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是骗你的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三十四章是骗你的

      随着神智渐渐回笼,云缥缈很快便指引着沉曜潜进了厉风的书房外。
    感受着院中那几道隐匿在不同处的凌厉气息,云缥缈算了算时辰,悄然对沉曜传音道:“再等等……约莫再有半柱香,他们便要开始轮替了。”
    没过过久,一片寂静的院中忽然响起几声毫不起眼的鸟鸣声。云缥缈瞬间眼神发亮,一把揪住沉曜的衣襟低声道:“快!就是现在!”
    沉默的黑夜中,除了气息轮换的鸟鸣声,还有一闪而逝的隐秘衣角。
    只是片刻,守卫严明的小院重新恢复寂静。新一轮当值的护卫依旧兢兢业业地守在暗处,而此刻的云缥缈与沉曜,正小心翼翼地倚在门后,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云缥缈此刻紧张地仿佛连呼吸都变得多余,悄然展开神识笼罩上书房内的每一个角落。直到确认此处确实安全无虞后,她这才放下心来,飞速挣开沉曜的怀抱,朝内室走去。
    云缥缈第一时间便走到那日厉风随手放置火灵果的书架旁,抬头看见那玉盒还在原处,她这才轻舒一口气,伸手将它取了下来。
    云缥缈有些忐忑地打开玉盒……瞬间,一股滚烫爆裂的热意便朝她扑面而来。
    她指尖微颤地抚上盒子中那艳丽如血的火灵果,小心翼翼地将它拿起,收进早已准备好的储物空间中。
    做完这一切,云缥缈这才觉得悬了多日的心终于可以放下。她轻轻折下一片窗台边的绿叶置于掌心,只不过轻轻吹了一口气,便见那便绿叶瞬间不停地变幻着模样。片刻后,只见那不过是随手折下的绿叶,此时却无论是外形还是气息,看起来竟都与方才那枚真的火灵果一模一样。
    云缥缈将那枚变幻出的火灵果放回玉盒,又仔仔细细地比对着先前的位置将那玉盒给放回了远处。随后云缥缈才轻轻拧动起书架另一头那只毫不起眼的狼头,静静地看着那道暗门缓缓出现在她眼前。
    她掩下眸中沉沉闪动的暗色,看向此刻正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沉曜,面色如常道:“过来,把手伸出来。”
    沉曜点点头,顺从地伸出双手。看着云缥缈一下便划破了他的指尖,他抬起双眸,乖巧地问道:“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云缥缈挑了挑眉,指向那道暗门:“将你的鲜血滴上去,再写上颍川二字,便可以了。”
    看着少年那欣喜期待的背影,云缥缈眼底满是快要溢出的嘲弄神情。她一边不动声色地往门边移去,一边疯狂运转周身灵气,用以维持此刻正开启着的各式防御法器。
    “哐——”
    沉曜那带血的指尖才刚画完第一笔,便只见一道刺眼的金光瞬间从暗门上亮起,一阵巨大的冲击波更是直接将那毫无防备的沉曜给击倒在地。
    “咳咳……咳……”
    沉曜蓦地吐出一大口血,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如同被灼烧过一般,就连肋骨似乎也断了几根。他艰难地抬起头焦急地找寻着云缥缈的身影,却发现方才那还站在他身后的少女此刻却早已不见踪影。
    而正在此时——
    “大胆何人!竟敢擅闯我妖都城主府!”
    一声爆裂的怒吼猛地从空中响起,沉曜有些呆愣地望向院外,却恰好看见了厉风此刻那阴沉如水的面容。
    云缥缈双手攥紧披风,只觉得现在的心脏紧张地都快要跳出胸口了。她抬眸望向厉风身后那不出她所料此刻正一起同行的魔宫使者们,身形一晃假意露出些许踪迹,一边跌跌撞撞地朝那领头的女子高声道:“计划生变,快走——”
    “你……”那领头的魔族女使似是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了一跳,刚欲上前解释却一把被身旁暴怒的厉风给扼住了脖颈:“好啊……好啊!好你个连烬小儿,老子给你面子愿意与你和谈,却没想到你竟然在背后算计老子!”
