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收之桑榆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三十九章收之桑榆

      云缥缈一脚将那昏睡的男人给踹到床角,一边用指尖擦拭着唇角残留的微小粉末,一边饶有兴致地欣赏起男人此刻的狼狈模样。
    啧……被誉为整个修仙界第一风流公子的江为止,如今正衣衫不整神智不清地躺在妖都最为低劣的下等花楼中。
    若非此刻没有留影石在手,不然她可真想好好记录下这一刻,也让大家一起来共同欣赏这翩翩公子落入土鸡窝的精彩一幕。
    她小心地将掌心那半包流光溢彩的粉末给收进储物袋中,满心感叹着这可是个好东西,等回了云枢峰定要再向翩跹讨一些。
    方才她伸手覆上江为止双眼时,便悄悄取了一些之前吹晕那猪妖的梦蝶粉沾于唇上,尽数渡进了他口中。
    这梦蝶粉乃是由翩跹翅膀中心的鳞粉所制而成,无色无味,只需吸入一点便可让人毫无觉察地瞬间昏迷,且醒来后也不会感到任何异样,只会当做只是自己不小心昏睡过去了而已。
    当时她临下山前,翩跹满心嘱咐地将这梦蝶粉给了她,说用来防身,只是却没想到今日竟有这般妙用。
    看着那躺在床榻间毫无反抗之力的男人,云缥缈眼神微凛,眸中一片森然杀意。
    她抽出手中长剑,毫不留情地便直接向那床榻上的男子砍去。只可惜,下一秒——
    一道金光倏地从男子身上迸出,竟是尽数将那剑意给挡下,灵力反噬的余波震得云缥缈一下跌落在地,猛地便吐了一大口血。
    怎么会……这样?
    云缥缈伸手抹去嘴角的一抹嫣红,满眼怨毒地望着沉睡的江为止,不禁连连冷笑起来:“呵……”
    “不愧是这修仙界第一医修宗门的首徒啊……竟有如此多的宝物傍身。”
    当时在颍川城中见到江为止的第一眼,她便认出他了。上一世的记忆实在太过沉痛刻骨,无数个难以安眠的夜里,她只要一闭上眼便会浮现起澜沧山上下一片火海,生灵被尽数屠戮的样子。
    她自然也更不可能忘却当时江为止轻摇折扇,满目翩然地问她讨要冰魄寒晶的无耻模样。
    所以从始至终,她都在假意迎合,暗中找寻着最好的机会对他下手。
    “也罢,”她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次没能杀了他,只怕下次再要寻到机会接近他,却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云缥缈眼眸微闪,走到江为止身前,一把便扯下了他挂在腰间的储物袋。她毫不客气地用力拍了拍他的脸颊,嗓音寒凉道:“既然上一世那这般不要脸地伤了我澜沧山诸多生灵,那这储物袋……便当作给他们的赔礼吧。”
    “下一次,你可不会这般走运了。”
    低头看着腕间那金色的圆点,云缥缈握住他的手腕,感受着那两股灵力相融,她低声施咒,便见那金色圆点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云缥缈这才放心地掐起隐匿法诀准备离开,可抬眸间却忽然看见了那散落在床沿的披风。她眸光不停闪动着,最终还是满心挣扎地转过身悄然离开。
    云缥缈百无聊赖地坐在寻芳的剑鞘上,望着底下一望无际的无尽海,回想起方才那触手可及的披风,心中不免还是有些肉疼。
    虽然此时的修仙界还未有太多人知晓,可经历过上一世的她却能清楚地认得,那便是风清门游方老祖最为心爱的秘宝——迹隐披风。
    只不过她却是依稀记得,当初着迹隐披风乃是游方老祖在江为止的掌门继任仪式上所送出的贺礼。并且当时还因着游方老祖爱徒如命,被修仙界众人津津乐道了许久。
    想到这里,云缥缈不由得暗暗咂舌,没想到他这风清门首徒确是备受宠爱,像这般珍贵的法器竟是也能这么早便交予他任意使用。
    云缥缈轻叹一声,只可惜这游方老祖也不是吃素的,她方才若是出手偷了这法宝,只怕是还未逃回天剑宗便会被人直接捉走。
    摩挲着掌心那华丽精致的储物袋,云缥缈眉头微拧,只能算是稍稍得了些许安慰。
    她咬破指尖,直接将她的鲜血滴了上去。她的血中含有克制一切的混沌之力,所以这些不算太过复杂的禁制对她向来不起作用。只见那储物袋上的金光似是挣扎了片刻,最终却还是黯淡了下去。
