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免费,含100

心头肉掌上珠 (1V1 H) 作者:格林

【本章免费,含100

      妙妙一早便来找姜妩,她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公主了。说起来,也是因为卫煊对公主极度宠爱,再加上卉苏的事情之后,姜妩便被他藏得死死的,就是来见她,也得是趁着卫煊不在的时候。
    姜妩正和往常一样,坐在榻边吃葡萄,她喜欢吃水果,卫煊便把谷里的各种水果都给她找过来了。
    她今日打扮得尤其精致,上身穿着窄袖纱衫,搭配逶迤拖到榻上的底缎织暗花绉裙,云髻绾起,插着嵌绿松石的钗子,脚上穿的是蜜色攒珠鞋,皮肤细腻,浑身散发着珍珠色的光泽,整个人香艳夺目。
    一看就是被娇养着放到掌心上宠的贵公主。
    宠着她的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妙妙心里暗自“啧啧”称奇,想不到自家大人居然有一日也会这样一头陷入男女之情当中。
    姜妩看见她也是颇为欢喜,弯着眼角叫她:“妙妙,你来了。”
    妙妙虽然抱着来看望的心态,却也是免不了来传达不好的消息的。
    她迎上来,抓住姜妩的手,担忧道:“公主这几日千万要小心,卉苏本来被罚作洗衣妇,但是这几日居然没了踪影,洗衣房的人还说她消失前一直都在念叨着公主你的名字,我怕她又来欺负你。”
    姜妩听了这话,只不慌不忙地捏了一颗葡萄,放到嘴里,待细嚼慢咽下去之后,才从容地开口道:“不慌,我不怕她的。”
    当然不怕,毕竟有卫煊在后面护着她呢。
    “但是大人这两日不在谷中,公主还是要千万小心。”妙妙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不以为然的姜妩,还是忍不住叮嘱她。
    姜妩心里感激妙妙对自己的关心,对她道了谢,并连连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提防。
    妙妙这才松了一口气,同她说起别的事情,两个人欢笑起来,一起度过了难得闲暇的一天。
    谁知,这麻烦居然很快就找上门来。
    姜妩白日水果吃得多了,晚上起夜想去小解,她随手拿起卫煊挂在床边的一间外袍,罩在身上,出了殿门,顺着小路往殿后的隐蔽处所设的净房走去。
    忽然有个粗糙的手一把将她手腕拉住。
    姜妩嘴中的一声尖叫还未来得及发出来,便又被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她剧烈地挣扎,想用腿往后踢那人,却是被轻易地躲开了,耳朵上覆上了一张嘴,吐息间居然是个女子的声音:“公主不要怕,我是来帮助公主的。”
    果然是卉苏!
    姜妩忽然镇定了下来,把她的手拿开,冷冷地问她:“你可知卫煊已经叫了若光在暗中保护本宫。”
    卉苏却是蔑笑了一声:“公主,若光已经在睡觉了。我放了点安神的香,估计他在做美梦吧。”
    知道这卉苏料想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姜妩告诉自己不要慌张,声音逐渐变得镇定:“你有什么目的?”
    “公主不必紧张,我就是想来和公主说点实话。”她将姜妩扯到一处僻静的角落,上下扫视着身披卫煊的外袍的姜妩,鼻腔发出一声不屑的笑,才缓缓道:“公主可知大人为何出谷?”
