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别逼我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14.别逼我

      晏澄不在,阮知涵的心态变得很矛盾,一半是快乐的,一半是纠结的。没有人管着她,她应该很开心。可她再深入地想,晏澄全身心投入工作时,连个电话都不给她打,他根本是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不喜欢别人过分地关心她,但也不喜欢别人不注意她。晏澄走之前亢奋地把她弄到腰酸腿酸,走之后最多是发两条消息,前后对比太惨烈,她自然被惹到了。
    阮知涵的性子一上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她故意不主动联系他,经常怠慢他发来的消息,而他许是忙过头了,并没有提出异议。
    如此一来,阮知涵肆无忌惮,允睿每天雷打不动地往她工作室送花,她毫无心理压力地收下,并摆在工作室最显眼的位置。
    她将自己视作为勇于反抗的战士,成就感油然而生。但她没在这突如其来的叛逆中沉浸多久,晏澄就发现了她的异常,在某个夜晚给她发去视讯通话。
    阮知涵特意装矜持,她不乐意接,任手机震动近五分钟,而她本人尽顾着点评允睿给她发的某品牌珠宝。允睿很捧她,夸她品味独到。其实她清楚那是糖衣炮弹,他追她,肯定是因为她有钱还漂亮,但她喜欢听人夸奖,一样吃得很开心,得意地扬眉。
    她回完消息,手机的震动停止了一分钟左右,屏幕顶端弹出一句话。她集中注意力去看,吓得手机差点没掉下去。
    晏澄发来消息,“我明天回去。”
    阮知涵咽下口水,安慰自己没事的。她火速翻出镜子,对镜练出状若无事的表情来,再重新发起视频邀请。晏澄接得很快,她的手指不小心挡住了镜头,他语带不满,“遮住做什么?”
    他说话的语气并不严厉,她却有点怕,手指连忙挪开,底气不足地解释,“没有,刚刚下楼没带手机,没看见你的消息。”
    阮知涵为了令他相信,不自觉地点两下头。
    晏澄的表情有点微妙,他的视线基本集中在她身上,刁钻到快要从她的毛孔里揪出点东西来。他问:“这两天有去工作室吗?”
    “有,”发誓要翻身做主的阮知涵变回原形,她像个刚发现班主任在身边的小学生,不知不觉间,坐姿都变端正不少,“我去工作了,每天都去。”
    “哦,”他说,“最近认识了新朋友?”
    阮知涵注视他的面容,见他眼下有淡淡的乌青,脸颊肉少了点,不做任何表情时,更显得冷清严肃。她局促地捏捏手,这两天她一直有收允睿的花,有跟他聊天,不过没跟他见面,大概算不了出格。
    她点头,“认识好几个。”
    晏澄听着,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好几个?”
    阮知涵的眼珠转了转,思考他话中的含义。他这人说话也是七拐八弯的,她以前常被他绕进去,现在多少学到点皮毛。
    她感觉,或许是真的有人给他通风报信。按照她原先的计划,她肯定要整治对她不够忠诚的员工,可对着他那张脸,她总觉得这个念头有些狂妄。
    她舔舔唇,说:“嗯,有好几个。”
    晏澄凝神静听,眼眸里的一团黑愈发浓厚,他干脆挑明了,“怪不得有人天天给你送花。”
    阮知涵的预料是,他会旁敲侧击,没想到他开门见山,这可就让她头疼了。她一听到关键词,应激地挺直背部,又感觉似乎太过明显,一点点松懈下来。
    “不是天天,”她说着,脑子捕捉到某个盲点,“你怎么知道有人送我花?”
    晏澄不怕跟她挑破天窗说亮话,“你不是说过吗?你身边有我的人。”
    他理直气壮地说出来,阮知涵反而不好应付,她下意识地摸头发,几秒后,窘迫地收手。她指着他,“你监视我。”
    晏澄很平静地说:“是你同意的。你以前不在意,现在这么防着我?难道你有别的男人?”
    阮知涵闻言,慢慢地,脸颊泛红。她的谎言是纸糊的,他还尽往最薄弱的地方戳,她矢口否认,“没有,都说了是朋友。”
    他不打算就此放过她,“黎清凡也是你的朋友。”
    晏澄永远记得那事。他在国内,她每天跟着他转,嘴甜得能掐出蜜来,常黏着他,甚至要他帮忙揉小腹。他一出国,她立刻去交男朋友。几个月过去,才跟他说她虽然喜欢他,但有点忘了。
    若非有前车之鉴,他如今不会这么紧张,竭力要把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阮知涵没有真实感受过他内心的挣扎,她不理解,并因此忆起她对黎清凡的愧疚,不禁有点生气,“你提他做什么?我为了你跟他分手了,后来也没有任何联系。而且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你还提他。”
    晏澄冷眼瞧着,她美丽的面孔上布满焦急的情绪,他知道,她没有真正忘记过那个人,而她更没有改变过她的本性。
    他说:“我说了一句,你能顶我十句,是为他,还是为别人?”
    晏澄的洞察力之敏锐,阮知涵暂时难以企及。
    她被这话堵住嘴,恍然醒悟,她言语的漏洞太多,她的所谓反抗则太稚嫩。她低下头颅,“你不要提他,我对不起他。”
    晏澄厌烦她对另一个男人展露出怜悯愧疚的情绪,他烦躁地捏捏眉心,强迫自己冷静,话锋一转,“我下周回去,你自己处理好那个小明星。”
    “我跟他没什么。”
    晏澄对这话不陌生,她老是说没什么,上一回也是,结果对方跑到家门口来送花。比起信任她,他现在更信任他的行动,强调道,“处理好。”
    阮知涵不会喜欢允睿,可她跟他聊过些不涉及暧昧的内容,对他这人有所改观。他可能有傍富婆的心思,但他会捧场,人挺幽默的,名气也不算小,说是圈内朋友,半点不为过。
    所以,她不希望晏澄因争风吃醋去毁对方的事业。
    另一方面,她的确没跟允睿有超乎友谊的关系,她不认为该彻底切断两人的联系。
    她想了想,鼓起勇气说:“你不能干涉我交朋友的自由。因为你,我都不跟任何异性单独出门了,难道现在交个异性朋友都不行吗?”
    晏澄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只问她:“你看不出来他想追你?”
    她欲言又止,晏澄不给她辩解的机会,给她下最后通牒,“你如果处理不了,就交给我来处理。”
    阮知涵反对,“不行,你……”
    “知涵,”晏澄打断她,眼神渐冷,声音却诡异地温柔起来,“别逼我。”
    /
    这个收藏数据实在是太虐了……看到别的太太有好多收藏,我承认我会有一点点羡慕(?ì  _  í?)
    允同学不会这么快下线的

14.别逼我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