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不开心(远程play)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16.不开心(远程play)

      阮知涵极力忍耐,闭眼深呼吸。她的心脏砰砰乱跳,浑身的知觉都集中在下半身。她耐心地等到感觉稍弱,大胆迈出一步。走动间,扯到私处的肌肉,外加上蜜穴内壁分泌出了不少滑液,小鲸鱼受到重力影响,不住地往下掉。
    她本能地提臀收缩,内部的刺激感增强,流出的花蜜渐渐泛滥,形成死循环。她仅是走了五六步,底裤已经浸透一大块,潮乎乎的,黏着花缝。
    阮知涵喘息,扶墙缓缓坐回梳妆台前,额上出了不少汗。
    她的双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呼吸频率增高,右手压住小肚子,眼睛瞪着那边悠闲的男人,“一点也不舒服,你故意要折磨我出气。”
    晏澄的确存了这个心思,不过她要是真的不喜欢,肯定会跟他闹得不可开交,她并不是个擅长忍气吞声的人。他注视她,脸蛋绯红,眉毛轻蹙,眼里满含春情,貌似是埋怨,嘴巴却没有嘟起来。他了然,拿起手机挑选模式,选择震感最弱的一档。
    阮知涵本想斥责他低头玩手机不专心聊天,岂料堵在狭窄穴道内的跳蛋突然晃动起来,捣得爱液滔滔,止不住地往外流。她感觉屁股下面已经泛滥成灾了,抬头看到罪魁祸首面无异色,正派得似乎不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事。
    她气不打一处来,果断关闭视频,拉下内裤,伸入手指去抓活蹦乱跳的小鲸鱼玩具。
    她的下体湿润,犹如下过大雨的土地,她的指尖很快裹得滑溜溜的。它的震动频率变快了,她既要维持着半弯腰的姿势,又要去拽它,特别艰难,每次都是拔出一点儿,小腹一抽动,立刻重新钻回温暖的肉缝里。
    阮知涵的腿心一直在用力,很快关节发酸,跌到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绒毛刮蹭她的小腿肚,她气喘吁吁地爬回床上,由于摆脱不了花心遭受撞击带来的快感,她咬着手指,无助地直吸气。
    她知道他有时很恶劣,不会善罢甘休,索性打开双腿用力地拉它。
    那边手机的铃声响了一阵又一阵,她却已经被折磨到脱力,无暇顾及太多,一心只知捏住那细软的尾巴,放松身体,闭眼勾着它向外。
    她这么做着,好不容易有点成果,还没来得及欣喜,它换了个模式,模仿着海浪的波动,在她体内乱抖。她的眼尾流下生理性的泪水,本能弓腰,穴肉再一次收拢。
    她的阴道肌肉用力,便会惹来反弹。
    阮知涵趴着,浑身发抖,手抓住被单,想翻滚都没法,唯有蜷起身体。她无法继续承受快感,挣扎着寻来手机,接了他的电话,不待他开口,她呜呜叫出声,“别......嗯......别弄我了......好难受。”
    她的声音是哑的,语气娇滴滴的,融入了玫瑰的香气,甜腻得能浸透他的心智。
    晏澄听她喘得厉害,回忆起她躲在他怀中,咬着他的脖子呜咽的模样。她长得太漂亮,眼睛,眉毛,嘴巴,乳房,还有她的私处,都极尽完美。
    他爱着她的美丽,却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美丽。
    他疯狂地嫉妒,就要她的灵魂和她的欲望,都刻上他的印记。
    他幻想着她的状态,手握着胀大的性器,不紧不慢地套弄。他说:“再叫两声。”
    阮知涵没法很好地思考,她的身体陷进被子里,腿夹着枕头,这能让她稍微好受一点。她的头发湿了,臀部难耐地蹭着被面,不管不顾地叫,“阿澄......晏澄哥哥......求你放过我......”
    她以前都这么叫他。
    她以为他会高兴,没想到,那东西变得更活跃了。她受不了,肩膀僵得往后扳,腿交迭地磨蹭,在极致的拉扯中,她的股间喷出一堆水,余韵冲击她的大脑。
    阮知涵的灵魂被抽走了,无力地躺着。
    可一切都没有结束,她休息不到一分钟,体内的小东西继续工作。
    她胡乱地说出一堆话,一会儿是求他,一会儿是骂他。
    晏澄不乐意听她的恶言恶语,威胁道,“你还想下床吗?”
    阮知涵痛恨自己像只小虾米一样任他揉捏,她明明是舒服的,但积攒了满腹怒气,想发泄出来。可她向来识时务,艰难地说:“想......快点停下来。”
    晏澄知她口服心不服,他专注他自己的欲望,弄得她高潮到连说话都虚了,他才释放在手中,擦掉那腥膻的味道,按下停止键。
    阮知涵双目失神,听他说:“早点睡。”
    她攥着手机,用尽全身的气力,吼道,“我讨厌你。”
    阮知涵拔出深埋体内的小玩具,顺手丢到旁边。她真的生气了,她过分信任他的后果是,他愈发变态。不仅是控制欲变态,连性欲都变态。
    她抱紧被子,默默回想他从前的模样。
    她跟他相识于她六岁时。她家跟他家有亲戚关系,有一次,父母要拜访她的姑奶奶,顺便领着她一块去。她趁大人们说话,东跑西跑,调皮地爬进入一个卧室玩玩具。
    她把玩具弄得乱七八糟,卸了小汽车的好几个轮子。她明知那是不对的,做了也会害怕受罚,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年幼的阮知涵绞尽脑汁思索隐瞒的办法,想着想着,她的注意力被床上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所吸引,大胆地趴在他床边观察。
    就是那一趴,他睁开朦胧的双眸,将她的影子装进心里。
    自那以后,阮知涵经常粘着他。大人们常说,她性格娇纵,没几个小朋友能跟她玩得长久,唯独晏澄愿意跟她待一块,受她磋磨。
    她的哥哥跟他一直是好朋友,常在一块打游戏,她就做跟屁虫,坐在旁边吃零食,玩他的各种玩具。她有作业做不完,急得直哭,也是他模仿她的笔迹连夜代写。
    她的破坏性极强,毁坏过他的作业、玩具、收藏品等等,而他几乎不对她发火。大部分情况下,不涉及他的底线,他就听之任之。时间久了,她变得无知无畏。
    巨大的变化发生在她另交男友后的那个暑假。
    他不再纵容她,逼她做出选择。她放不下两人多年的情谊,就放弃当时的男友,站到他身旁。
    自那以后,他对她更好了。家里管她花钱,她就去挥霍他的钱。她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做她想成为的自己,唯一的条件是达成他的要求。
    而他的要求都是对她有益的,比如好好学习,比如好好工作。
    所有人都觉得,晏澄对她一心一意,将她和他的感情视若珍宝。阮知涵其实也这么认为,然而,她无法忽视的是,她确实不那么开心了。
    /
    中秋快乐~

16.不开心(远程play)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