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的腿上吃糕点(h)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坐在他的腿上吃糕点(h)

      一年前许朝将他按在墙上,一腿撞向他的小兄弟,一年后,她被他裸着身子按在门上,手中抚摸着他的小兄弟。
    怎么谈不上有趣呢?
    许朝只看到话本里说用手帮男子缓解欲望,到底也是没明白怎么个疏解法,所以她此刻握着周暮的阳具没有什么动作。
    周暮此刻也明白了,搞了半天许朝就是个纸老虎,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去帮他。
    被她的小手握着,他的阴茎不仅没有舒缓,反而还变硬了许多。
    见许朝思考半天不知如何下手,周暮无可奈何,只好扶住她的手缓慢的在粗长肉身上不停的摆弄。
    他的左手在教许朝如何服侍男人,右手插在她的穴里缓慢抽动,几番刺激下,许朝的嫩穴缩紧了许多,将周暮的手指吸得动弹不得。
    时间太过难熬,许朝觉得自己的手肘此刻酸痛无比,就在她刚回头忍不住要询问时,就看见身后的周暮下巴上扬,闭着眼睛,喉结凸起,神情上满是痛苦,嘴角还时不时传出了几声闷哼。
    许朝的手又被带着撸动几十下后,一股浓重的液体从周暮身下的马眼喷射而出,许朝的左臀上,都是乳白色的液体。
    这些射出来的精液,随着许朝的臀部一路向下流落,滴在了地板上,与此同时,一股淫液从许朝的身下流落,和地上的精浊混在了一起。
    周暮抽出了湿哒哒的手指,屋内充满了淫靡的气息。
    许朝有些不满身上的黏意,以为此事已经就此结束,她娇哼道:“你快放开我,去给本郡主放洗澡水,臭死了!”
    谁知周暮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反而抬起了她的一条美腿,将又重振雄风的粗壮之物插进了许朝湿润的花穴里  。
    阴茎穿过一层层褶皱,整根没入。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袭来,许朝咬住嘴唇压抑着声音,她的腰部被周暮的双手狠狠钳制住,太过难耐,许朝的手指捶了一下门窗。
    “你个臭混蛋,不是说好了我用手帮你就行了嘛!”许朝的力气快要被耗尽了,整个人软绵绵的,若不是周暮在身后扶住她的腰,她此时可能已经瘫倒在地上。
    “你这么辛苦的帮我,我也礼尚往来不行吗?”
    许朝被堵的无话可说,他这是礼尚往来吗?他这明明是自己欲求不满,拿她泄欲呢!
    她现在懒得和周暮费口舌之力了,从晚膳前去捉他回府,到现在几个时辰了都还没填饱肚子,许朝的力气早就被耗尽了,特别是被他压在门上玩弄了不知道多久...
    许朝有些口干舌燥,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腕:“周暮,我好饿好渴...”
    周暮怔住,他显然已经忘记了进食这回事,只好从湿漉漉的洞口抽出命根子,一把抱住许朝到了圆桌前坐下。
    许朝浑身赤裸着坐在周暮的身上,面前是他屋里备好的茶水点心,她被禁锢着有些难受,便想往前靠去离周暮有点距离,却不想乳尖碰上冰凉的桌角,刺激的她往后一缩,和周暮贴的更近了。
    “不是饿了渴了,怎么不吃?”周暮刻意抱着许朝靠近了圆桌,去拿桌上的酥饼。
    许朝捂住自己的双乳,神色不满:“我要衣服。”
    周暮淡然的点点头,将身上的外衣包在她的身上,许朝就这样捂着他毛茸茸的外衣,开始美滋滋的吃糕点。
    唯一不好的是,她现在还坐在周暮的大腿上,不过她的下身也没有衣物,这石凳一看便和这桌子一样凉,还是先坐在周暮身上吧。
    见许朝吃的停不下来,周暮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右手握住衣服里的玉乳开始把玩,左手捏过许朝的下巴,将她嘴里的糕点夺进了自己的嘴里。
    许朝脸色有些不自然,她看着周暮将自己口中的另一半糕点吞了下去,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你...”许朝一时之间有些羞恼,桌子上这么多糕点,他居然讨厌她到,连吃的都要抢她嘴里的!
    “我也饿了。”周暮倒是真没多想,他只是看她吃的这么香,便想看看她食物被夺走了会怎么样。
    然后她就看见,许朝将桌上的点心,一口一个塞进了嘴里,周暮无奈的笑了,将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看她鼓起来的嘴巴,竟觉得还蛮可爱的,他这样,倒是挺像他小时候养的一直兔子,只是后来,他一不留神,兔子跑了。

坐在他的腿上吃糕点(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