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前尘往事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一章前尘往事

      碧波潭前,云缥缈双目赤红,死死瞪着眼前的几人,胸前被洞穿的伤口不断冒出汩汩鲜血,感受到体内生机逐渐流失,她竟已快维持不住原型了。努力咽下口中血沫,云缥缈冷然道:“诸位不请自来,一言不合就打伤我澜沧山诸多生灵,究竟意欲何为?!”为首的蓝衣公子轻摇折扇,面含春风,举手投足都自带一股翩然自得的风流神态,只是这口中说出的话却让云缥缈如坠冰窟:“清清渡劫在即,我们不过是想借贵地的冰魄寒晶一用,贸然闯入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云缥缈费力回头看去,身后原本翠绿盎然的澜沧山如今已成一片火海,而耳边更是环绕着无数生灵精怪奋力挣扎的哀嚎痛哭声。望着眼前那宛如地狱般的尸山火海,只是一瞬,云缥缈便觉得浑身上下就仿佛浑身骨血都被揉碎了一般的疼,眼眸轻垂,大片大片晶莹的泪珠就这样落进身前被血染红的土地。这是她的家,生她养她,是她粉身碎骨也要守护的地方。
    望着面前那几张道貌岸然的脸,云缥缈只觉得恶心,指了指身后满目疮痍的澜沧山,冷笑道:“这便是你们说的借?”而倒在她身旁的彩衣少女闻言更是啐了一口唾沫,恨声道:“说的是什么屁话,冰魄寒晶乃是澜沧山生灵生源所化,若是给了你们,岂不是要叫我们去死!”
    而那众人中众星捧月的粉衫女子闻言便红了眼眶,一双素手便紧紧揪住了身旁白衣仙尊的衣角,哽咽道:“怎…怎么办…清清不想死…您帮帮清清吧……”那白衣仙尊拧了拧眉,正欲开口,却听见地上的彩衣少女嗤笑一声,嘲讽道:“我管你死不死。”
    “大胆!竟敢对阿姐不敬!”一旁银发蓝眸的少年闻言怒喝一声,竟是直接化作原型扑了上去,两颗长长的尖牙一下便撕碎了彩衣少女背后扇动的翅膀。
    “翩跹——!”看着生机从身旁彩衣少女本就苍白的脸上渐渐褪去,云缥缈目眦欲裂,心头一梗更是又吐出一大口鲜血。翩跹本是这澜沧山上的一只彩蝶,五百年前因着无意间采了她本体的花粉得以化形,此后便一直跟在她身边,与她一同生活,帮她一起照看澜沧山上下。
    想到这里,云缥缈抬眸死死盯住面前那黑衣红发的男子,冷声道:“澜沧山上下曾以千年生灵供养换取魔宫庇护,敢问魔君,这便是您应下的庇护吗!”只是那红发男子却嗤笑一声,连眼神都没有施舍半分,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来威胁本君!若是识相点把东西拿出来,本君还能赏你个痛快。”
    而方才那名银发少年眸中满是兴奋嗜血,咧了咧口中尖牙,不耐烦道:“还在废话什么,直接动手啊,把这些不长眼的都杀光,我就不信她不说。”方才拧着眉的白衣仙尊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不赞同,盯着那银发少年低喝一声:“休要胡闹。”
    望着面前众人,云缥缈却只觉得滑稽,她的眼眸被血泪模糊的看不清视线,胸前的伤口更是抽空了她的所有力气。她却依然挣扎着站起身来,对着身前几人一字一句道:“你…们…休…想——要冰魄寒晶,那便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抱拳站在角落的冷面男子似乎早已等得不耐烦,伸手一箭便又贯穿了她的另一边胸口。云缥缈捂住胸口无力倒下,却只觉得整个人都恍若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不断飘落。她仿佛听见了不远处粉衫女子娇俏的责怪声:“哎呀司珩,你怎么能一言不发就直接动手呢……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业火红莲可浑身是宝呢,其身上的混沌莲子还可以……”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就连意识也开始慢慢消散,就在这时,那熟悉的声音却在她耳边响起,语气甜美轻快,可说出的话却如同淬了毒一般,引得她骤然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那声音说:“就算是天道之女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
    她的意识随着死亡渐渐飘远,最后竟然落在了这个世界外。而这时她才发现,这眼中的世界不过都只是一本以她为名的女强修仙文而已。
    她本是这澜沧山碧波潭中天生地养的一株莲花,因着万年前天降陨火,沾染了其中一丝天道混沌之力的她才得以化形,成了这世间唯一的一株业火红莲。她身负机缘应天道而生,理应成为气运之子一路飞升,却没想到林清清因着穿书女的身份得以提前窥破先机,夺她机缘抢她法宝,最后更是因为害怕她天道之女的身份而设计屠尽澜沧山生灵,让她承受剥皮剔骨之痛后惨死,最后连莲心都被林清清炼成法器,被她拿在手中日日赏玩。
    而林清清却靠着撒娇卖痴,凭着记忆提前勾搭了原书中的诸多大佬,最后更是用着抢夺她得来的机缘法宝,踩着她的尸骨,得以飞升。
    想到这里,云缥缈只觉得胸口犹如压了一块大石一般喘不过气,气滞于胸,一时间竟是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小师姐醒了!小师姐醒了!快去通知仙尊大人!还有云瑶峰的医修们!”
