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为他疗伤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十九章为他疗伤

      看着面前那因伤口感染而明显烧得快要神志不清的小狼妖,云缥缈眉头紧锁,又一次在心中后悔起当初没有直接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来。
    云缥缈真想就这般一走了之,将他独自留在此处自生自灭。可是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混进了城主府,若就这般无功而返着实是让她有些不甘心。
    反复权衡下,云缥缈终究还是妥协了。她冷着一张脸对跌坐在地的沉曜道:“起来,趴到床上去。”
    沉曜原本黯淡的双眸忽地燃起光亮,原本耷拉的嘴角也控制不住地不停上扬。他费力用尽全身气力,才勉强连滚带爬地翻上床榻趴好。
    原来她竟是关心他的……沉曜的眼眸亮晶晶的,心中盈满了丝丝甜甜的喜悦。哪怕她对他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模样,还曾叁番五次想要杀了他,可他就是知道,他的仙子一定会来救他,不会弃他于不顾的。
    想必定是因为面冷心热,所以才看起来不好接近罢了。他这般自我安慰地笃定着。
    而当云缥缈看着背后那血肉模糊的纵横伤口时,眉头不由得跳了跳,顿感麻烦的她又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起在这府中将这小狼妖就地正法的可行性来。
    趴在床榻上的沉曜见身后迟迟没有动作,不禁有些疑惑地回头望去,似是在无声地询问。
    一对上他那双带着殷殷期盼的眼眸,云缥缈心头瞬间涌上几分烦躁,深呼一口气拧着眉掀开了他破碎的衣衫。
    云缥缈十分潦草地为他简单处理了伤口,又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瓶天剑宗特制的金疮药,竟就这般毫不留情地尽数倒在了他的伤口上。
    “嘶——”
    趴在床上的小狼妖脸色瞬间一白,裸露在外的背脊更是止不住地开始颤抖,额间滴落的冷汗都洇湿了身下的枕巾。
    可他却是死死紧咬双唇,竟是硬生生忍住,没再发出一个音节。
    云缥缈满心烦躁,处理起伤口也十分简单粗暴,似是毫不怜惜他的痛楚。可沉曜此刻却是满心欢喜,感受着那白嫩的小手抚上他的背脊,他竟觉得有一缕缕烫心的暖意从火辣的伤口处传来,熨得他心头直颤。
    这般强烈的痛楚,如同被人打上的专属印记般,就这么直白地烙上了他的心间,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生存的意义。
    快乐转瞬即逝,唯有疼痛才能铭记于心。
    “好了。”云缥缈毫不走心地倒完了一整瓶金疮药,又草草为他包上了纱布,便出声示意他可以起身了。
    只是此刻蓝眸少年只觉得脑子钝钝的,竟是睁大着迷蒙地双眼对着云缥缈疑惑地“啊?”了一声。
    看着沉曜此刻这般尚未清醒的模样,云缥缈顿时只觉得头更痛了。
    啊啊啊啊啊这什么狗崽子,能不能杀了能不能杀了啊!
    但是最终她还是冷静下来,整个人长叹一声,轻轻划开指尖,塞进了蓝眸少年那还未阖上的口中。
    云缥缈心头满是烦躁,苍古秘境开启在即,她不能在这妖都耗费过多时间,只求速战速决,可以尽快赶回云枢峰,为进秘境做好完全的准备。眼下这法子……也只能说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而当沉曜感受到唇齿间侵入的那根柔嫩的手指,他霎时间只觉得连心跳都似乎瞬间停滞,竟是忘了呼吸。
    见他这副无动于衷地呆愣模样,云缥缈只觉得心头气愤更甚,直接将那根手指塞得更深,没好气道:“赶紧把血舔掉啊!还在发什么呆!”
