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欲擒故纵

幸瘾(校园np 1v3) 作者:宁不语

第六十八章欲擒故纵

      周末奉上粗长的一章,小竹马必须要有排面!
    ————————————————————————————
    看得出来,陆正荣对这个儿子并不像表现的那么严苛,不然陆亦鸣不会是这副油盐不进的性子。
    在贺盈妍记忆里,最早的时候这家伙其实还算挺正常一小屁孩,在他母亲去世那年才性格大变,而当时的陆正荣大概是因为心怀愧意,又整日忙碌奔波,对他也就很少管束,颇有些纵容意味。
    如今孩子成了这副德性,他恼恨之余却又无奈至极,几杯酒下肚后更是压抑不住,在餐桌上向贺家夫妇大吐苦水。
    从他的话中能听出来,孩子再不争气,老父亲也是操碎了心,说是为了让他能有个好前途,在国外花了大把大把的钱送他去好学校,结果这家伙根本就不打算好好读书,前段时间还差点瞒着家里跟国外一家电竞俱乐部签约,好在陆正荣发现及时阻止了。
    也因此他才下定决心带陆亦鸣回国。且他们一家都已入了外国籍,现在陆亦鸣还能以留学生的身份在这边考大学,相比本地学生考试内容都会简单不少,政策上也有很多便利。
    说到这里,陆正荣又看向贺盈妍,带了些许打商量的口吻温声道:“说起这个,妍妍啊,伯伯能不能求你帮个忙,假期给亦鸣补补课?”
    贺盈妍和陆亦鸣齐齐抬头,两张脸上是同样的惊讶和抗拒。
    陆正荣连忙又道:“也不用你多费心,他考的内容都不难,就语言类的重要一些,关键吧他这些年在国外早都给忘光了。你就帮他重点温习一下语文,像阅读啊文言文啊之类的......”
    他话还没说完,陆亦鸣就一脸羞恼地抢先拒绝:“我不要!她算老几?有什么资格给我补课?”
    一旁的贺家父母本来也是满心赞成,正想替女儿答应,却没想到另一位浑不买账,一时面色尴尬。
    “你闭嘴!”陆正荣也很是下不来台,怒斥道:“妍妍次次都考第一!怎么就不能给你补课!你又有什么资格挑剔人家?!”
    陆亦鸣不语,脸上涨得通红,神情倔强,大有绝不屈服的架势。
    陆正荣无奈叹气,又一脸歉意地对贺盈妍道:“妍妍别听他胡说!这小子欠揍,等会伯伯好好收拾他!”
    贺盈妍平静地摇头,表示没关系。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大人们也不好意思再提了,倒正好免去她费心思找拒绝的借口。
    这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夜里贺盈妍躺在床上,久违地失了眠。
    她翻来覆去,脑海里总是不经意地就会浮现出刚才晚餐时的情形,陆亦鸣那嚣张可恨的脸庞让她气得牙痒痒,然而紧接着涌出的那些年幼时相处的记忆又让她心绪复杂。
    她睡不着,索性睁开眼拿过手机,一按开就看见庄梓源刚发来了几条消息,点开一听,原来是他训练刚结束。
    这段时间庄梓源也一直在训练,而且每天练得越来越晚,因为年后陈鹤林要带他去省里比赛,如果能得到个好名次,到时候高考也会有很大优势。
    因此今年过年他也不回京城了,等年后庄爷爷会过来看他。
    对此庄梓源一点意见都没有。他如今身份还不能曝光,即使回去了也只能遮遮掩掩,不可能正大光明地在家族中一起过年。
    说起这些时他也没有丝毫失落或伤感的情绪,反倒一脸开心雀跃:“没关系的!我更喜欢留在这里!这样就能经常见到妍妍啦!”
    想到这些,贺盈妍心头一暖,忍不住拨了语音过去。
    那边很快接了:“妍妍你没睡啊?我还以为你睡了呢都不敢打过来吵你!”
    “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啦,你在做什么呢?”
    贺盈妍静静地听着那边的小傻子元气满满地叭叭,半晌才回道:“正躺在床上,睡不着。”
    “睡不着?为什么啊?”
    “......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想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吧。”
    “啊?”庄梓源迟疑了一阵,有些不解:“不开心的事......那就不要想嘛!你想一想开心的事啊!”
    贺盈妍沉默了。
    “妍妍?妍妍?你怎么了?”庄梓源听不见动静,忙连声催问。
    她心内突然生出一股冲动,不禁脱口而出:“我想见你。”
    “真的吗真的吗?我也想见你啊!好想好想!”庄梓源立即兴奋起来,还掰着手指头数了几声:“我们都五天没见了!”
    贺盈妍沉吟片刻,缓缓道:“那......现在见面?”
    庄梓源一听,激动得话都说不通顺了:“现,现在吗?真的可以吗?我过去,去你家找,找你?”
    “嗯。”贺盈妍已有了主意,从床上起身,坚定道:“你现在过来,我们在小区门口见。”
    “好好好!你等着哦,我很快就到!”庄梓源高兴极了,挂电话前还能听见他在那边大声地要司机转头往她家开。
    贺盈妍收拾好后,轻手轻脚打开房门看了看,还好这个时间她父母都已回房睡了,她没惊动他们,成功地出了大门。
