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青临番外走马入红尘(三)

每天都在被狗男人碰瓷 (修仙NPH) 作者:莫问流鱼

季青临番外走马入红尘(三)

      『若月亮不能在我掌心放光,那不如将它归还夜空。』
    而这份难以言明的情愫,不知何时开始悄悄变质。对她,他竟是生出了些许卑劣的妄念。
    他既惊惶于自己的龌龊,可却又忍不住地靠近。
    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可以这么继续自欺欺人下去时,林清清的出现,却无情打破了他一直以来都在小心翼翼维持的假象。
    “啧啧,鼎鼎大名的青临仙尊,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徒弟。”
    眼前女子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如同雷霆万钧般,瞬间在他心头炸开。
    他狠狠扼住女子脆弱的脖颈,冷声道:“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那女子却是丝毫不惧,竟还挣扎着从怀中掏出一枚印信递给他,挑衅道:“可惜呀……你那最爱的徒弟乃是魔宫之人,来你身边也不过只是为了拿到凤凰草而已。”
    感受着那枚印信上淡淡的莲香与连烬独有的暴戾气息相互交缠,他虽不知眼前此物从何而来,但恐怕……确实所言非虚。
    他冷哼一声,嗓音凉得如同凛冽的寒泉,毫无波澜道:“没人会在意一个死人说的话。”
    “咳…咳……”那女子举起手中的留影石,慌忙道:“上头有阵法……若…若我死了,这东西便会立刻流传出去,届时全天下都会知道你的徒弟是魔宫的奸细!”
    他指间愈发用劲,却见那女子赶忙道:“我只要劫心草!青临仙尊若能把劫心草给我,我必将这印信与留影石尽数交还!”
    他松开手掌,将一道禁制打入那女子的脑海,脸上满是冷凝的怒意:“明日此时,来这里见我。”
    云缥缈究竟是谁,为何留在他身边……那都不重要。
    只要他的心还在因她而跳动,这便足够了。
    “师尊知道这劫心草……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她的嗓音微微颤抖,蕴含着根本无法理解的震惊。
    他垂下眸,不敢去看她此刻盛满心碎与受伤的双眸。他无力地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心口那不停翻涌而上的酸涩痛意,竟烫得他说不出话来。
    “好。”他看见她用力牵动嘴角,试图露出一抹无所谓的笑容来,可大颗大颗的泪珠却控制不住地从她眼角滴落下来。
    她迅速地扭过头用手背抹去泪痕,满不在乎道:“既然师尊想要,那便拿去吧。”
    握紧手中那轻飘飘的劫心草,他只觉得重如万钧,压得他就连呼吸都变得费力。
    拿回印信与留影石,又给林清清施下禁言咒,他本以为这场闹剧可以就此结束,却没想到那时林清清竟是悄悄引来了旁人,泄露了此事。
    一时间,整个天剑宗上下都快传遍了,说那向来冷情冷性的青临剑尊似乎看上了一名外门弟子,不仅私下相约,竟还互换信物。谣言传得沸沸扬扬,他顿时只觉得自己瞬间百口莫辩,可还没等来她的质问,却先等来了天雷劫。
    等他匆忙赶到时,那天雷劫早已开始落下。望着那昏迷不醒地倒在血泊中的少女,他瞬间目眦欲裂,竟是毫无犹豫地便冲上前去将她护在身下。
    这天雷劫本就是天道为了平衡世间气运而对她降下的天罚,骤然间感受他体内同样流转的天道气息,那天雷似乎如同受到了莫大的挑衅,竟是瞬间暴涨着向他劈去。
    一道接着一道凶悍的天雷呼啸着从空中落下,劈得他后背一片焦黑。此刻他脸上血色尽失,神魂受损的疼痛更是引得他头痛欲裂。
    他紧紧抱住那昏迷的少女,小心翼翼地用宽大的衣袍将她掩在怀中,不让任何一片雷云沾上她的衣角。
    他是沉睡公主最忠心的守卫,哪怕他此刻再狼狈,也不允许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不知过了多久,那肆虐的雷云终于散去,他强撑着身子将她交给云瑶峰的医修,满心焦急地等到她转醒,这才匆匆准备赶往瀛洲,去为她取那归元草来。