    那被他高高掐住咽喉的魔族女使不停挣扎着,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臂膀,彻底断了生机。
    看着这一幕,云缥缈身形又是一顿,瞬间双目赤红地朝着那被人随手扔在地上的魔族女使声嘶力竭道:“姐姐——!”
    说罢还反手掏出一枚魔君印信,望着厉风满脸怨毒道:“我乃魔宫圣女,今日是你妖都杀我使者在先,这般血海深仇,我千煞城定与你们势不两立!”
    说罢云缥缈一边奋力躲避着那直冲面门的狠厉杀招,一边悄然朝着其中一位黑衣使者眨了眨眼,高声道:“还等什么!魔罗果就在他身上!”
    厉风原本还对这一切发生地过于巧合而有些半信半疑,但亲眼见到那魔族装扮的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了那枚印信,他也不得不相信今日之事确实都是那魔宫的阴谋。
    同为修仙界一方势力的掌权者,厉风与魔君连烬多年来自是没少交过手,故而对那印信上的气息也不可谓不熟悉。所以他才更清楚的明白,她方才拿出的那一枚印信,的的确确是出于连烬之手,绝不可能作伪。
    想到这里,厉风更是目眦欲裂,眼看着那其中一位黑衣使者竟也开始向他动手,他只觉得心头怒火更甚,竟是双手聚起杀招,便要直直地冲着云缥缈而去。只不过……
    “父亲不要——!”
    一声凄厉的哀求声忽地在院中响起,云缥缈诧异地抬眸,却发现那方才还倒在地上伤重吐血的银发少年,此刻竟死死抓住厉风的臂膀,拼命阻拦着他要取她的性命。
    因着沉曜的干扰,那原本直冲她命门而来的杀招竟是生生偏离了些许,险险地擦着她的肩膀而去。虽未伤到身体要害,可那余波仍是震得她喉间一阵微甜,蓦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云缥缈强忍着胸口那翻涌而上的血气,掐了一个法诀,费力地翻身躲闪开来。
    “你个逆子!”看着那本该一击毙命的杀招竟是硬生生被人躲开,厉风不禁怒极,直接一掌拍上沉曜正紧紧抓住他臂膀的双手。
    随着一身闷哼,沉曜的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他忍不住摔落在地,方才还能稳稳地将她圈入怀中的精壮臂膀此刻正无力地垂落在身旁,竟已是被人给寸寸折断。
    看着银发少年这般凄楚的模样,云缥缈挑了挑眉,无视那双澄澈的瞳仁中盛满的期冀与渴望,略带嘲讽地轻轻开口说了些什么,随后便趁着厉风与那黑衣使者正打得不可开交的空隙,竟是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沉曜双目圆睁,似乎此刻浑身上下筋脉尽碎的彻骨痛意竟也抵不上方才少女临走前话语的万分之一。
    他浑身瘫软,脸颊就这么狼狈地贴在院中冰凉的地砖上。看着那一抹俏丽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中,沉曜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数不清的泪水竟是控制不住地从眼角滑落。
    他眸中光亮闪动了片刻,终究还是倏地彻底熄灭,宛如了无生机的深渊般,沉沉地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为什么……”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这样……”
    “我做错了什么吗……”
    “……”
    他无意识地不停呢喃着,耳边反复回响着少女方才那冷漠的神情与略带嘲弄的语气。
    她说——
    “再见了,小狼崽。”
    “唔……不对,应该是再也不见。”
    “因为我从始至终都是……骗你的呢。”
    “可真傻啊。”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小狼崽:乌乌姐姐不要我了(哭)
    喵喵:坏女人の笑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第三十四章是骗你的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