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娇贵继母vs心狠手辣继子(12)h

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 作者:春和景明

高傲娇贵继母vs心狠手辣继子(12)h

      程起霄稍作整理便打横抱起黎月,往里推开一扇门,经过一条无人的通道进了专属电梯门,往更高的楼层走去。
    一进套房,他便迫不及待的把人压在地上,轻而易举的撕碎了黎月的裙子,把自己也剥的干干净净后薄唇准而无误地覆住那张红唇。
    还好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没有真的与冰冷的地面接触。
    不知什么时候程起霄手里多了瓶酒,他饮了一口就低头嘴对嘴的渡给了黎月。
    毫无防备的黎月被封着唇咽下好几口烈酒,原本还有些清醒的意识这会儿彻底模糊了起来,眼前男人俊美的脸庞迷乱重迭在一起,分为了好几个。
    一下四周都跟着转了起来,白皙的肌肤瞬间粉红了一片。
    光裸的娇躯突然一凉,她被这凉意惊猛地一颤,甬道里残存着男人大量的精液瞬间流了出来,香甜浓烈的酒被程起霄倒在了她的娇躯上,湿透了肌肤。
    感受到胸前的雪乳被男人肆意大力揉搓,黎月不由的哆嗦起来,软肉被他拉扯的变形,乳尖受着刺激越发的硬挺胀痛。
    程起霄呼吸滚烫,两人的身上都散发着香浓醇厚的酒气,他低头舔咬吸吮着刚刚倒在她身上的烈酒。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身上,最后含住了那硬挺的乳尖,灵活的舌头不断的挑逗着她的乳晕,猛地一吸吮,力度大到好似能从那吸出乳汁似的。
    男人好像在仔细认真的品尝着心爱的美食,修长的手指划过平坦的小腹打转,引起女人敏感的一抖。
    “啊…好难受…”女人无意识的轻喘着,身上不断的敏感点不断的被挑逗着,周围混着她清香的体香以及香甜浓烈的酒气。
    是舒服还是难受,她说不出口。
    细长的腿被推压到胸口,饱满的雪乳被挤压变形,男人滚烫炙热的粗大再次抵在了那张还在吐着他精液的小嘴上下滑动着,硕大的龟头一直在顶着那花珠。
    “嗯….好奇怪…”熟悉的刺激感让黎月呻吟出声。
    有力的大手再次握住那娇嫩的雪乳,腿心被他的滚烫顶蹭着,敏感被双重刺激着。
    黎月感觉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跟过电似的,酥酥麻麻的,想要更多的东西填满。
    “我是谁?”男人再一次问道。
    黎月水汪汪的杏眼看着他,似乎在努力的辨认:“程起霄…”
    “很好,”男人说完拉起女人,把她压在了透明玻璃的落地窗上,“喜欢程起霄还是程渊?”
    “嗯啊….”黎月仰起头,敏感的地方一直在被挑逗着,迷乱的意识没让她听见男人的问题。
    没得到回答的程起霄猛地用力捏住她的雪乳,刺痛感从胸口传来,黎月哆嗦的抽出冷气。
    男人冷声执着的又问了一遍:“说!喜欢程起霄还是程渊!”
    “程..程起霄,喜欢程起霄…”女人低泣着说出来了实话。
    背后贴着冰凉的落地窗,一只腿被拉起在他的臂弯,滚烫的利器借着之前留下的液体,一举破开那层层迭迭的肉壁,全根进到底。
    “为什么缠着程渊要跟他结婚?”
    男人粗长的肉棒将狭小紧致的内壁撑到极致,明明之前狠狠肏开过,这会儿才过了多久又恢复了致命的紧致。
    鬼知道他看着黎月追着程渊跑的这些日子忍得有多难受,他真恨不得把这女人关起来,一遍又一遍的把她肏服,直到她不再追着程渊跑。
    有着之前残留交合的淫液,肉棒进出的很顺利,
    “嗯呃…轻点..呵啊…”
    硕大的龟头每回都直直的顶着那块敏感的软肉,囊袋也随着动作不停的拍打在她的花瓣上。
    “是你…跟我说当你女朋友不如让我找你爸谈来得快的….我就是想气你…我又不会真的跟他结婚。”
