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万事俱备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三十一章万事俱备

      送走那山羊胡老者后,厉风脸上郁色这才散开些许,在屋内踱步片刻,伸手拧上了书架上那只并不起眼的狼头摆设。
    下一秒,只见两侧书架缓缓移开,一道暗门便这么便出现在了他眼前。
    厉风咬破指尖,用鲜血在门上画出法阵,又低声念起法诀。不过瞬间,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云缥缈正有些头疼地仔细回忆着方才厉风所画的那十分繁杂的法阵,一转头却见他已捧着两个玉盒,快速地从那门后走出来了。
    厉风坐在书案边,刚伸手打开了其中一个玉盒,却瞬间只见一股黑气盘旋而上,萦绕在书房中。
    ——是魔罗果!
    云缥缈眼神微闪,有些惊异的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想必这便是此次魔宫前来妖都所求了。
    在修炼一途,无论是人族结丹还是妖族化形,无一不是在凶险万分的生死边缘徘徊,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甚至当场送命。可魔族却不一样,他们生来只需倚靠吞噬无尽海上逸出的魔气修炼,体内积攒的魔气越多,那修为自然便也越高。
    只不过天道总是分外公平,魔族虽无需经历结丹化形这般九死一生的蜕变,却也有着一个最为致命的弱点,那便是——满月。
    整片无尽海虽都弥散着淡淡的魔气,可唯有一处岛屿,才是整片无尽海魔气汇聚的最中心,也是魔族生活的聚居地,千煞城。而这千煞城也甚是奇妙,据说整座岛屿都被浓浓的黑色魔气环绕,昼夜不分。
    只不过那对常人来说皎洁明亮的月光,却是魔族心中最痛恨的残缺。因为他们体内魔气乃与无尽海中升起的那轮明月息息相关。
    随着月亮的阴晴圆缺,魔族体内的魔气也会受到影响。每到弦月,魔族体内魔气便会充盈澎湃,随意便能发挥出十成功力。可若是遇上满月,魔族体内魔气便瞬间如同抽空般,竟是十不足一。
    故而这魔君连烬虽然实力超凡,可一旦有了这最大的弱点,哪怕他再野心勃勃,也只能被迫盘踞于这千煞城中,从不敢轻易在满月时现身。
    也正是如此,这魔罗果才显得格外重要。能让向来狂傲嚣张的魔君在听到风声后立马派遣使者拜访,自是因为它独有的功效。
    据说魔罗树万年才结一果,而这世间最后一棵魔罗树,也早就在千万年前的邪魔大战中消亡了。没有人知道这世间是否还存留任何魔罗果,更只把它当作一个无迹可寻的上古传说罢了。
    就连云缥缈这般天生地养的灵物,也是第一次得见这传说中的魔罗果真容。据传这魔罗果唯一的功效,便是可以抵消叁成月光对体内魔气的侵蚀,且功效可互相迭加。
    也就是说,若真能寻满叁颗魔罗果服下,那便可完全抵消满月对魔气的任何影响。而从今往后于修炼一途更是毫无障碍,一马平川。
    这般惊天动地的来历与如此鸡肋的效用,也难怪方才那老者要竭力劝说厉风将此物交换出去,以谋求更大的利益了。
    听起来倒的确是一场互利共赢的交易呢……想到这里,云缥缈不禁微微眯了眼,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那她不如也送上一份大礼,以贺妖都与千煞城交好吧……
    魔君,就看你敢不敢收了。
    而此刻厉风早已将装有魔罗果的玉盒给盖好,打开了另一个玉盒。一阵爆裂热流瞬间翻滚进空气中,连带起一串噼啪声。
    此刻云缥缈的呼吸仿佛都要停止了,看着玉盒中那如血般鲜红的果实,她的眼中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狂喜——是火灵果!
