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射精许可(微h)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二十二章射精许可(微h)

      “啊……!”胸前传来的那窒息般的快感如同浪潮般瞬间将他吞没,一时间他竟是觉得自己如同那海上浮萍般,竟是不知要飘去哪里了。
    他费力地吞咽着口水,祈求地开口道:“那……那怎么样才可以……”
    “小狼崽,”少女毫不客气地伸手拍了拍他通红的脸颊, 语气不善道:“我不是说过——”
    “要得到我的允许……才可以呢。”
    说罢那缠绕在他滚烫肉茎上的金色腰链,竟是倏然又收紧几分。
    “嘶……”他忍不住轻呼出声,那满身欲望无处释放的窒息感,已快要将他逼疯了。耳边络绎不绝的清脆铃声,更是赤裸裸地着显了他此刻心中汹涌难平的龌龊欲念。
    “唔唔……”他控制不住地扭动身躯,想要挣开腕间束缚……却猛得眉心一跳。
    只见那柔嫩的梨花枝,竟是如同惩罚般地狠狠抽打上了他昂扬的分身。
    他只觉得一道白光瞬间划过眼前,背脊开始控制不住的跳过令人心悸的酥麻爽意,裹挟着那股热流奔涌向下身冲去。
    只不过下一秒,那股奔腾热意却忽地被一道天堑给隔开,竟是无法再向前一步。
    “……?”
    他有些迷茫地抬起双眸,满心渴慕地望向她。他浑身上下的欲望瞬间积聚到最高点,可却被那瞬间竖起的堤坝给全数阻拦。他难忍地仰起头颅,只觉得此刻就连神魂都快被她焚烧殆尽了。
    可却见她眼神幽深,指间轻轻晃动着清脆的金铃,语气危险道——
    “我还没有说可以。”
    “没有我的允许,小狗怎么能私自发情,嗯?”
    随后那冰凉的花枝顺着他滚烫的昂扬一路下滑,竟是精准地一下抽在了他鼓起的阴囊上。
    “憋住,不许射。”
    她用那柔嫩的花瓣不停挑弄着他敏感的龟头,甚至还促狭地想要往铃口更多深入。
    “唔唔唔……”他浑身无法控制地开始疯狂颤抖起来,似乎已经无力承受更多。他无助地抬起双眸,不停出声哀求起她来。
    “呜……主人……”此刻他的嗓音竟是带上了微弱的哭腔,听起来很是可怜:“求求您了……求您给阿曜吧……”
    那碧蓝的双瞳中升起水雾,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石般,在烛光下闪闪发亮。此刻他滚烫的脸颊上满是汗水,胸口更是控制不住地快速起伏,就要被这滔天的快感压得窒息。
    “唔……不行。”她毫不客气地伸手碾上他胸前颤颤巍巍的红豆,态度冷硬地拒绝着。
    “要……要怎么样才可以……主人……”他颤抖着身子,结结巴巴道。
    “啧,这么等不及了吗。”那冰凉的花枝又一次抽上他滚烫的欲望,引得一阵清脆的叮铃声。
    “是……是的。”他努力将头颅扬得更高,眸中满是快被欲火焚尽的卑微祈求:“求求您,疼疼阿曜吧……”
    “阿曜想要……”
    云缥缈挑了挑眉,如玉般的双足又一次轻轻贴上他腿间的昂扬。那柔嫩的脚掌紧紧夹住他滚烫的肉茎,开始缓缓上下撸动起来。
    “想要什么?”她语气淡淡。
    “啊……!”感受到那娇嫩的玉足竟这么直接贴住他灼热的欲望,沉曜猛然低喘出声,嗓音嘶哑道:“想……想要主人……”
    仿佛被眼前这大胆的一幕瞬间蛊惑般,他竟是鬼使神差地说出了心底那最真实的祈愿。
    “啪——”
    只是下一秒,那冰凉的花枝却狠狠地抽上了他的小腹。她面容如霜,眼中满是浓得化不开的讥讽与嘲弄。
    她缓缓开口,一字一顿道——
    “你配吗?”
