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初次·上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番外三初次·上

      晏澄记得,他和阮知涵的初次发生在深冬。那年伦敦的雪下得格外大,她着凉发烧,没人照顾,他不得不赶来陪她。
    她病了大约三天,一直低烧,烧得晕乎乎的。虽然能正常说话行动,但脑子不太清醒,总问他些奇怪的问题,做出奇怪的举动。
    冷了就往他怀里钻,热乎乎的手在他胸口游走;热了又扒她自己的衣服,脱光光才行。
    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就在眼前,而他不仅什么都不能做,还要留着理智照顾她。这种折磨,摧残着他的理智,他祈祷数次她能尽快好起来,否则他很有可能做出他都难以相信的事来。
    第四天,阮知涵的烧总算退了。她醒来时,发现她上半身没穿衣服,他的胳膊横在她腰间。她倒不太惊讶,因为两人已有过亲密接触,只是她次次都感觉疼,就没有发生过纳入式性行为。
    她摇他,他昨晚帮她擦汗量体温,折腾到半夜,睡了不过三四个小时,现在头发胀。
    晏澄惊醒,以为她有新状况,连忙伸手去探她的额头,并问:“你怎么了?”
    阮知涵病久了,她的嗓子如久晒的田地,干得能冒烟。她说:“我好渴。”
    晏澄感觉到她的体温正常,不放心地用水银温度计给她再量一次。趁她量体温,他倒来一杯温水,喂她喝下。
    她咕咚咕咚地喝,两三口就喝完了,清新的柠檬香在唇齿间回荡,她舔舔唇,拿出体温计。
    晏澄认真看,是36.6摄氏度,看来已经恢复正常了。他揽着她的肩,柔如羽毛的吻落在她眼皮上,他说:“好好睡会,我去做饭。”
    他穿着睡衣,阮知涵的肌肤并未与他的接触,但她好似能触摸到他的血液涌动。她的额头靠到他肩上,“你抱我睡。”
    晏澄其实一直有感觉,他想找理由离开。他的呼吸在变沉,轻拍她的后背,“乖,等会陪你。”
    阮知涵不依,她不想做的事,没人能逼她做,她死死扒着晏澄,柔软的胸抵着他的胸膛,搓圆捏扁,变出各种形状。
    她和他都能感受到变化。
    晏澄忍住了,他急忙要下床,拂开她的手。她身体流失的能量太多,虚弱无力,半点反应都没有,顺势倒下。
    他唯有回去,给她盖上被子。她的视线跟着他转,忽而调皮地笑起来,“我跟你开玩笑的。”
    刚说完,咳嗽了两声。
    晏澄真拿她没办法,“别闹,休息一会儿。”
    阮知涵见他一脸严肃,知道自己再玩会不太好,她收敛了,拥着被子闭眼。
    他的拇指摩挲她的手腕,眼睛打量她的双臂,暗自庆幸她没有继续纠缠,否则他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她烧刚退,禁不起折腾。
    阮知涵修养一天,就活蹦乱跳了。她来英国一年半,父母照顾不到她,哥哥有女朋友,两兄妹住不到一块,晏澄也有他的学业要忙。她一半时间里都是自己住,便成熟不少,不似以前那么幼稚。
    她还学会做小甜品。正好晏澄在,她说要给她露一手。她做了个巴斯克蛋糕,喂他时,有一小块沾到手指尾端上,她下意识地伸给他看。
    晏澄低头吮去她指尖的那抹甜,沿着她的指缝,将吻蔓延到她的脖子。
    阮知涵抱住他,害羞难为情,却又故作成熟大方,“我们做吧。”
    “准备好了?”
    晏澄先前跟她试过几次,无一以失败告终。这种事急不来,他就一直在等她主动适应。
    阮知涵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准备好,但人生总是会有些冲动的时刻,她现在就很冲动。
    她想试,晏澄也想,两人一拍即合。不过,合的过程有那么一点艰辛。
    最开始是传统体位,由晏澄把握节奏,他进得慢,但不一会儿还是卡住。阮知涵蹙眉,她直喊疼,他立即抽身,分开她的双腿,察看她的下体。
    他扒阴唇,入口处磨得有点红,没有撕裂的迹象,放下心来。
    他多倒了点润滑液,用一根手指送入她的穴道,勾弄着她的敏感处。她抬高腰,难耐地咬着手指,“好痒……”
    晏澄耐心地扩张,蜜水浸泡了他的手指,他略一往外抽,就能带出几缕细丝。他观察许久,舔起泛着水光的花唇,舌头伸入其中。
    阮知涵一惊,温暖柔软的触感包围私处,内里的每一处都有被很好地照顾到,突如其来的快意使得她缩紧阴道肌肉。
    他碰了一鼻子水,忍不住抬头笑她:“放松点。”
    阮知涵听完,果然调整了身体状态,但没一会儿,她又受不了敏感内壁被舌尖舔舐,有点痒,还有点触电感。她拱起腰,夹紧双腿,手抗拒地推他的头。
    晏澄实在进行不下去,用了蛮力,强制分开她的双腿,继续挑逗她的阴蒂,他含住它,吸吮两下,小小地亲了口,直让她满脸通红,不时呻吟。
    她流了许多水,臀部沾得湿漉漉的。晏澄用两根手指试了下,她的穴肉完全吞没他的手指,她脸上也没有出现不适的表情。
    他想想,没告诉她,小心翼翼地抵上穴口,略一用力。阮知涵很快感受到,她抓紧了床单,又硬又粗的东西在尝试入侵她的身体。
    她蹬腿,脚趾头都蜷缩到一块。
    晏澄问:“疼吗?”
    阮知涵说:“不疼。”
    话是这样说,但没一会儿,她还是忍不了,身体直往外挪。晏澄固定住她的胯,她因紧张有些干了,他拿来润滑液,涂抹一番,重新插入。
    阮知涵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不是痛,是胀得难受。随着他缓缓深入,她被撑开了,艰难地适应着他。
    她坚持不住,连连呜咽。晏澄瞥眼两人交合的下体,他进了大约三分之一,拔出来也有点不舍得。
    他唯有抱她起来,让她在上,由她自行掌握。
    阮知涵不敢看,凭着感觉往下坐,急出了一身汗。晏澄抚摸她后背,“慢点,别急。”
    她这才平静些,放松身体,缓缓下沉。

番外三初次·上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