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风流长公主vs清冷丞相(17)h

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 作者:春和景明

美艳风流长公主vs清冷丞相(17)h

      等月瑄找回理智时,薄纱如蝉的裙摆已被推到了腹部,亵裤已下落不明,下身的画面毫无遮挡的呈现在了苏羿眼中。
    那白洁饱满的花唇因刚刚的调情湿润了些,苏羿伸出手指在湿润时花缝抹了一下。
    月瑄措不及防的娇吟出声,敏感的花唇不受控制的潺潺流水。
    在感受到男人越来越近的滚烫呼吸,月瑄脑海警铃大作,她忙用软而无力的玉腿抵在苏羿的肩膀上,制止他靠近。
    她娇声喝止:“不行,那里不行!!”
    男人的大手握住月瑄纤细的脚腕,轻而易举的往一旁拉开推高。
    月瑄还在做着无力的挣扎,她有些羞愤的说:“不行,我今夜没沐…啊呃..”
    没等她说完,苏羿的薄唇已经含住了潺潺流水的花唇,那里散发的清甜越渐越浓,大舌把所以流出来的甜汁蜜液尽数吞入口中。
    他高挺的鼻梁戳着那泛红颤抖的小红豆,舌尖已经探入那小洞口,模拟阳物似的一进一出,动作温柔绵长。
    月瑄最受不了的就是温柔这套,一波又一波酥酥麻麻到极致的快感在她身下聚集,蜜液更是越来越多,止都止不住,这样的极致的快感让她快慰到几乎崩溃。
    男人的嘴里的动作还在继续吸吮,月瑄不由的绷紧脚趾,仰起头大口喘气,拼命压抑想要大声尖叫的声音。
    “嗯..不行。”她脑海闪过白光,全身颤抖至痉挛,花心深处喷出一股蜜液。
    苏羿抬头看向已达到一次高潮的小女人,他房事经验甚少,这是他这些日子闲暇时看来的,果真别有一番风味。
    月瑄被他的大掌扶着腰坐在了他腿上,两人四目相对,看到男人亮晶湿漉漉的薄唇时,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因为上面残留的蜜液是她动情渴望他的证据。
    男人释放出粗长青筋勃发的阳物,颜色极为粉红,月瑄看得快要欲火焚身了,她想起上次被入的欲仙欲死的感觉,有些后怕的想要抬臀起身逃开。
    “瑄瑄乖些。”苏羿声音低哑的诱哄着,大掌握住她的腰往下坐,私处毫无阻隔的相贴在一起。
    粗大的阳物在花唇处磨蹭着,没过多久就沾湿了许多蜜液,硕大的头部怼着那颗硬挺的小红豆磨擦。
    “呜…”月瑄难耐的攀住苏羿宽阔的双肩,感受到淫靡的花唇又流出来许多爱液,她有些气急的撕扯拉开苏羿月牙色的锦袍,露出他扎实有力的胸肌。
    苏羿文武双全,虽用武不多,但身上的肌肉也是很结实,他皮肤比寻常娇贵的公子哥还要白上许多,但扎实有力的胸肌和腹肌却充满了他的彪悍阳刚气息。
    私处相贴磨蹭了好一会儿,月瑄就被男人的大掌抬起了臀部,她感受到什么快要开始的时候,男人就握着阳物一举进入那销魂的甬道,直至全根没入,只留下两颗大囊袋。
    苏羿温柔的注视着媚态十足的月瑄,沾着她淫液的薄唇含住她的樱唇,舔咬她的唇,因着身下缓慢抽插的动作,酥麻的快感让她想张开唇呻吟。
    只可惜唇瓣被男人含住,此刻也被他逮到机会撬开贝齿,他卷住小女人的小舌头温柔的吮吸着,吮弄着她柔软的香舌,汲取她香甜的甜液,直到她快喘不上气时男人才松开她的唇瓣,看着被他吻到红肿的唇瓣,顿时感觉心满意足。
    月瑄大口喘息,迷离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苏羿,身体软成一滩水,撩开他之前比她胡扯敞开的衣襟,露出快痊愈的伤口,她低头亲了亲伤口,随后缓缓向上到男人独有的喉结,她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轻轻咬着。
    “嗯…”苏羿停下动作,闷哼出声。
    娇美的女人不满男人停下动作,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让他继续,只好自己前后摆弄着阳物,面对面坐的姿势入的很深,硕大的头部直戳到一块软肉瞬间让她卸了没几分的力气,软趴趴的靠在苏羿宽阔的肩膀。
    花穴的壁肉不断蠕动,紧紧箍着那粗长的阳物,香软的身躯难耐的磨着他的身子,她语气十分讨好:“彦清…啊…夫君,要我..夫君。”
    苏羿心底被女人勾得痒痒的,阳物又肿胀了两分,他注视着月瑄的黑眸热得滚烫,声音低沉沙哑:“还逃吗?”
    “不逃了。”月瑄摇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苏羿。
    苏羿低声的笑了笑,大手绕到她颈后解开肚兜的绳子,薄纱的衣襟被往两边拉开滑到手肘,随后看到的就是嫩黄的肚兜孤零零坠地的场景。
    大掌握住那白嫩柔软的雪峰,雪乳上的红尖早已硬挺,男人托起那近来大了许多的雪乳,饱满的雪峰被苏羿不断揉挤出不同的形状,指头不停拨弄着那颗硬挺的红尖。
    “啊…给我..”月瑄舒服的呻吟出声,镶着满满阳物泛白的花唇流出了淫水,顺着二人交媾的私处流到了男人的囊袋。
    ————————————————-

美艳风流长公主vs清冷丞相(17)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