    姜妩怀疑地打量着她,看她一副如同往常一般干净利落的模样,似乎神智还算正常,便由着她,不发一言,只等她自己继续下去。
    见姜妩不说话,她转了转眼珠子,脸上挂上诡异的笑容——
    “姜国要完了!姜国要完了!这个世界要变天了,你猜怎么着,你父亲因思念你又心有愧疚,终于撑不下去,终日病卧在床,隔壁虎视眈眈的魏国和端国,正在国境边缘大量聚集军队,只要他呼吸停止的那一刻,便会大肆进攻……”说完,她便哈哈大笑,忽然又停下来,死死地盯着一脸苍白的姜妩:“到时候,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劳什子公主?不过是个亡了国的奴隶罢了。”
    姜妩拼命咬着已然开始上下颤动的牙齿,却仍是掩饰不了脸上的煞白,她狠狠地掐住自己的掌心,不让身体的颤抖暴露在卉苏的眼里。
    她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三月之期就是这几天了,按照赵时煦的计划,此刻谷外应该藏满了姜国的士兵,姜国断然不可能在此关键时刻出这样的乱子,她相信赵时煦,她相信父皇。
    这只能是卉苏为了刺激她而编造的谎言!
    这么一想,她忽然有了些许底气,站直了身子,目不斜视地看向卉苏,厉声道:“不要口出狂言,你有何证据?”
    卉苏丝毫不被她的气势所压倒,反而脸上的笑容加深了,显出一副心有成竹的模样。一手探入袖子中,掏了许久,才缓缓伸直了胳膊——
    她拿出了一只玉佩来。
    姜妩沉眼看了过去。
    红色的编绳确确实实是她亲手绑上去的,编法也是她特有的,正是她临行前留给自己的乳母孙氏的那一只。
    她一把夺了过来,不用仔细再看,便已经可以确认,不论卉苏是否在其他方面说了谎,但她的确是出过谷,到过平京。否则她哪里来的这件事物?
    “我乳母可还好?”她心头起了慌张之感,立刻问。
    “她很安全,这玉佩就是她叫我带给你的,她在等你回家。”
    怎么会,这卉苏怎么会一时这样好心,还帮助她的乳母向她传话,她压下心头的疑虑,沉着脸问道:“你为何要帮助我?”
    卉苏收敛起笑容,眼中却是冷光渐盛:“我已经明白,光靠陷害你已经是不可能得到大人的心了,不如让你永远地离开这里,等大人忘了你,他自然会看到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我。”
    真是执着不放的可怜人,姜妩心里冷哼一声,却是对于卉苏的愿望毫无兴趣,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国家和那些叫她牵挂的人。
    “我不管这些,你先让我离开这幽山。”
    “正合我意,公主随我便是。”
    如若幽山被赵时煦埋伏了人,她只要从这里出去,便可以立刻找到接应,那说明,姜国根本就没有出问题,卉苏只是在欺骗她,如果没有人接应……
    那便是有大麻烦了。
    姜妩被卉苏领着往密林的深处走,地上丛草渐深,她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时不时陷阱坑里去。很明显,这不是平常人会走的地方。
    因为这是卫煊的禁地。
    虽说上次卉苏为了陷害她,也带她来过这附近,但那也不过是禁地的边缘一个入口处而已,和真正的禁地可谓是大有不同。
    四周的环境越来越阴沉,树木越来越高大,遮住了头顶唯一发亮的月亮,有夜枭在哀号,发出一阵一阵如同婴孩哭喊的声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姜妩抖了抖,却不是因为冷,她怕黑,未免有些恐慌,前面的卉苏还在回头不客气地催促她:“公主快些,怎么在宫里待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心头火起,狠狠地瞪了卉苏一眼,加快了步伐。
    然而令人十分奇怪的是,虽然光线越发黑暗,甚至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姜妩身上却是越发热了起来,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大火炉一般,额头上渐渐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她顺手一抚,汗珠如水一般滴落下来,沾湿了她的宽袖。
    她去看卉苏,她也是同样的情况。
    但是卉苏显然毫不在意,反而脸上的表情越发张狂和激动,嘴上喃喃着:“快了,就快了……”不知道是在同她自己说,还是在和姜妩说。
    看她这副精神反常的样子,姜妩内心后知后觉地涌上一丝不安之感。
    她放慢了步伐,想静观其变,好顺势应对,谁知那卉苏居然一瞬间就发现了她的退缩,一手狠狠抓住她的胳膊,力气忽然大得像个男人一样,铁一般地把她箍住了。
    “就是这里了,公主想去哪儿!”她终于撕下了艰难维持了许久的镇定的面具,皱起鼻子,粗声喘着气,脸色变得尤为疯狂!