    云缥缈只觉得胸闷无比,仿佛连肺都快要被咳出来了,恍恍然睁眼时,只看见头顶淡青色的纱帐,四角还挂着金色的铃铛,此刻正随着窗外的微风发出叮铃铃的脆响。
    ???这是什么地方,难不成死后的世界竟然也如此嘈杂么?只是这青色纱帐与金铃铛,竟是有几分眼熟。
    云缥缈有几分艰难地转头打量,却正好撞进了那双她曾经最熟悉的,似乎永远都像一口古井一般平静无波的双眸。
    “醒来了?”那素来淡然的眸光中此刻却罕见的带了一丝关切与歉疚,“此事是为师疏忽了,你且好生养伤,莫要忧心,为师定会为你寻那株归元草来。”说完还未等她回答,便急匆匆离去了。
    看着那匆忙离去的背影,云缥缈一时间迷茫愤怒怨怼万千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竟是忍不住又咳嗽起来。
    似是远远地就听见了她的咳嗽声,刚刚赶出去叫人的圆脸姑娘面上急色更甚,赶忙催促道:“快些快些,小师姐又咳起来了!”
    而云缥缈这次隔着远远地就听见那满是焦急却又带着安抚的叫喊声:“小师姐——云瑶峰的医修仙子来了,你再撑一会儿——”
    听见外面那存于记忆中的声音,她又转头看着房内那十分熟悉的陈设布置,心中倏然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她不会……
    而这份天马行空的猜测在看见那拼命拽着白衣医修进门的圆脸少女时,更是印证了几分。
    “翩…翩跹……!”望着面前那死而复生的少女,云缥缈不由得泪流满面,一把将她抱住。
    被抱住的少女一脸茫然,有些害羞地摸了摸鼻子,小声道:“小师姐…你要是想抱我可以私下抱个够…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我有点不好意思……”
    方才回过神来的云缥缈赶忙放开了满脸通红的翩跹,而一旁来的女医修也连忙上前帮她诊治:“这次天雷劫伤得不轻,还是要好好休养,虽说你本体强悍,可是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天雷劫?什么天雷劫?”虽已有了几分猜测,但云缥缈此刻还是有些迷茫。
    看着云缥缈满脸呆愣的神色,站在一旁的翩跹却是噗嗤笑出了声,指了指脑袋:“小师姐莫不是被天雷劫劈傻了吧,五百年一次的天雷劫刚过你怎么就忘啦!”说完又站在一旁絮絮道:“不过说来其实这次也是仙尊不好,怎么就能把原本你为了渡劫准备的劫心草给了林清清呢……不过好歹后面的天雷都被仙尊给挡下了,而且看样子仙尊也被劈得不轻,也算是扯平了吧……”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嘻嘻开新文啦~会努力更新的(握拳)!希望大家喜欢~求收藏求留言求珠珠~50珠珠或者100收藏加更一章~

第一章前尘往事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