    到了楼下,她还没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昏黄路灯下停着一辆乌黑锃亮帅气酷炫的摩托车,旁边一个瘦高的身影戴着头盔正要往上跨。
    那人不经意往这边一转头,也看见了贺盈妍,两人面面相觑。
    “......”
    看来某个人和她一样,也是偷偷跑出来的——明明刚才晚餐时才被自家老父亲严令禁止外出。
    那人似是轻哼了一声,摘下了头盔,露出了一张玩世不恭的脸,果然是陆亦鸣。
    此时夜色深沉,月照当空,四周寂静,只偶尔有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轻响传来,两人这般对望着,倒隐约有种暧昧唯美的氛围。
    贺盈妍置身其中,莫名有种熟悉感,稍稍回忆了一下就想起,原来很久之前也有过相似的场景。
    那是他们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在电视上第一次知道了流星这种美好的东西,于是某个夜晚,两个小孩约好了各自从家里偷偷跑出来,在楼下花园里望着高远的夜幕,等待着新闻里说的那场流星雨。
    后来有没有等到呢?贺盈妍也记不清了。她看向对面已长成不羁少年的陆亦鸣。
    他还记得吗?能记起多少?
    只可惜此时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半点叙旧或是怀念的意思,他走过来堵在了少女面前,脸上是轻佻嘲讽的坏笑:“哟,这么巧?”
    不等她回应,他又道:“你该不会是特地来跟我偶遇的吧?”
    贺盈妍:“......”
    她真的很想翻个大白眼,但还是克制住了,冷淡地甩下一句:“你想多了。”然后就要继续往前走。
    谁知陆亦鸣竟不依不饶地又拦住了她:“装什么装?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贺盈妍一脸莫名地看向他,表示不解。
    陆亦鸣:“你就是故意想接近我,不是吗?”
    “......”
    见她不答,陆亦鸣只当是戳中了她的心思,更加得意:“我早就猜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几个大人表现得不要太明显,还提什么娃娃亲什么补课,呵,不就是想撮合我跟你么?”
    “......”
    是是是,你说得对。
    就你聪明。就你看得明白。你就是个大明白。
    我要不要再夸一句你好棒棒啊?
    贺盈妍心内疯狂吐槽。
    陆亦鸣看着她,眼里闪过些许复杂情绪,下一刻又昂头不屑道:“先说清楚,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也劝你最好离我远点,别想套近乎!”
    贺盈妍听完后默了默,淡淡地“哦”了一声。
    “说完了吗?完了麻烦让让,你挡我路了。”
    陆亦鸣一愣,瞬间炸毛:“你什么意思?我警告你啊,少玩欲擒故纵那一套,对我没用!”
    贺盈妍也终于忍耐到了极限,冷笑了一声:“你爸说你这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是个一无所长的废物,我一开始觉得挺对。”
    陆亦鸣脸色发青,却无话反驳,只好破罐破摔道:“对!我就废物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
    贺盈妍摇了摇头,语气又柔缓了几分:“没关系,只是我现在又觉得,你爸说得其实也不太对。”
    “因为我发现,你还是有一样特长的,而且练得十分出类拔萃。”说到这她的眼睛还下意识地往那边的摩托车瞟了瞟。
    陆亦鸣自然以为她说的是赛车,又被一番温言细语弄得有点飘飘然,自豪又别扭地假意问道:“哦?什么特长?”
    贺盈妍轻笑:“做梦啊。”
    “——而且还是做春秋大梦。”
    陆亦鸣脸色一滞,顿时宛如一只被踩到了尾巴尖的猫儿,愤然又无力地指着她:“你——你才做梦......”
    少女毫不在意,反而一脸诚挚:“看在小时候一起玩过泥巴的情谊上,我好心给你个建议,大晚上的就别在外面瞎晃了。”
    “因为我听说,梦游多了容易得精神病。”说到这她语气里又多了几分煞有介事:“那可是个大病。很严重的大病。”
    说完她还踮脚拍了拍他的肩,略带惋惜地叹了口气,绕过他走了。
    陆亦鸣急怒间一时根本想不到话来回怼,只能留在原地气得直跳脚。
    过了会他才意识到不对劲,猛地转头看向少女离开的方向。
    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要去哪?
    ——————————————————————————
    鸣鸣:丫头,我已经看穿了你欲擒故纵的小花招~承认吧你就是想要得到我~
    妍妍:......这边建议您去看一下精神科,早发现早治疗。

第六十八章欲擒故纵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