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那年今日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二章那年今日

      翩跹还在一旁自言自语,而云缥缈的思绪却不由得飘回了久远的记忆深处。那时翩跹才刚化形不久,她不放心翩跹独自留在澜沧山,便带着翩跹一起下山寻那魔君指定下次上供的凤凰草。凤凰草因可保服用者在无论何种劫雷下都能肉身与神魂不损而备受追捧,可它却只生长于西南郡穷奇所看管的极寒之巅,故而放眼整个修仙界,竟不过也只有寥寥几株罢了。
    而正在她遍寻未果之际,却恰好遇见了下山除魔的季青临。世人皆知天剑宗的青临仙尊天生剑心剑骨,一手无情剑世无其二,一袭白衫锦衣雪华,宛如天上谪仙。当时季青临念她二人千年修行化形不易,便将她们带回了天剑宗。因着那世间难寻的凤凰草,其中一株便存于天剑宗。云缥缈并未多犹豫就跟着季青临上了天剑宗云枢峰,成了他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入门弟子。现在想来,这一切都能如此的恰到好处水到渠成,还真是不负她天道之女的称号。
    在她拜入云枢峰时,林清清只是个十分不起眼的外门洒扫弟子,起初还相安无事,不过后来却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能让季青临开口将那株劫心草从她这里讨了去。而少了劫心草的加持,她只记得那次的天雷劈得格外凶狠,醒来便是听说季青临替她取回了归元草疗伤以及不日要和林清清结为道侣的事。当时她只受了十道天雷便昏了过去,却没想到后面的叁十九道天雷竟是季青临生生替她受的,一时间竟还有几分怔然。
    她竟然回到这么早了吗……
    前世的她此刻还躺在床上养伤昏迷不醒,而林清清在此之前更是查无此人,故而前世当她醒来听闻季青临要结道侣后也不过只是挑了挑眉感到有几分惊讶,并未曾多问。但是若是此刻细细想来,劫心草…天雷劫…归元草…结道侣……这四件事之间,云缥缈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却一时间又理不出什么头绪来,只得闭着眼睛仔细回忆起原着来。
    作为应天道而生的业火红莲,她自然不必像寻常修士那般辛苦结丹修炼,哪怕只是静静地坐着吐纳,她的身体也能疯狂地吸收这天地间的灵气为她所用。只是过于逆天总有反噬,每隔五百年她便会迎来一次天雷劫,整整七七四十九道紫金雷,是天道用于平衡这世间的气运所对她降下的惩罚。
    劫心草虽然空占着灵品药草的名头,可因着功效有几分鸡肋,向来不受修士们的欢迎,也不算罕见。只不过它那在旁人看来有几分尴尬的能在短时间内根据灵根的契合程度来增强身体与神魂韧性的效果,却是她这么多年可以平安度过每五百年一次的天雷劫的不二法门。作为沾有天道之力化形的业火红莲,她的木系灵根早已超脱仙品之列,故而若是渡劫时能服下劫心草辅助,便能最大程度地抵消掉天雷劫对她所造成的损伤。
    所以这次失了劫心草匆忙应劫,哪怕她拼尽全力,也不过才堪堪接下十道便昏死过去。而正是因她这次硬抗天雷劫伤了根基,季青临才不得不赶去瀛洲为她取来归元草疗伤,前世据说还因与那条碧血赤蛟大战了一天一夜身负重伤而在房中休养了好几日。
    等等……碧血赤蛟……
    若她没有记错,碧血赤蛟乃是上古凶兽,是由一条化龙失败的碧血赤练蛇修炼而来。而这碧血赤练蛇更是天生淫邪,蛇冠处可散发出催情的迷障,每到春夏之际,几百上千条碧血赤练蛇聚在一窝交配也是常有的事。
    似是从一团被打乱的绳结中突然抽出了一头,云缥缈霎时间只觉得豁然开朗,之前那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也一下子都有了答案。
    云缥缈低头算了算时辰,强忍住身上天雷劫所带来神魂撕裂的剧痛,松松地裹了件外袍便起身去了季青临的院落。
    季青临的院落就如同他的性子一般清冷出尘,坐落在天剑宗最高处的云枢峰常年更是云雾缭绕,宛若仙境。而院中栽种的梨花树此刻开得正好,每每微风拂过都能飘落一地花瓣,远远看起来竟如月宫中撒下的星辰碎片一般如梦似幻。
    只是那梨花树下扎着的秋千着实与这周围不食人间烟火的氛围有些不搭,想到这里云缥缈顿时有几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那时她为了哄季青临开心,特意寻遍古籍学得了那可保花朵常开不败的术法,回来后又特意一棵一棵地施在了他院中的每一棵梨树上,说要送他满园芳华。
    而季青临看到后却依然是神色淡淡,只是十分温和地摸了摸她的发顶,问她可有什么心愿想要达成。而那时的她一句“我想要凤凰草”不知为何停留在嘴边许久都开不了口,最后却竟然脱口而出:“我想要个秋千。就在那棵梨树下,要师尊您亲手扎的。”
