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襄王有梦(h)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十七章襄王有梦(h)

      而当沉曜的双手真正覆上那饱满柔嫩的双乳时,他不过才轻轻揉捏,便听见身前少女不满地嘤咛一声。
    他瞬间大胆地俯身埋进了少女那摇晃的乳波间,找寻到那微微挺立的嫣红乳尖,他舌头一卷,便一口将它吞吃进了嘴中。
    感受着那娇嫩红梅在他的伺弄下渐渐绽放,又听见身下少女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喘,他只觉得浑身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
    他红着眼睛,贪心地想要将那少女白嫩的双乳拢于掌心,却发现那饱满挺翘的乳儿,竟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一手掌握的。
    他乐此不疲地看着那柔嫩的双乳被随意地揉搓成不同形状,舌尖细细地逗弄那敏感挺立的红梅,控制不住地哑声道:“好大……那日在巷子里我就看见了……那男狐妖一只手怎么抓都抓不住……”
    胸前一片狼藉的少女眼神迷离,口中满是破碎的呻吟,一下一下地勾住他的心智。
    “唔……不要……”
    少女娇娇地叫喊出声,胸前白嫩的肌肤上印满一个个暧昧的红痕。
    “唔……”
    少女有些难忍地扭动着身子,似是不再满足于他只是流连于她的胸前。她竟然伸出小手一把捉住了他的,想要缓缓引领他往那更深处探索而去。
    滚烫的手掌掠过少女那平坦的小腹,抚上了一处光滑的软肉。
    身下少女抬起眸子,眼底满是期待,她软软地哀求道:“阿曜,你疼疼我……”
    少女的话就如同邪魔的引诱般,一下便让他瞬间失了神智。他眼尾绯红,眸中满是化不开的情欲与渴慕。
    感觉此刻仿佛连本体上的毛发都快要炸开,他强忍住内心想要将她一口吞吃入腹的冲动,嘶哑着嗓子问道:“我……该怎么做?”
    “唔……”少女面色潮红,眼中闪烁着迷蒙的水光,伸手便将下身裙衫给缓缓褪尽。
    看见少女那白嫩娇柔的胴体就这般毫不遮掩地显露在他的眼前,沉曜只觉得瞬间睚眦欲裂,眼底涌出的欲念已快要将那身前少女给灼伤。
    他明知此刻应该如同方才在假山中一般转过头去,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无法移开目光。
    面前的少女伸手覆上了那团光洁无毛的软肉,十分难耐地开始揉搓起来。
    “唔唔……啊!”
    少女轻轻拧起了眉头,下意识微张的红润双唇中正逸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吟。
    顺着窗外透进的明亮月光,他可以清晰地看见少女那修长笔直的双腿正微微夹紧弯曲,而随着那白嫩的手指在软肉上来回搅动,一大股晶莹的花液竟是”噗嗤“一声,毫无预兆地喷泄出来。
    “啊啊啊……啊!”
    少女此刻满面潮红,浑身都控制不住地疯狂颤抖起来,胸前摇晃的乳波更是如同晨星般晃住他的双眼。他微微吞了口唾沫,却忽然看见少女又伸出了一根手指,倏地塞进了体内。
    那根细细的指节就这般有些艰难地在少女体内来回吞吐着,每一次都能带出一大包蜜液,将那白嫩的指尖沾得濡湿一片。
    “唔……想要……”
    少女有些躁动地扭动起身子,一边媚眼如丝地望着她,一边娇软地要求道:“阿曜……帮帮我嘛……”
    看着那白日里如同九天神女般高冷不敢逼视的少女此刻就这般赤裸裸地躺在他的身前自渎,沉曜心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荒唐感与十分卑劣的窃喜感。
    就这般堕落沉沦吧……
    就像他一样,早就如同被山鬼引诱的人类,向她乖乖献上自己的灵魂。
    见他迟迟都没有动作,少女不满地低低“唔”了一声,竟是伸手捉过他的指节,有些粗暴地直接插进了她的下身。
    “嗯~”少女满足地发出一声低低的喟叹,握住他的手指开始在她体内来回抽插起来。
    感受着指尖传来那令人窒息般的紧致,沉曜只觉得此刻他微颤的手指竟是在她体内寸步难行。湿润的甬道里似乎是有着会呼吸的小嘴一般,死死绞住他的指节,根本不让他离开。
    而他贴在少女下身的大掌更是早已濡湿一片,潺潺的花蜜如同溪水一般,不停地顺着花缝倾泻下来。
    随着他指节开始深深浅浅地在少女的花穴内抽插,她撅起了双唇,忍不住抱怨道:“嗯……再深一点呀……”
    他来不及抹去额头快要滴落的汗水,手指微屈,用力地把它往少女体内更深的地方送去。
    “唔唔唔……啊!”