    骤然回过神来的沉曜慌忙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用舌头覆上了她柔嫩的手指。他就这般轻柔地拂过她指尖细小的伤口,反复舔舐着。随后又轻轻吮吸起来,似是想要帮她止血。
    这般暧昧的舔弄引得云缥缈不禁双颊一热,连忙抽出手指,有些凌乱地转到一边道:“好了,现在赶紧修炼将我血中精气炼化,明早你便会无碍了。”
    而作为应承天道的业火红莲,云缥缈自然拥有着旁人所不能及的精纯灵力。当年仅作为一只普通灵蝶的缥缈不过只是误食了她本体花蕊便能直接化形成人,更何况是她的精血灵肉,花瓣莲心了。
    她的血中蕴含着庞大的天地能量,哪怕只是一滴,也能让一位重伤的修士瞬间恢复元气,此刻用来为他治伤,倒真是暴殄天物了。
    只是眼下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若这小狼妖若是因此一病不起又拖上个几天,那她这全盘打算便都只能推倒重来了。
    而此刻的沉曜却似乎还沉浸在方才旖旎的情绪中,久久没有回神。这竟是他……第一次如此贴近她。
    想到这里,沉曜倏然觉得脑海一片滚烫,一股汹涌的热意竟是铺天盖地地涌入他的身体。他如同一条被放入油锅的鱼一般,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神魂都瞬间砰然炸开。
    那股强劲的热流毫不留情地窜过他身体每一处骨骼经络,烫得他不禁浑身热血沸腾。又十分霸道地直接侵入他的神魂,烧得他此刻竟连思考的余力都没有了。
    他浑身烧得滚烫,迷蒙着双眼看向那正端坐在桌前喝茶的少女。
    “唔……你……”他十分费力地开口,却并未现他此刻声音竟是哑得厉害。
    “嗯?”许是听见了这处动静,那凛如霜雪的少女转过头来,十分疑惑地出声。
    “你怎么了?”云缥缈走上前,看着沉曜那烧得通红的脸颊,伸手覆上他的额头:“不应该啊……怎会……”
    云缥缈满心不解,可话音未落,却只觉得猛然一股大力传来,自己竟是被死死按在了床榻上。
    身前少年双眸通红,眼底更是疯狂翻涌着足以将她淹没的强烈情绪,双手死死禁锢住她的肩头,似乎不想放她离开。
    看着他这副神志不清的模样,云缥缈双眼微咪,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刚欲动手,却忽见一张放大的脸庞——
    他竟然……就这般俯身吻了下来。
    感受着少年那滚烫的双唇贴近,云缥缈不由得惊得双目圆瞪,下意识便要开口斥问。可那大胆的舌头竟是趁着她松懈的空隙,滑溜地钻进了她的口中,挑逗地搅动起她的唇舌来。??????
    不知是被吻的还是气的,云缥缈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就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一把将他从身上推开,反手“啪”的一声便毫不留情地用力扇了他一耳光。
    似是被脸上热辣的痛意给烫得恢复了些神智,沉曜霎时间脸色一僵,慌忙连滚带爬地摔下床榻,就这般蜷缩在她的脚边,连连哀求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我是怎么了……就…就突然浑身燥热……浑身不受控地就……”
    “……你打我骂我怎样出气都好……就是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云缥缈此刻简直被气得七窍生烟,倏然低头间竟瞥见那跪伏在地的少年胯间撑起帐篷的荒唐景象。她只觉再也控制不住心头那翻涌而上的怒火,直接上前将他踹翻在地,白嫩的脚掌便这般踩了上去。
    “这是什么?”她面容冷峻,嗓音中满是化不开的冰雪。
    沉曜十分狼狈地趴在地上,胸前传来锥心的痛意,他就这般无措地抬头望向她,对上那双厉如寒星的眼眸。
    这一刻,他恍若匍匐在神女面前的卑微众生,正虔诚地将自己的一切都高举奉上,只为了祈求她片刻的垂怜。
    而此刻,那高高在上的神女面含愠色,脚下正毫不客气地踩着他下身蓬勃滚烫的欲望。
    那可是他心底……最不可告人的龌龊绮念啊……
    想到他的肮脏欲念竟被人这般直白地挑明羞辱……他不禁背脊一僵,那被她踩在脚下的滚烫分身,竟是颤抖着又胀大了几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狼崽:“呜呜我就知道姐姐心里有我!”
    喵喵:“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疯狂摇头)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第十九章为他疗伤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