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各自冷静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22.各自冷静

      阮知涵本来已经培养出睡意,他来这么一出,她满脑子都想着他居然不理自己,瞪着眼睛愣是睡不下去。她开始翻来覆去,仿佛有虱子在身上爬,搞出的动静特别大,震得床邦邦响。
    她的腿也不安分,到处乱伸,一会大剌剌地斜着放,一会勾被子。
    晏澄躺在另一侧,原要好好睡上一觉抹除疲惫,谁知每每思绪快停止,不是她的臀在蹭他,就是她全身发力蠕动。他忍上好一阵子,终于压低声音,问:“做什么?”
    阮知涵的动作停止片刻,又继续蠢蠢欲动,不断试探他的边界。她的小动作跟她的话一样,特别密集。她还偏要跟晏澄作对,他不提还好,他一提,她就很来劲,硬往他的方向挪。
    她弄出的动静不小,晏澄沉住气聆听。窗帘拉得严实,卧室里灰暗一片,勉强看得见手指,昏暗的环境更能凸显声音。
    他耳里不断传来声响,禁不住她的挑衅,一下坐起来。见他有反应,阮知涵知道收敛了,她默默地拖走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小粽子。
    晏澄眼见被子在消失,立刻抓住一角,把它拉回来,并伸另一只手拉阮知涵的手臂。她一惊,作势要躲,晏澄不许她躲避,她作了好几天,作得他不得安宁,他如果不惩治她,这觉大概是睡不下去了。
    他把她整个人搂入怀中,直视她的双眸,认真道,“你又在闹什么?”
    阮知涵撇嘴,她在他眼中跟小孩子没区别,不是在玩,就是在闹。她憋着气,说话都犯冲,“我什么都没闹,我就是不想睡觉。”
    她孩子气得很,晏澄回忆她刚刚眼含泪水的倔强模样,也不想多跟她计较,只半威胁半劝阻,说:“不睡就起床,我要睡。你要实在没事做,我来帮你找事做。”
    阮知涵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定睛凝视他,“你想干我就干,哪来那么多话。”
    晏澄被她激得不上不下,他下定决心给她点颜色看看,二话不说去扒她的衣服,阮知涵吵吵嚷嚷的,“我乱说的,我乱说的。”
    他深吸口气,按着她的肩膀除下上衣。她的肌肤细腻美好得胜过雪,他的吻沾染了欲望,侵略这片圣洁的美好。他边亲,边揉她的乳峰,他喜欢那种手感,平时起床要是时间充足,都会浅摸两把过个瘾,更别提此时此刻了。
    他醉心于她的肉体,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办了她。
    她本来是闹着玩,现在知道事态严重,呜咽许久,但也来不及了,他脱她衣服的速度奇快,再顺手拆个避孕套戴上,炽热的硬物抵着花穴入口,长驱直入。
    阮知涵彻底没话说了,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声,过了没多久,肉体的碰撞拍打声渐起,她掰着双腿,有点分不清白天黑夜,唯一知道的事是,她的男人在进入她的身体。
    晏澄喜欢和她接吻,他的吻绵长深入,她张着嘴露出一截小舌与他共舞。二人拥吻间,他的阳物也顶到最深处,她的阴道开始痉挛,快感传递到她身上的每个角落,流出的水润滑着交合处,而每次抽插都会令交合处浮出白沫。
    他好几天没做了,动起来跟不要命似的,还使劲地找刁钻的角度,她为难得咬被子。他坏心眼地掰她下巴,伸一根手指进她口中搅,逼她吐出被子一角的同时,唾液顺着她的唇边滑落。
    阮知涵懵了,她猜她的模样一定色情淫靡,她不想看见。
    好在晏澄今天没有玩情趣的想法,他像是纯粹要跟她发泄欲望,握着她的腰横冲直撞,甚至拉高她的两条腿,自上而下地插入。
    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结束得也很突然。阮知涵直哼哼,眼角当真流出了好几颗生理性的泪水,晏澄吻去她的泪,托着她的臀往自己胯上压,低叹一声,“你能不能听话一点?”
    阮知涵能听见他的声音,心想,她都这么乖了,他还要求她听话?
    她肯定不服晏澄的话。可是,她没来得及跟他掰扯谁是谁非,他就将她往床上一放,自顾自地盖上被子养睡意。阮知涵的手指探了探下体,目光抛向地上使用过的安全套,又羞又恼,他当她是什么,做完了连温存都没有,他倒头就睡了?
    阮知涵气不过,连连用力推他几下,他没有反应,显然睡着了。她双手抱臂,心知就算烦到头秃都未必能叫醒他,何况叫醒他了,不过是继续吵架或者继续做爱,还不如睡觉呢。
    她呆坐半晌,出奇的郁闷,而后悄无声息地下床,去淋浴间洗掉性爱的气味。
    水珠冲刷着她的躯体,她抚摸自己的身体,感受着水流的蔓延,那个念头重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这一次,她甚至有执行步骤。
    或许,她跟晏澄到需要各自冷静的时候了。

22.各自冷静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