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秋千play(h)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第四十七章秋千play(h)

      轻轻抚摸着云缥缈那不停颤动的背脊,季青临忽地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稳稳地抱了起来。
    忽地感觉浑身一轻,霎然间失去重心的云缥缈不由得紧紧勾住他的脖颈,身下小穴更是下意识地不断绞紧收缩着。云缥缈死死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嗓音中满是惊惶的颤抖。
    “师…师尊……”
    “……你要带我去哪儿呀……”
    随着他开始走动,胯间那深埋于她体内的巨物竟也顺着走动间不停起伏的频率,开始深深浅浅地在她的小穴内抽插起来。此刻她整个人彻底悬空,唯有那处正被他狠狠侵犯的娇嫩花穴才是此刻唯一的支撑。
    强烈的恐慌与不安感疯狂侵蚀着她的每一寸神经,在这般令人心悸到仿佛连灵魂都无法喘息的巨大压迫感下,她只觉得此时此刻浑身上下每一处的感官似乎都被人放大了无数倍。哪怕季青临那硕大的龟头只是轻轻蹭过她的肉壁,也能引得她止不住地娇喘连连,浑身发软。
    这种反复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极致体验彻底激起了她身体最为诚实的反应……她的小穴不断地绞紧收缩,内里层层迭迭的媚肉都在疯狂吮吸着那正不停进出的巨物,拼命想要保持着此刻身体的平衡。
    大片大片喷溅出的淫液就顺着她娇嫩的臀缝滑下,随着季青临的走动而不断滴落在地上。微凉的晚风轻轻拂过她泥泞潮湿的花穴,冰冷的寒意刺地她忍不住瑟缩起身子来。
    忽然间,那股令人窒息的恐慌感终于消失……她有几分迷茫地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己竟是被季青临放在了梨树间的秋千上。
    就是当年……季青临亲手为她扎的那个秋千。
    云缥缈有些怅然地抚上两侧精致的秋千绳,十分迷茫地仰头问道:“师尊……你这是做……”
    只是她话还未说完,下身那才得了片刻喘息的小穴竟又猛地被人瞬间贯穿。
    “啊啊啊!”
    滔天彻骨的爽意裹挟着那令人心惊肉跳的不安感再次向她袭来,云缥缈只能下意识地抓紧手中的秋千绳,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无力向后仰去。
    “不要……不要……”
    随着季青临的重重顶胯,那毫无依托的少女竟顺着那轻轻摇摆的秋千而被人狠狠推入空中。瞬间失重的恐惧与刺激感就如同触手般将她层层缠绕裹紧,一点点把她拖入那看不到尽头的漆黑深渊中。
    “呜呜呜……不要……”
    高高荡起的秋千带来一阵晚风,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些些点点的湿意……是她眼角因恐惧滑落的泪水,和此刻花穴中正不断喷涌而出的淫液。
    “不行了师尊……呜呜呜……”
    “要死了……呜……放我下来……”
    “呜……不要啊……”
    云缥缈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痉挛起来,整个人更是不停地出声求饶。随着季青临每一次重重挺身进入,下身那敏感娇嫩的花穴都犹如达到巅峰般绞得她心头发颤。而随着他用力将她狠狠撞入空中,她又觉得整个人连同灵魂似乎都被瞬间吸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漩涡,无力思考。
    两种强烈又疯狂的落差感不停撕扯着她的意识……她只觉得自己似乎正被人反复从天堂推入地狱,又被人从地狱从伸手拉入天堂。
    这种感受就如同濒死之人不停游离于世间生死的边界,狠狠地榨取着她的每一寸意识。
    她只觉得此刻连她都不再是她了,她似乎变成了这夜晚的一阵风,院中的一片花瓣,二人交缠间的一缕呼吸……
    她的灵魂仿佛与肉体彻底分离……那巨大的恐慌感一边疯狂掠夺着她的所有神智,可同时那滔天彻骨的爽意却又让她的身体一次次控制不住地不断攀上高潮。这种歇斯底里的快感就如同凌迟般,一寸一寸不停折磨着她的意识。让她既恐慌,又不禁深深沉溺于其中。
    宛如摄人心魄的美丽罂粟,明知再往前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却还是惹得无数人前赴后继地甘心沉沦。
    原来这便是……情欲的魅力吗。
    云缥缈满心颤抖地闭上双眼,轻轻叹息道。
    似乎这般羞耻又刺激的姿势并无法让他彻底肏得尽兴,季青临长臂微揽,再一次紧紧将她抱在了怀中。
    只见季青临轻轻张口呼唤,下一秒,一把满身锋锐的凌厉长剑便瞬间出现在了他们的脚下。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汹涌剑气,云缥缈整个人都不禁愣住了。
    这…这可是整个修仙界剑道魁首的本命神剑……无情剑啊。
    忽然被召出来的无情剑似是没有想到自己一出来竟是直接面对了这般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剑身忍不住不停嗡鸣着,似乎在表达此刻震惊的心情。
    “闭嘴。”季青临皱着眉头,冷声喝到。
    夭寿啦夭寿啦,他看到了什么!