    说罢竟是瞬间失了兴趣,方才那抹嗜血的暗色倏地从她眼底消退,只留下如寒潭般凛冽刺骨的冷意。
    她唇角微勾,指间微微用力,便扯动着那条细细的金链往反方向散落而下。
    粗粝冰凉的金铃就这般狠狠刮过他敏感的龟头,再加上随着那掣肘着肉茎的束缚慢慢松开,他忍不住背脊一僵,竟是就这般迫不及待地射了出来。
    少年浓稠的元阳高高地喷洒向空中,空气中瞬间泛起一圈暧昧淫靡的麝香气息。
    感觉到面颊一热,云缥缈下意识抬手抚去,却发现方才少年喷出的浓精竟是不小心飞溅到了她的脸上。她皱着眉满心厌恶地将它擦去,又连施好几个净身诀,这才勉强压下胸口那呼啸着的猛烈杀意。
    而沉曜却是呆呆地看着那滴肮脏污秽的白浊就这般飞溅洒落在她的唇角,瞬间红了眼。
    他慌乱地别过头去,用力掩下眼底闪烁的晦暗光芒。
    啊……真想将那冷心绝情的神女给一把拉下神坛,也染上和他一般的欲色啊……
    只不过云缥缈却是对方才那一幕十分耿耿于怀,冷着一张脸留下一句“我出去看看”便头也不回地踏出了他的房门。
    而那澎湃的欲念甫一发泄出来,沉曜便瞬间觉得整个人如同快要炸开了般,浑身上下都翻滚着那无比滚烫的胀痛感。他费力地仰起头大口呼吸着,最终却还是两眼一黑,蓦地失去了意识。
    云缥缈在踏出房门后,便小心翼翼地敛下了周身气息,将自己化作一朵那园中花妖,十分警惕地开始在这城主府中探索起来。
    而当她经过那连通破院深井的池塘时,她这才发现沉曜所居住的小院究竟是有多偏僻。住在这般破落偏远的院中,说不定那风流成性的厉风压根就想不起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也难怪那日的两个少年竟敢这般明目张胆地欺辱他了。
    只可惜……这一切与她都无甚干系。这般偏僻的院落,反倒是可以助她到时盗走火灵果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一连又翻过了好几座院落,云缥缈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咂舌。这妖都城主倒当真是艳福不浅,就光她经过的那几座院中,便住满了各式各样鲜妍动人的妖族美人。甚至其中还有一位热辣妖娆的魔族女子,正衣衫半褪地跪在那厉风的腿间,嫣红的双唇费力吞吐着那根紫红色粗壮的欲龙。
    许是被眼前这猝不及防的香艳春情给惊到,她周身气息倏地一顿,竟是不小心散逸出去。不过片刻呼吸,那方才还在眯眼享受的妖都城主猛地睁开了眼睛,朝着她的方向怒喝一声:“谁!”
    说罢竟是反手一道术法,便要向着她藏身的地方袭来。
    转瞬之间,云缥缈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忽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扯住,一下被人扑倒在地。
    “别动,他看不见我们。”
    她刚要挣扎着起身,可那双有力的大掌却死死按住她的肩头,温热的呼吸轻轻贴在她的耳边。
    听着那有些熟悉的嗓音,云缥缈猛地抬眸,便又撞进了那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中。
    那人朝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眸中满是抑制不住的欣喜与惊艳:“又见面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仙子。”
    “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呢。”
    “今日还要杀我吗?”
    被他这般调侃,云缥缈眼底染上愠色,却又碍于此刻情景,只得转头狠狠瞪他。
    似是吃准了她此刻不敢轻举妄动,那微微上扬的桃花眼底闪过一抹促狭,竟是直接低头吻上她的眼角,温柔地讨饶道:“别生气嘛……若是为我气坏了身子,那我可就要心疼了。不信你摸摸……”说罢竟是还抓着她的手,要往他胸前探去。 云缥缈赶忙如同触电般拼命扯回双手,却猛得被他压住了身子。
    “嘘——”他微微转头,玩世不恭的脸庞上难得地浮起几分严肃:“有人来了。”
    被人死死压在身下不得动弹的云缥缈这才发现,他的背后竟是披着一件宽大的披风。而只有此刻他们这般亲密的距离,才勉强能让那披风将他们二人都拢于其中。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季老师:“呜呜我给你打的剑你居然用来调戏别的狗!(哭哭)”
    喵喵:略略略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第二十二章射精许可(微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