住了他胸前的一点,湿漉漉的舌尖顺着那小突起舔了一圈。
    他发出低沉的喘息声。
    姜妩使了巧劲,翻身过来,坐到了他的身上,继续埋下头,顺着他的胸膛,来到他的小腹,她的小小龙正在卫煊的双腿之中,高高地涨成了一团,等待着她的亲自爱抚。
    卫煊一双眼睛看着她,伸手揭下了她身上唯一一件衣物。
    姜妩果真如同她的名字,妩媚得要人命,她赤裸着曲线美好的身子,皮肤如玉一般洁白细腻,一头浓密顺滑的黑发倾泻下来,隐约遮住她胸前粉红色的两点,平坦的小腹之下两条大腿岔开着,女性的柔软之处正好坐在他的欲望之上,隔着亵裤向卫煊传递了她的湿润和燥热。
    她朝着卫煊勾起红唇,魅惑地笑着,伸出纤纤十指,从他的裤子里释放出了那依然膨胀发烫的巨大,用掌心包住,就像那晚一样,颇有技巧地上下搓动,爱抚他,掌握他,控制他。
    这还不算最为香艳的,不过抚动了几下,她便低下了头,在卫煊震惊的目光中,用小嘴亲了亲那性器硕大的头部,然后伸出舌,用舌尖舔了舔已经分泌出动情的液体的粉色头部,顺着一跳一跳的柱身,便将他的欲望张口吃了进去。
    她嘴巴小,他又如此的大,根本不能完全含住,所以她勉强地上下吞吐着,晶莹唾液顺着男根的柱身滑落下来,把整根都变得亮晶晶湿漉漉的。
    感觉到那欲望在她的嘴里越发地胀大,她撩起掉落下来的头发,叫他看清楚——
    看清楚她是怎么用自己的小嘴取悦他的,看清楚她是怎么吃着他的那里,双手也抚摸揉捏着他底下沉甸甸的两颗。
    但她第一次做这事,未免生涩,牙齿不小心磕到头部的棱角,卫煊立刻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飞速将她的头捞了起来,“噗噗噗”地射在了她的胸口。
    “姜妩你真是……”他咬着牙,将她捞起来,压在身下,深深地吸气,呼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咬着牙狠狠地瞪着她。
    一手探入她的下身,掰开密缝,搓动她的小花珠。
    姜妩在他身下又难受又想笑,身子一颤一颤的。
    谁知他居然学会了一报还一报,双手掰开她的大腿,俯身将头埋在她的下身,先是柔柔的亲吻她的小花穴,但是没一会儿,力道就越发重了,用舌尖去逗弄她敏感的阴核,叫她小腹的酸涩一层一层地累积。
    姜妩拱起了腰身,大腿带着小腿一颤一颤地抖了起来,脚趾蜷着,勾住了榻上铺着的一层裯被,带起一道一道如同水波般的褶皱来。
    “卫煊……啊啊……要不行了啊……”她伸手探入覆在她下身的男人发间,一时不知道是想按住他叫他更用力些,还是因为再也难以忍受,想把他拉住,叫他不要再作恶。
    他坏了心地根本不停,非要叫她也试试那种失控的感觉,报复性地再插入了一只手指对着她甬道内的敏感之处摩擦瘙弄,嘴上动作加快,感觉到她的花穴一缩一缩,开始痉挛,用湿润温暖的软肉紧紧地裹住他的手指。
    姜妩开始失声哭叫,他知道是时候了。
    那一瞬间,他张嘴,将她喷泄出的蜜液满满地收入口中。
    “阿妩真甜。”他自姜妩的双腿中抬起眼来,那双眼充满了占有欲和情意,喉结上下滚动,竟是将她的体液都咽了下去!
    姜妩失神地看着这一幕,羞红了啦。
    他温柔地贴上来,扶着他的男根,坚定地送入她的身体里。
    “卫煊……”她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抽动之中,一声一声地叫他。
    “叫我夫君。”他身下顶弄着她,脸凑近了,细细密密地吻她的嘴角,吻她的侧脸,吻她的额头。
    姜妩不言,闭着眼睛,只“嗯嗯啊啊”地随着他的动作呻吟。
    他身下用了力,巨物“噗嗤噗嗤”地进入进出,一次次狠狠地顶到她的最深处,嘴上还是不依不饶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
    “叫我夫君。”
    姜妩双手搂着他,两条小腿被他挂在了肩膀上,她睁眼,看见自己的两只脚丫正一翘一翘地,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着,勾起一道道弧线。
    “嗯……哈啊……卫煊……”她就是不肯叫他夫君。
    卫煊眼里燃起了火苗,双手撑在她的头边,飞速地摆动着腰臀,在她快要到达高潮的那一刻,立刻撤了出来,就是不肯再进去。
    “进来,快点进来啊……”姜妩迷迷瞪瞪地看他,不满地哼唧,双乳蹭着他的胸膛,想要他进来。
    他不依,只用身下欲根那炽热的头部摩擦着她滑腻腻的穴口,上下滑动着,感受到她的小口翕动着,贪婪得就像是想要把他吸进去一样。
    他强忍着,看进姜妩的眼中,那眼中潋滟的水光,勾得他心里起了火,非要逼她说出他想听的话才罢休。
    他又说:“叫我夫君……”
    姜妩身下空虚,急需他的那根来填满自己,她委屈地含了泪,心下一横,不情不愿地小声说了一句:“夫君……”
    卫煊不满意她的敷衍,伸手揉着她的乳,揪起小小的粉色乳头,嘶哑着声音:“现在是谁在操你?”
    “是卫煊……”姜妩答。
    他用火热的头部顶了顶她的花珠,但就是不进入她的身体。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是谁?”
    姜妩再也忍不住,用手掩住眼睛,呜呜咽咽地哭道:“是夫君,是我的夫君卫煊,啊——”
    他终于是忍耐不了,也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答,猛地冲入她的小穴里,大开大合地开始弄她,顶她,把她冲撞得身体都上下晃动了起来。
    姜妩被舒爽的感觉充斥着,酥麻的感觉从脚尖窜到了头顶,连十指都微微颤抖着,深深陷阱卧榻的边缘之中。
    “夫君,嗯啊,夫君弄得我好舒服……”她呼出一口气,声音被撞击得破碎不堪。
    在最后的疯狂的冲刺中,她睁眼认真地看着卫煊,看他因为汗滴而濡湿的秀眉之下的那双墨黑的眼睛,将他眼中那熊熊为她而燃的火焰,深深地印刻在了心中。
    “夫君……”她闭上眼,叹出一口气来,任他把所有的滚烫都满满地射到自己的身体里。

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