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离开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25.离开

      晏澄沉着脸不说话,阮知涵憋的话再多也说不出来,净望天花板去了。她感觉自己有点冲动,但事到如今,也拉不下脸来说软话。她以前能偶尔伏低做小,现在不行,她是女朋友不是妹妹,不能没有主见全听他的。
    阮知涵决心要僵持到底。晏澄没做好心理准备,就不答她的话。她心中一动,知道他大概不会轻易说分手,便得瑟起来,“我明天回家住一段时间。”
    话音刚落,晏澄的脸色晦暗,他的目光紧紧地追随她,带着丝侵略性,仿佛暗中观察猎物的鹰隼。她没来由地惧怕起来,吸口气,声音小得像在自言自语,“饿,我要去吃饭。”
    晏澄讽刺道,“吃什么?被你气饱了。”
    阮知涵撅嘴,眼珠子转溜一圈,她惯会气人,直率地说:“你气饱了,我饿着呢。”
    晏澄实在要被她气疯,幸亏他惯会隐忍,尽管呼吸频率加快,仍然能尽力压下胸腔里翻江倒海的怒火,以平和的语气对她说:“你真的要回家?”
    阮知涵怎么可能收回说过的话,她好面子,偶尔有点虚荣心,她不喜欢别人长久以往地压自己一头。她不再当他是无所不能的哥哥,自然会有逆反心理。
    她笃定道:“嗯,我明天叫王叔来接。”
    都到要叫她家中司机来的地步了,晏澄哪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他沉默不语,随着她的步伐,进入餐厅。他没等到她的回头,心里长出根刺来,狠狠心答应下来,放她去外面走一圈,或许她就会知道他身边是最好的去处。
    可晏澄也没那么自信,在别的事情上,他都可以做个风险偏好者,唯独在她的事上,他是个坚定的风险厌恶者。
    他自我拉扯着,安静用餐。桌上,只听得见银制刀叉碰撞的声音,他不发作,阮知涵心里反而没底,生怕他又猝不及防地将她半抱半拖弄回卧室。她学了鹌鹑的真传,缩着脖子,夹着尾巴做人,一句话都不再说,待填饱肚子,逃也似地去收行李。
    晏澄原本还没有太浓烈的情感,回到卧室那一刹,却因见到她摊开的行李箱,而悄然攥紧拳头。她似乎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他,他自认没有做错任何事,居然换来她这样的对待。
    他竭力要克制心底的波澜,可他要能放,早在八九年前就放了。
    他心绪难平,坐在床沿看她收拾东西。她感觉到他目光里的压迫感,一味低着头摸索东西。最熟悉的两个人在这一刻变得格外陌生,明明彼此隔着不到两米的距离,好似隔了天涯海角。
    晏澄有点受不了她的漠然,他犹豫再叁,感觉伤感的情绪漫上心头,忍不住问出那句话,“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阮知涵能数出他的好几个错处,只是她也怕了,她说过数次,他没有一次听进去。跟鬼打墙一样,她说话,他打岔,说着说着躺到床上去纠缠,转眼就又忘记。
    她其实有点厌倦这种模式,总觉得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最佳时机,选择置之不理。
    晏澄站起来,蹲下要去摸她的手,她正整理衣服,下意识地缩手不让他碰触。她不经意的动作彻底扰乱他的心,他的自尊大受打击,恢复了平常的淡漠神色,退到一旁。
    阮知涵发现他不凑过来,竟松了口气,放心地继续收东西。她东放一点,西放一点,要完全放好,也花了有半个小时时间。她再抬起头来,晏澄已经不知所踪了。
    她根本没有表现出的那么无所谓,实际上也藏着心事。她盖好行李箱,坐在箱子上发呆。她平时不太会自责,但她长大了,偶尔会像是不是她太过任性,脾气不好。
    她想了半晌,无法发自内心地说服她自己,因为那些事是他先开始的,他都不认识到他的错误,那就还轮不到她来自寻麻烦。
    阮知涵被刺激到了,信念很坚定。她说做就做,甚至等不及明天,两个小时后,王叔已到别墅里来帮她拖行李。晏澄从始至终没出现,她最后望眼书房的方向,估摸着过不了一周肯定会回来,便不多留念,转身上车。
    晏澄自然不是不在意她的离开,他一直在另一侧的阳台观察她。二人的方向是错开的,她看向书房,他在另一边看她。
    然而,他估不准她视线的停留和什么有关,而她的停留又太过短暂,像是临时发现忘记了要带某样东西。他正琢磨着,忽而,她弯腰钻进车辆中,黑色的豪车如一道流星,划过他的世界。
    他轻轻叹息,不明白他和她为何会变成这样。
    他开始回忆她跟阮知洲说的话,基本是嫌他要不管束太过,要不忙起来顾不上她。他敛眸,这么多年了,他以为彼此都适应了对方,结果她说她在忍耐。
    一般情况下,晏澄的情绪尚算稳定,但碰到阮知涵,他瞬间心乱如麻,无法提起精神做事。他刚专注一会儿,就会想到她的躲闪跟控诉。不久前,他的睡眠被迫中断,身体适时发出信号告诉他该休息了,然而他再躺到床上,难以入眠。
    晏澄坐如针毡,他想去找她,偏偏不敢,他从未这么怯懦过。
    /
    开始走分手流程~
    不好意思,最近大家懂的,所以停更了几天,今天之后恢复1-2天一更的频率。

25.离开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