    姜妩死活挣不开,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怎么可能和自小便做惯了各种活计的卉苏相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她往前拉去。
    她拼了命地蹬着地,翻起地面上的灰尘,一双鞋子都磨破了,露出脚底,但她仍未放弃,还在反抗着卉苏施加给她的力量。
    脚掌磨出了血,仍旧徒劳无功。
    她伸手扒着卉苏的胳膊,扒着她的肩膀,在她脖颈上划出一道道的指痕来。
    卉苏猛地将她一推,只紧紧掐住她的脖子。
    姜妩的心紧缩了一瞬,感觉身后是无尽的深渊,她缓缓往脚下看去——
    居然是一座高高耸起深至千丈的悬崖!
    即便是那钢筋铁骨跌落下去,迎接他的都只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但是更为恐怖的是,那悬崖下竟然是滚滚流动的岩浆,炙热的火焰时不时地弹起,溅射在四周,只怕是溅上了一滴,也会叫人痛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卉苏一手紧紧掐着她的脖子,狞笑着,发出常人难以发出的可怖的尖笑声:
    “公主你可真是傻,无论如何,我可不会放你出谷去,你要么会伤害大人,要么就是活着,成为他的执念。不如叫你死了,岂不痛快!我也是痛快啊!”她的情绪已经要到崩溃的边缘,叫喊出的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内容。
    姜妩看着身下的悬崖,闭上了双眼,心里竟然全是赵时煦的那张脸。
    她不怕死,但是她失败了……姜国百姓的未来和父皇的心愿都被她辜负了……她一直防备着那恶龙,却不知会遇上这种疯子,半路杀出来,打了个她好一个措手不及!
    她输了!但她不会求饶!
    这是作为一国公主的尊严。
    她睁开眼死死地盯着卉苏,一字一句,声声入耳:“今日我亡命于此,明日便是你们幽山覆灭之时!而你便等着,我变作鬼也会夜夜找你索命,你不要觉得你可以赢了我。”
    卉苏看着她,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她如鬼魅一般笑着,拎起姜妩的外袍领子,一脚将她踢出了悬崖。
    这脚踢得重极了,姜妩胸口剧痛,身子无力地跌落到悬崖边,嘴角流下一丝鲜血来……
    身上的外袍是卫煊的,她刚才为了方便随手披上出了门。现在,她半挂在这件宽大的外袍里,两条腿无力地垂着,双手扒在悬崖边,十个指头的指尖都刮出了血痕,一道一道,带着她的不甘,带着她的愤怒,带着她的希冀,看着直叫人心惊肉跳。
    她眼下最为后悔平日里没有学习男儿练功,此刻双臂逐渐无力,甚至开始变得酸麻无比,早已使不上任何的力气。
    身体正一点一点向下滑落……
    父皇,对不起,阿妩没能完成您的心愿。
    阿煦,再见了,来世我不做公主,你也不做丞相,我们只做一对普通的夫妻可好?
    卫煊……
    她一向爱哭,现在也免不了落下眼泪来,一滴一滴,顺着眼角落下来,却是再也没有人能看到了,也再也没有人会帮她抹去,抱着她柔声地哄她了。
    那些无用的泪水早已在热气的烘烤中蒸发成了透明的水雾。
    一瞬间,卉苏的嫉恨扭曲的脸在她眼前变得那么近,又那么遥远,她伸出手,晃着手臂,依旧是抓不到任何的东西。
    这是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下落了,空气簌簌地在她耳边刮过去,火舌几乎要舔到她的脚底。
    “卫煊……傻龙……”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在临近深渊的那一刻,情不自禁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在一片刺目的火光和沸腾的岩浆之中,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本章免费,含100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