    剑灵疯狂地在心中高声尖叫着,一边羞羞地捂住眼睛,一边又忍不住偷偷留意起上面的动静来。
    此时云缥缈就这么半跪在那微凉的剑身上,单薄的背脊上正披着那件十分松垮的外袍。泥泞的小穴虽然被掩在季青临的外袍下,可却怎么也掩盖不住此刻正疯狂交合的旖旎春色。
    季青临双手结印,随着一阵金色的光芒闪过,一个隐秘又坚固的结界便直接罩在了无情剑上。
    感受着身下长剑忽地腾空而起,云缥缈一个不稳,险些就要从长剑上摔落下去。只是身后那紧紧箍住她身躯的男人却早就眼疾手快地将她拉回,甚至还借机拨开她的臀瓣,再一次狠狠地肏了进去。
    此刻她的身子无力地趴下,挺翘柔软的双乳便这般毫无遮挡地贴在了冰凉的剑身上。一想到自己此刻竟被他按在那把平日里正气凌然的长剑上狠狠肏弄着……云缥缈只觉得脸颊一烫,下身花穴猛地一收缩,竟是又喷出一大股花液来。
    她的屁股高高翘起,这般羞耻的姿势使得季青临的每一下肏干都能准确无误地撞进她的花穴最深处。那硕大的龟头不停地在她的甬道内驰骋,更是撞得她娇嫩的花心说不出的酸软酥麻。
    无比汹涌的快感再次袭来,云缥缈单薄的背脊开始不住地颤抖,她紧咬着双唇,拼命控制自己不让那破碎难忍的呻吟散逸出来。
    见她这般辛苦克制的模样,季青临一边挺身用力往她腿心狠狠撞去,一边俯下身来轻轻吻住她的耳垂,温柔地安抚道:“想叫便叫……”
    “放心…这结界安全的很,今夜就算是掌门在这里,也断然发现不了我们的……”
    许是故意与她作对,云缥缈僵硬的背脊才刚刚松弛些许,却忽地听见下方传来几个弟子疑惑的交谈声。
    “咦?下雨了吗?”一个弟子摸了摸脸颊上滴下的湿润,疑惑道。
    “没有啊……你莫不是大晚上的出现幻觉了吧,这晴朗夜空,哪来的雨?”
    “可……可我刚刚明明感觉到天上滴下雨了啊……”
    “……”
    听着身下那逐渐远去的交谈声,云缥缈此刻整个人臊得都快要烧起来了。
    她低头望向二人那泥泞无比的交合处……只见那娇嫩的小穴正费力吞吐着那根粗壮的肉茎,下身不停喷涌而出的淫液更是尽数滴落在了身下的无情剑上,竟是都汪成了一小滩清泉。
    随后她便眼睁睁地看着那晶莹的花液,顺着剑身……一点点地掉进了夜空中。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被喵喵喷了一身水的剑灵:噫……羞羞~(捂脸)
    谢谢姐妹们的喜爱!!明天四点半加更!!!爱你们哟!啵~~~~

第四十七章秋千play(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