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初次·下

觉晓(青梅竹马,都市) 作者:轻糖可颂

番外四初次·下

      晏澄也是初尝人事,双颊潮红,手心不自觉濡湿一片。他故作镇定,却在完全没入狭小穴道的那一刻,发出性感绵长的低喘。他想要掩饰,握着她的手,虔诚地亲吻。
    阮知涵听到了,她以为只有她会叫呢。两具赤裸的年轻身躯结合,她的双乳压在他胸口,雪白的胳膊则搭在他肩上。
    她对着他赤红的耳朵吹气,他痒得难受,还不能躲。她就得意地咯咯笑,笑声回荡在他耳畔,他受不了,重重地向上一顶,她的笑声果然戛然而止。
    晏澄的皮肤很白,阮知涵趴在他肩上,咬下的一个个月牙印都鲜红显眼。他圈住她的腰,将她软成一滩水的身体固定好,一深一浅地律动起来。
    他的腰使劲,肉棒顶开穴肉,直达深处,探索她的敏感点。她不懂太多,含着他,像破壳的椰子,汁水喷涌而出。
    晏澄的腹肌上亮晶晶的,遍布她的爱液。他的手伸到她底下,一指沿着撑得发白的穴肉边缘勾下蜜水,她误以为他要再进去,赶忙去阻止,她说:“太满了,会裂开的。”
    她的嘴巴都嘟起来了,虽然她相信他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但她初尝情欲,心里忐忑,也不敢太纵容他。
    晏澄是想感受一下,见她抗拒,他换一个办法去感受。他把她放倒在身下,他要她躺着,腰下垫枕头。他站起来,差不多能对上,他掰开她的双腿,手指流连在含苞吐露的鼓鼓阴阜上。
    阮知涵觉得下体凉飕飕,流出的热液变冷,还失去他的温度,冷风吹得她小肚子发酸。
    她呜咽着去缠他,迎着他挺立的阳物,恨不得直接动手塞进去。她这样子,像饿了很久的。
    晏澄俯视她,她躺着的时候,眉眼朦胧了些。洁白的床单衬着她躯体的旖旎。他俯身,缓缓埋入。
    她被填满,餍足地仰首,挺起胸来。他如蛇般攀爬向上,又似急需她哺喂的幼儿,饥渴地从她饱满柔软的乳房汲取能量。
    阮知涵揪住他的头发,她还残存着些许羞耻感。他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哥哥,他照顾她,呵护她,却像婴孩一样,这样迫切地需要她。
    除此之,他还嵌在她体内,跟她合二为一。他的炙热和坚硬,都毫不保留地给了她。
    阮知涵清楚了,她在跟他做爱。这是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她们的羁绊随着他的深入变得更加深。
    她的心扑通扑通跳着,他抓起她的一条腿,勇猛地冲刺起来。他的力度,很重,但撞到她心尖上了,她喜欢。
    她眯着眼睛享受,手不老实极,在他的背肌画圈圈。他的背部肌肉绷紧的时候,会出现充满雄性魅力的线条。她爱极了,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壮实的时候。
    他有用不完的精力,在她身上挥汗如雨,一下下的几乎凿穿她娇嫩的小洞。
    她撒娇道,“你挖井呢,这么用力。”
    晏澄亲她的脸蛋,还亲她的下颌,她的绽放是他一手促成的,他感到异常满足。
    他该如何告诉她,用力是因为他不知怎么疼惜她才好,他抑制不住那股原始的冲动,越想要怜爱她,他就越兴奋,兴奋到要完全跟她交融。
    肉体的交合,心灵的相通,这让两人的相处既激情澎湃,又纯洁无暇。
    晏澄向她索吻,她的回吻不带有任何色情意味。她的舌头轻轻地舔他的唇,他会心一笑,伸出舌头与她嬉戏纠缠。
    阮知涵晕乎乎的,她好像要飘到云端上了。而他那双有力的大手,裹住她的乳房,揉捏起来,就又把她拽到凡间。
    她从未这么舒服过,她自己玩并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满足感。她的身心已经沦陷,陷在他强壮但温柔的臂膀之中。
    阮知涵知道,他是她的男人。
    晏澄被她紧紧地裹住,犹如置身蜘蛛精的蚕丝洞。他出的时候,穴肉还会缠上来,待他重新插回去,它又识趣地回缩。
    她太暖,他忍不住在她耳边发出感叹,“知涵,你好暖和。”
    阮知涵被他这么一说,都好奇她有多暖了。她要他形容,他说:“像泡在暖乎乎的春潮里。”