    “青临仙尊……您的伤?”云瑶峰的医修见他伤重,很是担忧道。
    “不碍事,”他轻咳一声,努力压下喉间翻出的浓浓血气:“我去去就回,你们且照看好她。”
    那天道反噬之力比他想的还要严重得多,他不仅与那条碧血赤蛟大战了一天一夜才取得归元草,竟还不慎中了它的催情迷障。
    看着她的身影出现在院中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他想过放手,也曾给她过她最后的机会返回……
    是她没有抓住。
    真真切切与她合为一体的那一刻,他满足得仿佛就连灵魂都在齐齐震颤。他好想将自己的所有都剖出来给她看一看,叫她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让这颗如同死去的心脏重新焕发生机的。
    “是你……我真的很高兴。”他满心颤抖地吻上她沉睡的眉眼,胸口酸涩得竟快要让他落下泪来。
    可当她毫不留情地开口拒绝,神情冷漠地反问他时,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仿佛整个世界都瞬间崩塌在了他的眼前。他也想寻些借口来安抚哄骗她,可他不愿,也做不到。
    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眸中的冷漠将他们越推越远,却无能为力。
    他知或许是那日的劫心草真正伤透了她的心,才让她脸上再也没有了从前见到他时那般欣喜雀跃的神态……取而代之的是再也无法融化的冷漠与疏离。
    她在怨他,他明白。
    那她会不会…会不会也因此不愿再留在他的身边了?
    他不敢想……
    所以当他匆匆从山下赶回,听闻那小蝴蝶精已经下山离去的那一刻,他瞬间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要走了。
    再也无法逃避的这一刻终究到来,他敛下眼眸,双手却是止不住地颤抖。
    他翻出珍藏已久的赤炎暖玉……那本就是为她准备的。他坐在桌前,此时整颗心都如同掌心的赤炎暖玉一般,正被人笨拙地一笔一刻地不停雕琢着。
    他将此生能凝出最强的叁道剑意都封于其中,又毫不犹豫地划开心口,将自己蕴含着天道气运的心头血滴了进去。
    若有此物护身,无论她将来要去往何处,遇到什么样的险境,也至少为她增添了一重保命的可能。
    这是在她离去前,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他也为自己留下一抹卑微的念想,奢求有一日她能摔碎簪子,与她留下丝毫牵绊。
    在她院外站了一整夜,带着满身朝露,他闭上双眼,万分挣扎地接受了心中那无比卑劣的想法。
    他知她为了凤凰草,也定会寻着机会接近他的。可当他看见她肩上的血痕,却仍旧心疼的难以附加。
    他满心颤抖地吻上那处伤痕,不停叹息着。
    “这么多年,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么没有给过你……”
    “哪怕要我这条命,你自伸手来取便是。何必这般弄伤自己……”
    望着少女眸间那毫不掩饰的喜欢与依赖,他闭上双眼,只觉得心口都疼得发颤。
    哪怕只是在床笫间哄骗他的也好……曾拥有过此刻,他也满足了。
    于是他坦然地接过少女递过的茶盏,毫不犹豫地一口饮下。只可惜在她转身那一刻,心口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却仍旧引得他忍不住落下泪来。
    “若终究无法留住你……那便祝你所行皆坦途,所求皆如愿。”
    凝望着少女那离开的背影,他轻轻开口道。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季老师要下线一阵子啦~我们马上会去新地图,扎堆的新狗子们就要来啦!!!大家期待吗!!
    日常求收藏求留言求珠珠~满120珠/500收藏就给大家加更~(?ω?)

季青临番外走马入红尘(三)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