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吻封缄,将她肏的花枝乱颤(高H)[马车play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以吻封缄,将她肏的花枝乱颤(高H)[马车play

      许朝因为周暮的无理取闹被气笑了,她伸手拍打了一下男人在她臀见不安分的手:“我同他关系本就交好,难道我还要为了你,去断掉所有和我交好的朋友吗?你难道忘了你新婚之后就出门在马场去射箭和别的女人眉目传情,周暮,做人可不能太过无耻。”
    “况且,我那晚那般下三滥的求你与我同房,你始终不从,那我找了别的男子你也管不了什么!”
    周暮见她的嘴巴如同炮弹一般说着胡话,脑子一热捧住她的小脸,直接用嘴封住了她的唇,他一时之间想不到让她闭嘴的办法,只好以吻封缄。
    身下的手掌也没有停下来,直接一把扯下了许朝的亵裤,早就不知何时裸露在外的肉根一举肏入了许朝的身体里。
    “唔。”许朝的身子抖了一下,圆目怒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俊脸。
    他.....他怎么可以亲她!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这也是周暮第一次亲女人,他只知道死死的封住许朝的香唇,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片刻之后,许朝的嘴唇被放开,她大口的呼吸,有些急促。
    周暮则抱紧了她的身子,身下缓慢的抽插了几下,许朝娇吟一声,反应过来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你快拔出来,玉宁和何玉还在前面呢。”马车的前面虽有帘子,可如若一阵风吹过,他俩这般肯定要被人瞧见。
    “怕什么,你我都是俩口子了,做这事不是理所当然。”
    那前些日子她主动求日,结果还端着的男人是谁?鬼吗!
    就算要做,也得看时宜吧,许朝紧紧的拽住男人的手臂,防止滑下去。
    “回去慢慢...嗯做,不行吗?”周暮的肉棒越发有力的干进她的花穴深处,每一下都发出了啪啪的声音,他的俩个精子袋拍打在许朝的屁股肉上。
    “忍不住了。”周暮的呼吸沉重,将许朝放倒在身下,还好马车足够大。
    许朝的双腿高高翘起,蜜桃一般的臀部也高高的翘起,粉嫩的花穴暴露在空中。
    周暮的双手撑在压在许朝的俩边,粗大的巨物噗嗤一声再次尽根没入,被填满的感觉太过舒爽,许朝不自觉一声娇哼。
    马车外的俩人定是听出了些端倪,都禁闭双唇绝不开口询问。
    车内,俩人的交合处传来噗嗤噗嗤的水声,许朝的身子被肏的花枝乱颤,圆润的双乳上下跳动着,得以可见这场淫靡之事多么的激烈。
    “太快了太快了,周暮,我不行了好热...”许朝被周暮紧紧压着身下肏穴,他身上的滚烫气息都传到了她的身上。
    周暮听了许朝的话,轻笑了一下,在她耳边同她道:“郡主这是心里热,一会儿就好了。”
    许朝心中烦躁,试图推开他,不想不仅没推远,他反而还靠近了些。
    周暮的目光盯着身下的小女人看了许久,注意力却被她白皙的脖间吸引了,他小时候常常看见娘的脖子有很多红印记,他还特意寻到药膏,却不想娘脖间的印记越来越多,直到某一次他再去给娘送药膏,才看见她被爹抱着怀里,爹竟然在吸娘的脖子!
    后来长大之后,和兄弟们谈话他才了解道,原来那是男女之间的小乐趣。
    起初周暮十分不屑,这有什么乐趣,直到他今日看见许朝的脖颈,才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他竟生了几分想咬许朝的念头。
    许朝的脖间传来细微的疼痛,她微微抬头,就瞧见周暮正专心致志的啃咬着她的脖子,甚至还吸了起来。
    虽说这种疼痛感只像是被虫子咬了一般,但许朝的心里却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和周暮这样,倒还真像一对相爱的新婚夫妇。
    许朝很快便摇摇头努力理清自己的思绪,周暮不可能会爱上她的,她也不会的...
    。  正经相爱的夫妻,哪有像他们这样的,整日里吵闹拌嘴,床上虽然还算是和谐相处,到了床下恨不得捶死对方。
    况且周暮都同她说的明明白白,她们之间,一定不能有了孩子,许朝也不想有那天,如若真的怀上了,或许只能落胎了吧。
    一个不是真心想求来的孩子,来到这世上承受的或许是比平常人家更多的痛苦。
    许朝并不希望她的孩子,承受着不该属于它的流言蜚语,她也更想,跟自己钦定的良人生儿育女度过余生。

以吻封缄,将她肏的花枝乱颤(高H)[马车play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