    晏澄说完,起兴致,要她形容她的感觉。她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她就绞尽脑汁地想,告诉他:“好像有根棍子在里面搅来搅去。”
    她形容得毫无美感,他疑惑:“你不舒服吗?”
    “舒服,”阮知涵夹了夹他,好不让他轻易地滑出一点,“很舒服,好像是被按到了很酸痛的穴位,有种酸酸爽爽的感觉。”
    晏澄感到高兴,他继续伏在她身上工作。他加快了频率,阴囊拍打着她殷红的穴口,他的持续深入,完全捣开了紧闭的通道,在软软的壁上四处戳刺,直到找到那令她浑身震颤抽搐的点。
    他顶着那点,制住她双腿,大开大合。他的速度太快,阮知涵的喘息声断断续续,骤然开始颤抖,发出尖细的叫声。
    她很快高潮了。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阴道高潮,她失神。仍停留在她体内的男人马不停蹄继续工作。
    晏澄干劲十足,换着姿势跟她交欢。射出两次,才恋恋不舍地退出。
    她是第一次,做太久,下面都磨出几缕小血丝。她的私处还张着个小口,流着蜜水。
    晏澄用湿巾帮她清理,他碰到了,她就痛苦地呻吟起来。她叫着不要,他吓了一跳,连忙用手去碰,“这里疼吗?”
    阮知涵不觉得有多疼,可能是肿了,有点破皮,碰到湿巾就刺激得有点疼。
    晏澄不敢乱动她,思索后,说:“要不去看医生?”
    “我不去,”阮知涵坚持,“我才不要躺在那个椅子上被看肏肿了的小穴。”
    她的嘴是没上锁的,爱说什么说什么。
    晏澄无奈,“那我帮你上点药。”
    “你哪来的药?”
    更何况,阮知涵也不知该上什么药。
    但他真的找来药了,她坐起来指他,“你为什么会有药?你……”
    晏澄笑着抱住她,吻她耳朵,“你不是经常闹着要做吗?我怕你受伤,一直准备着。”
    阮知涵嘟嘟囔囔,“怎么说得跟是我特别想做一样?你还不是……你之前趁我睡觉吃我奶呢。”
    晏澄跟她住一起,时常会控制不住,所以他没少吃她。他会捧着她的脚吻她脚趾头,会吮吸她花穴里的蜜水,还会含着她的乳头不放。
    搞得她一个人的时候很空虚,她是成年女人,她的欲望都得不到抒解。
    晏澄安抚她,轻拍她的肩,她天真直率,一时半会改不掉了。
    阮知涵吃他这套,脑袋靠在他胸肌上,可能是觉出甜蜜的味道,换了副面孔,喜滋滋地对他说:“晏澄哥哥,我幸福了。”
    她的幸福特别简单,一点小事都能叫她开心得笑成眯缝眼。
    晏澄的下巴靠着她的发丝,他也觉得满足。她现在天真,以后还是会走向成熟,可无论如何,他都是那个见证她成长的人,也是与她共同拥有着最私密的经历的男人。
    阮知涵跟他说了些情话,他都一一应着,她说了半天,累睡着了。她没穿衣服,乳被他的手臂挤着,他顺手多摸了把,再将她放回被窝里。
    晏澄起身捡衣服,她的内衣内裤散落床沿,巧合的是,他来不及,顺手丢的套就在她的小内裤上。他的俊脸一红,又鬼使神差地拾起那条内裤。
    她太累了,不能再打扰她。但他确实没够,就委屈她的贴身衣物了。
    过了两天,阮知涵在衣柜里找出迭得整整齐齐的干净内衣裤,她换上出去了。晏澄见她穿得比较性感,叫住她,把她抱进书房,问她要去哪。
    她说有个派对。
    晏澄望着她领口的沟壑,脸埋过去深吸了口气。阮知涵不懂他在干嘛,推开他准备走了,他突然兽性大发推高她的裙子。
    他顶着她的私处看,阮知涵不给他看,她以为他是色瘾犯了。
    出乎意料的是,他看了两眼就放她走了。
    阮知涵不解,这勾起她的好奇心,她非要他说原因。不得已,他全盘托出。
    她的脸爆红,“你怎么能射在我的内裤上?”
    晏澄很干脆地认错,“你要不喜欢,我不这样了。”
    阮知涵抿唇,“也没关系,你寂寞的时候用我的内裤吧。”
    她寂寞的时候还用各种小玩具呢,他应该只用右手,给他添点工具也没什么。
    晏澄得到她的允许,就半点都不控制了。久而久之,阮知涵感觉她的身上处处是他的味道。她也要在他身上留她的味道,于是,她特别喜欢在他穿正装时在他身上蹭到高潮喷水。
    开荤三个月后,这把火愈演愈烈,但凡是碰面,阮知涵就难下床,两人仗着年轻身体好,各种折腾,倒是非常性福。

番外四初次·下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