    不知是他的指尖刮过少女那娇嫩花壁中的哪一处,竟是引得她忽然浑身发颤。那夹住他手指的甬道更是不停地绞紧收缩,蓦然喷出一大股淫液。
    感受着少女那因高潮而娇软无力的身躯,沉曜只觉得一股铺天盖地的羞耻与快感就这般扑面而来,爽得他就连灵魂都在颤抖。
    他刚刚……竟是指奸了那如仙子般矜贵的女子,将她的花穴压在掌中亵玩,引得她连连喷水。
    想到这里,他眼中涌出更多失控的情绪,一下翻身将她紧紧按在身下,唇齿间还边疯狂掠夺着少女口中的呼吸。
    他无师自通地让那根手指在少女体内尽情驰骋,一下又一下地撞上甬道内那处敏感娇嫩的软肉。
    “唔唔……不要啊……”
    一波又一波袭来的汹涌情潮已将身下少女彻底淹没,她的眼眸早已不复平日的冰凉冷漠,而是满满的依恋渴望。他颤抖着吻向少女迷离的双目,低哑的嗓音中竟夹杂着些许卑微:
    “你若是能一直如现在这般望向我……该有多好。”
    他虽从未接触过妖都以外的世界,但这么多年来能在这般水深火热的城主府平安长大,靠的便是那异于常人的敏锐感知。
    无论是初见他时毫不遮掩的恨毒与杀意,还是与他结契后那事不关己的冷漠……他并非读不懂情绪,只是……
    只是她眼中那毫无来由的厌恶虽如同利刃般一刀一刀地凌迟着他的心,可她却更像是他惨淡人生中唯一透进的那一点光束,虽本意并非是为了照亮他。
    但只是那一点点的光亮,一点点的温暖便够了,足以让他在无数个冰凉刺骨的寒夜中悉心保存,细细回味。
    他也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他死皮赖脸地哀求着她,拼命缠着她想要跟在她的身边。甚至不惜以生命为注,也要与她结契留在她的生命中。哪怕她是真的数次毫不犹豫地想要杀了他,哪怕她眼中对他的憎恶已是明显得无以复加。
    可他都不在乎,只要一点点……那便足够了。
    眼中滚烫的泪水就这般滴落在她的脸颊,沉曜低头轻轻吻向少女水润的唇角,动作满是小心翼翼,像在抚摸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从她出现在颍川城外的那刻起,他便一眼瞧见了她。
    月白的裙衫飘逸出尘,素手执剑,眉宇间满是一派清冷矜贵,就如同……那九天之上的神女一般。
    他从未见过这般美的人,饶是这城主府中群芳争艳,却也及不上那人半片衣角。
    就如同……就如同小的时候,他母亲每次都将他抱在怀中,对他反复说道的那般:
    “曜儿,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娘亲会带你离开,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回到瀛洲去。”
    “门派里的师兄师姐们会穿着道袍法衣,御着各种法器来救我们。他们定会气势汹汹地杀进颍川,一剑砍下那厉风狗贼的头来给娘亲报仇。”
    “到时候娘亲就带你回宗门去,教你修习术法,读书写字,以后就做个堂堂正正的人……”
    所以当白衣少女出现的那一刻,他竟是有些怔然。
    这……是来救我离开的仙子吧?
    所以他便这般偏执地咬定着这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荒谬念头,悄悄跟着她进了暗巷,又死缠烂打地求她带他一起离开颍川。
    就算明知这一切都不过只是他一厢情愿,那也是他黯淡的人生中,唯一透进的一抹缥缈微弱的光。
    哪怕要让他献上生命为祭,他也心甘情愿。
    只因她就是他心中的神女,是那个在无数个日夜中他满心期盼着,能来救他于水火的唯一信仰。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狼崽(乖巧.jpg):“姐姐不要丢下我——”
    日常求收藏求留言求珠珠~50珠珠或者100收藏加更一章~

第十七章襄王有梦(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