    只不过厉风对那火灵果却甚是兴趣缺缺,不过才打开看了一眼,便“啧”了一声飞快盖上盒子,随手丢到了一旁的书架上。而那魔罗果却被他悉心收好,放进了贴身的储物袋中,动作很是小心谨慎。
    看见这一幕的云缥缈也不禁有些汗颜,看来当年季青临的那一剑,的确是让这妖都城主至今都耿耿于怀。
    云缥缈紧紧盯着那被人随手置于书架上的玉盒,恨不得就要在他眼皮底下将火灵果给盗走。只是最终她还是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玉盒,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厉风的院落。
    等回到沉曜的院落时,他早已转醒,脸色苍白地坐在院中。看见她回来后,眼神中倏地亮起抑制不住的欣喜与骄傲:“怎…怎么样!我是不是还算有用,帮到你了!”
    没想到沉曜见她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孩子气的炫耀,云缥缈一时间也不禁有些失笑,并未接他的话,反而问道:“身体如何了?明晚前可能痊愈?”
    见她眼底并没有浮上任何赞许与欣然,沉曜眸中亮光瞬间黯淡下来,低着头闷声道:“已经好多了……明晚定不会误你的事的。”
    云缥缈这才放心地点点头:“那就好。”说罢便直接提步走进了屋内。
    望着那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背影,沉曜咬咬牙,还是快步跟了上去,有些不甘心地问道:“所以……明晚便要动手了吗?”
    “嗯。”云缥缈头也不回地答道。
    “那……”他似是鼓起勇气般,大声问道:“所以明晚,你便会带我离开,对吗?”
    云缥缈闻言怔了一瞬,似是没想到他竟会问起这件事。想到当初自己随口应下的诺言,她微微挑眉,有些敷衍地又“嗯”了一声。
    少年那清澈通透的眸中瞬间划过一抹慌乱,很快便被涌上来的欣喜所替代:“嗯!我就知道!”
    “那既然明晚就要离开,那我可得抓紧收拾起来……”沉曜一边絮絮着,一边自顾自地在房中忙活起来。
    看着沉曜那欣喜期盼的模样,云缥缈只觉得有些可笑。
    不知道这单纯可怜的小狼崽明日发现自己被无情抛弃时,又会露出怎样悲伤的绝望神情呢?
    云缥缈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唇,眸底闪烁一片暗色。
    只不过第二日,这素来无人问津的小院中却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望向那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沉曜只觉得此刻浑身的毛都快要炸开,眼神凶狠的盯着那人,语气不善道:“你是谁?!来干什么!”
    “哎呀,年轻人别那么大火气嘛。”看着银发少年那炸毛的模样,那蓝衣公子轻摇折扇,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道。
    他一边静静打量着面前的银发少年,一边自我介绍:“在下魏江,是来找你……”他顿了顿,看向少年那尚带几分稚气的眼瞳,肯定道:“……姐姐的。你可知她大约何时才能回来?”
    一听到面前男人口中那刺眼的“姐姐”二字,沉曜犹如被人踩到尾巴的猫咪,瞬间气愤地高声反驳道:“她才不是我姐姐!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凭什么来这里找她!”
    “哦?”那男人挑了挑眉,露出几分惊讶,状似不经意问道:“既然不是姐姐,那是……?”
    “她……”沉曜方才还拼命闪动的眸光瞬间黯淡下去,如同被人戳中了死穴,霎时间竟是沉默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是啊……他和她,究竟算什么关系呢?
    看着面前那如芝兰玉树般气度风流的男人,他的心头不由得泛上一阵阵酸涩。
    或许这才是她心中能与她相配的男子吧……才能让她上次那般明目张胆地将人带回他的院落中来偷欢。
    看着眼前少年那瞬间哑火的模样,蓝衣公子倏地笑出声,心中已有几分了然,他悄然掩下眸中翻涌的醋意,竟是破天荒地失了风度开口呛道:“怎么不说话啦?方才不是还气势汹汹的吗?”
    “你……!”沉曜涨红着脸,恼羞成怒道:“那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凭什么来质问我!”
    “啧,”那蓝衣男子轻摇折扇,神态恣意风流,可嘴上却丝毫不饶人:“反正比你们的关系近的多。”
    “你!”
    “……”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狼崽和花蝴蝶扯头花ing……
    小狼崽:我们天天都在一起!
    花蝴蝶:我先来的!你一边去!
    喵喵:墨镜一戴,谁都不爱(  ●ω●)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第三十一章万事俱备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