    想到前世的自己,云缥缈不由得轻笑,果然还是未尝世事过分稚嫩,竟会为了那片刻虚假的温柔而迷了心智。若是换了现在的自己,定会毫不客气地取了那凤凰草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天剑宗。
    正在这时,秋千后的那棵梨树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云缥缈挑了挑眉,其实并不意外,只是悄悄施了个隐身术便往那处走去。
    此时正躲在梨树后满脸含羞带怯却又忍不住喜意的正是上辈子设计屠了整座澜沧山,又将她剥皮抽骨还炼成法器的穿书女林清清。
    想到这里,云缥缈只觉得又是一阵气血上涌,白日里被天雷劫劈的伤处似乎又随着呼吸隐隐作痛起来。她只得慌忙默念两遍清心咒,努力克制住想要将林清清血溅当场然后喂狗的冲动,一时间差点连隐身术都无法维持。
    不过幸好此时的林清清似乎是才刚穿来不久的样子,还尚未夺得前世她的那些机缘与法宝,修为方面也不过只是个还未筑基的普通外门弟子,故而今日这般拙劣的隐身术尚能瞒得住林清清。
    而林清清此刻特意换过的紧身掐腰罗裙,脸上特意细细描绘过的精致妆容与刚刚沐浴过又擦上的香粉,无一不证实了云缥缈先前的猜测。
    看着林清清这副春心萌动的紧张模样,云缥缈不由得冷笑一声,手中结印翻动就是一个昏睡咒,然后还未等林清清身子软软倒下,便一脚毫不留情的将她给踹下了山,随后又快速给这座院落多添了两道外人无法进入的结界禁制。
    只是当云缥缈满意地看着林清清的身影在山坡上越滚越远时,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盛满水汽眼尾泛红的双眸。
    是季青临。
    往日里如同古井一般平静无波的眼眸里此时此刻就如同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疯狂翻涌着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季青临在远处凝望了她许久,眼底的波涛如同海底的漩涡一般深不见底。她听见他在尽力用与平时一般无二的语气同她说话,可额间细密的汗水与微微颤抖的尾音却还是暴露了他此刻难言的克制。他说——
    “渺渺,别过来,快回你的院子去。”
    “归元草已经送去给云瑶峰的医修们炼制丹药了,等你服下后,这次天雷劫所受的伤便可尽数痊愈,不会伤及根本,你且宽心。”
    “为师…为师受了一点小伤,现需要回房静养,你也速速离去吧。”
    季青临忍不住背过身去运功调息了片刻,听见身后久久没了动静,以为是云缥缈早已离开,这才转过身来,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刚一转身,直直对上的便是眼前少女那灿若晨星的双眸,以及眉心那如同火焰般绚烂的红莲印记。
    “你……”季青临刚要开口训斥,可那还没来得及开口的后半句,便这么骤然断在了喉咙里。
    只因那面前的少女,眸中明明盛满了云枢峰上的漫天星光,此刻的眼中却只倒映着他如今略带慌乱的神情。少女微微一笑,然后用那如同红梅般鲜嫩水润的樱唇,轻轻地贴上了他的。
    蜻蜓点水一般,快得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恍若一个梦。
    只是接下来少女却悄悄贴近他的耳边,吐气如兰,微微湿热的温度与她口中的话语让他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失神起来。微凉的晚风裹挟着片片飘落的梨花,伴随着少女身上那独有的清甜香气,就这样一点点的送进了他的心里。此刻整颗心都仿佛是被糖水煮化了一般柔软滚烫,烫得他心尖发痒,发颤。
    他好像隐约听见了不知何处传来了啪的一声,似乎是脑中那根拼命绷紧了一路的弦,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断了。恍惚间他听见少女甜软的嗓音犹如情人间的呢喃一般轻轻落入他的耳中——
    “师尊,这碧血赤蛟的毒可不好解呢,不如让渺渺…帮帮您吧……”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嘻嘻师尊上线啦~马上开始炖肉(嘶哈嘶哈)~求收藏求留言求珠珠~50珠珠或者100收藏加更一章~

第二章那年今日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