    “我什么时候说过!”程起霄说完,脑海突然浮现出之前有条跟他表白的短信。
    “………”
    他当时以为是那个从大学开始就一直缠着各种骚操作追他的追求者,以为她换了手机号又开始骚扰他。
    然后当时他回的是建议她不如去找程渊谈来得快什么的。
    额角的青筋凸起,程起霄显然气的不轻:“你是没长脑子吗?”
    下身狠狠一顶,这一次的撞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狠厉,就快把囊袋都要塞进去一样。
    明明当时见一面就能说的事,她还非弄个不认识的号码发信息表白,更重要的是这女人不仅没长脑子就算了,还进了太平洋的海水,真的去找程渊。
    “你以为….啊….我们第一次上床那晚真的走错房间了吗?”黎月脑子都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在黎月被插得身体颤巍巍快要站不住的时候,程起霄放下她的腿,大手扶着她的腰迅速换了他最爱的姿势。
    窗外,整个城市的夜景尽揽眼下,奔流不息的汽车,万家灯火的灯光,人间烟火气息扑面而来。
    “不…不要…”胸口被压成扁圆形,有股被窥视的感觉让她十分慌张。
    男人的炙热的肉棒在她的推搡中沉缓有力不容置疑的从后面一进到底,他挺腰不断的深捣着,两人的结合处不断的滴出淫液。
    “啊啊啊…不要再这里…会被…被看见的..嗯哼…去床上…”
    尽管对面那层楼黑着并没有人,但这一刻黎月的羞耻心达到极致,好似周围有人正窥视着他们的交合。
    程起霄并没有带着她离开,反而盯着两人泥泞不堪的交合处,不断的深顶着,“那就让他们看我是怎么肏你的。”
    硕大的龟头顶开脆弱的宫口,娇嫩的花瓣被肏得红彤彤的,正颤颤巍巍的迎着男人粗暴的抽插。
    “唔…不要…太深了…停下..”进的太深了,黎月被插得浑身颤抖,整个人被极致的快感包围,就快要疯了。
    啪啪声不断的伴着被捣出潺潺的水声在耳边响起,每一次的撞击都将黎月白嫩的臀肉撞的变形。
    黎月迷离的双眼在看到对面那层亮起的灯走动的人时睁大,下身紧紧地绞住正在狠进狠出的肉棒,“啊哈…有…有人…”
    “嘶….”程起霄抽了口冷气,差点被夹射,他瞥了眼对面那层楼,那根粗长的肉棒跟不要命的冲撞起来,“夹的这么紧,喜欢别人看到我们做爱?”
    黎月含泪摇头,快暴露被人目睹一切不安的羞耻感爆棚,她哭着想跑,却被死死的按在落地窗前,埋藏在体内的肉棒插得她小腹酸软。
    见她哭得厉害,他才开口说道:“他看不见的,我们这关着灯。”
    “去床上…我们去…嗯..去床上好不好…”黎月抽泣着祈求。
    “别怕。”耳边传来一声轻叹,低沉磁性的声音撩得她一颤。
    不停有力的撞击顶着她的宫口,她无措的张唇轻喘着,小穴拼命收缩,落地窗上的双手无力的撑着。
    精致的小脸被迫转向他,小嘴又一次被侵占,黎月被顶的花枝乱颤,花心被蹂躏的红肿可怜。
    “唔…啊…”
    程起霄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一阵紧缩,明白了黎月又要达到了,他掐着她的细腰疯狂的深捣,一次比一次深。
    黎月呜咽着达到了高潮,花心喷出了一股股淫液,她又…潮吹了。
    在内壁快速的抽插了几十下,程起霄低吼一声,抱着黎月一个狠狠地深顶,浓稠滚烫的精液抵着她的子宫喷薄而出。
    黎月被烫的一哆嗦,小腹抽搐的感受着高潮的余韵,两腿更是在打颤着。
    不等她反应过来,她便被程起霄抱起大步朝床的方向走去,下一秒人被重重的压在床上,两具赤裸的肉体再次交缠到了一起。
    ——————————————————
    春春:现实中姐妹们切记一定要带套!!身体是自己的,不要因为男生的一些诱导说体外就答应,一定要带套!小说要和现实分开来!

高傲娇贵继母vs心狠手辣继子(12)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