    而当她将意识探进江为止的储物袋中时,却还是忍不住惊愕的瞪大了双眸。
    “这风清门……也太有钱了吧。”
    她向来都听说医修治病的时候宰人可是丝毫都不会手软,但今日亲眼得见,仍旧让她忍不住震惊地吞咽着口水。
    江为止,没想到你还是只肥羊啊……
    只见那储物袋中,满满地堆积了各式如山的灵丹、仙草、灵石、法器,而其中——竟然还有那颗散发着萦萦黑气的……魔罗果。
    云缥缈满是惊诧的挑了挑眉,根本完全没有想过他竟真能从那妖都城主手中抢来这魔罗果。
    她眼神微咪,一时间忍不住开心地笑出了声。
    这下好了,妖都丢了魔罗果让魔宫背了黑锅,而江为止忙活半天……最终却都为她做了嫁衣。
    这下……倒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方才未能杀成江为止的郁气也不由得被熨平许多,云缥缈压下胸口翻腾紊乱的灵力,静静地开始调息起来。
    可那一头的林清清,日子却似乎并不是十分好过。
    “嗯……啊……再肏深些……”
    此刻的林清清头发披散,赤裸地跪在榻间,一边费力吞吐着身前男人那黑色的肉茎,一边被身后那人狠狠地肏干着小穴。
    “操,你骚货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肏过,小屄都松了,还好意思嫌我肏得不够深?”
    身后那络腮胡的男人一掌无情地拍上她的臀,一边按住她的腰愈发用力地肏干起来。
    “唔唔唔……”口中被身前那尖嘴猴腮男人的腥臭性器给塞满,林清清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低低地挣扎着。
    “操,别乱动,老子好不容易才有点想射。”身后男人又是一掌用力落下,那毫无怜惜的力道瞬间就在她的臀上落下一道高高肿起的鲜红指印。
    林清清压下眼底翻涌而出的怨毒,恨恨地在心中开口道:“还有多久?还有多久才能取他们性命?”
    脑海中忽地传来一阵笑声:“怎么这次这么快都要动手了?莫不是他们肏得你不够爽?”
    林清清此刻眼中的恨意浓得仿佛可以化作实质,也不顾他话语中的嘲讽,冷冷道:“你还要不要我帮你?要就赶紧把这两个恶心的畜生给我弄死。”
    一道黑气倏地从她身上逸出,一下便钻进了她身前身后正被欲望吞噬的二人。
    只见那方才还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身子猛地一僵,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灰败青白,源源不断的生机便这般直接流入了林清清的体内。
    感受着正被生魂润养修补的残碎神识,那声音不由得满足地喟叹出声。
    而林清清就这般满心快意地坐在一边,看着那方才还对着她颐指气使的男人们此刻脸上已是生机尽褪,变成了一具具再无力反抗她的冰冷尸体。
    只不过下一秒,那明明早已死透的男人却忽地睁开了双眼,瞳孔中竟是一片灰败。
    他呜呜啊啊地不知在说着些什么,竟是连走路的姿势也变得极为怪异。林清清推开窗子,看着身后那两个似是正发狂向她扑来的男人,飞速地便跳了下去。
    “啊啊啊!鬼啊!”
    听着身后传来那层出不穷的尖叫声,林清清此刻只觉得无比快意,眼中更是压抑着病态的疯狂。
    乱吧,就让这世界再乱一些吧……
    既然她得不到这世间的善意,那不如便都毁了吧……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林清清好久没上线惹,来刷一下存在感~~
    最近疫情多发,姐妹们出门要多注意防护呀,希望大家都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日常求收藏求留言求珠珠~满120珠/250收藏就给大家加更~(?ω?)

第三十九章收之桑榆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