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转性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32.转性

      阮知涵的娇小姐脾气一般不在外人面前发,她忍着不满,看了眼晏澄和他身旁的年轻女性。近看,两人的手臂间留出大大的空隙,没有任何超出普通友谊的表现。
    她不自觉地松口气,但缓过神,心情依然复杂,索性抬眸故作凶狠地瞪了晏澄一眼。晏澄貌似没将她的怒气放心上,他的语气很平常,“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阮知涵觉得他们应该是同事关系,疑问便脱口而出,“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里呢。”
    晏澄没说话,倒是观察着她的年轻女性开口了,“我们来吃个便饭,你是?”
    阮知涵觉得她自己介绍自己未免尴尬,给晏澄使眼色。他装傻充愣,故意不理会她,挪开视线,弦外之音是两人已经分手,他介绍也不合适。
    她已经开始恼了,他居然在外人面前撇清两人的关系。她挑眉,猜忌在心中生根发芽,她不那么笃定他的忠诚了,过往的信任与自信在这一刻出现了裂痕。她蹙眉,却不想示弱,就笑了笑,“我是他妹妹。”
    晏澄闻言,神情毫无变化,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嗯,我妹妹,知涵。”
    他始终没有提及女人的身份,阮知涵的脑筋开动起来,她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穿着打扮很干练的女人。对方注意到她好奇的打量,稍一琢磨,或有看出两人间的暗潮涌动,莞尔,“我是宁曦,叫我Celine也可以。”
    阮知涵的敌意从不是冲着她去的,她不爽的是晏澄说一套做一套,因此,她的态度挺友好,率先伸出手去,“知涵,或者Carol。”
    宁曦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脸庞上,静静凝望片刻,笑意在她脸上扩大,“听起来是个适合你的名字,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她的夸赞夸张了点,但不无道理。
    阮知涵的长相和个性完美融合,眸子水灵灵的,仿佛会说话,一看就知是个活泼开朗的人。
    阮知涵坦然接受称赞,这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她的情绪需要别人的吹捧来供养。她眨眼,“你们要去哪里?”
    宁曦本能地去看晏澄,无形中传递给阮知涵一个信号,他们关系匪浅。
    阮知涵也看向晏澄,目光中有询问,有不耐。他不开口,弄得她心里空落落。
    晏澄刻意回避她的视线,“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阮知涵听得真切,她刚刚才拒绝Eithan送她回家的请求,晏澄居然非常自然地说要送异性回家。她双手抱臂,舔了舔唇,正要摆出姿态暗示他。
    宁曦先她一步,拒绝他,“咱们什么交情,还用这么客气。我男朋友来接我,我先走了。”
    这话清晰地传入阮知涵的耳朵里,她愣住,涌现出误解宁曦的尴尬,这加剧了她对晏澄的怨气。她又瞪他,他视若无睹,“好,路上小心。”
    宁曦的情绪很积极,笑盈盈的,还冲阮知涵挥手。阮知涵平时最社牛,现在竟然笑不太出来,她僵硬地摆手回应,等宁曦走远,她迫不及待地质问晏澄。
    “你什么意思?”
    晏澄抬手,简单瞄眼时间,“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阮知涵难以置信,她恍神的瞬间,他已经迈腿朝前走出两步。她连忙追赶上去,气得直想跺脚,她提高音量,“你站住。”
    她越想越不对劲,天底下哪来那么巧合的事,她来这吃饭,他也来这吃饭,装出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在骗谁。
    晏澄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缓缓停下,她立即伸手扯住他的手臂。他垂眸,她今晚化淡妆,大地色眼影很浅,像她眉目自带的阴影,但唇瓣嫩得像粉玫瑰花瓣。
    他的注意力分散片刻,重拾心情,“你还不回家?”
    阮知涵站着,忽觉莫名其妙,她这么追上来太掉价了吧。她回首搜寻一番,发现Eithan还没走,她朝Eithan的方向扭头,说:“哦,我也跟朋友一块吃饭。”
    晏澄道,“快十点了,早点回家。”
    他的语气不过分亲热,也不过分疏离,令她产生回到最纯洁的兄妹关系的错觉。她十六岁的时候,还没跟晏澄在一起,他就是这么跟她说话的。
    她其实不太舒服,手抓着小包的带子,欲言又止。
    她不说话,注视他。晏澄扫一眼她刚刚看的方向,显然发现了Eithan。
    阮知涵以为他要问起Eithan,她都想好说辞了,而事情并未往她想象的方向发展,他没有过多探究,非常礼貌地问:“你朋友?”
    她的气愈发不顺,强调,“是喜欢我的朋友。”
    按理来说,早上刚分手,他该有点反应的。
    晏澄偏不上她的当,以旁观者的角度评价,“不错,跟你很配。”
    阮知涵恨不得当场翻白眼。她感觉她像个笑话,平白无故来他面前出丑。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她故意往Eithan的方向去,隐隐有期待,他大概率会叫住自己吧。可她都快到那边去了,身后依旧不声不响,她立即扭头张望,他竟往反方向走出好远。
    阮知涵简直无语,她甩甩包,他不搭理她,她还不想搭理他呢。
    她这么想着,咬得牙咔咔作响。
    阮知涵在夜风中吹了半小时,发丝凌乱,火气都吹灭了,终于等到司机。她很敷衍地跟Eithan告别,上车瘫在座椅上,一刻不停地思索,短短几天内,晏澄怎么会大变样呢。
    要是搁以前,他不仅会发脾气,还会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她不许再这么干。现在看起来是真转性了。
    阮知涵虽然不聪明,但她知道人不可能转变得那么快,
    她定定心神,说不定是他的小把戏,她可不能轻易动摇跑过去求和了,否则他的气焰会更嚣张。
    她完全把他当成了假想敌,一心要好好治他。可她一连等了好几天,晏澄真的没有联系过她,也没有任何动静,像是从她的生活里蒸发了一样。
    她突然不安起来。
    阮知涵就不是个能坐得住的人,她磨蹭了几天,决定以探望阮老太太的名义去探探虚实。
    ———
    因为我最近每天都是大半夜才下班,所以更新有点摸不准,一般周六日周一可能更新,工作日要看下时间

32.转性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