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没注意到她早已变得亭亭玉立(微h)gb84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竟没注意到她早已变得亭亭玉立(微h)gb84

      “不叫。”许朝有些心烦意乱,她伸手捡起了掉落的衣物,准备从他的身上起来穿好衣服。
    周暮伸出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部,许朝挣扎了几下,却被他控制在怀里怎么也离开不了。
    “放开我,我只是来要回我的书,周暮。”
    “算了,既然你不想还给我,我再买一本就是,这本送你了。”许朝一时想骂自己,她为什么要找周暮要回这话本,现在落在他手上岂不是成了个把柄。
    若是和周暮打起来,他不会拿她看这类书的事情做文章吧,许朝偏头瞧了一眼周暮,眼神中带着一丝怀疑。
    周暮被她看的莫名其妙,眉头皱了一下。
    “我要回屋了。”周暮的桌子上放了一个小镜子,许朝看见里面的自己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想起下午还要去学堂,没有时间在他这里逗留。
    “陪我练会儿字。”周暮说完便真拾起了毛笔,他的身子前倾,连带着侧坐在他身上的许朝也跟着向前去。
    许朝怕他松手,自己一屁股摔在地上,双手搂紧了周暮的脖子。
    “许朝,你这样我怎么练字?”周暮偏过头,就看见她泫然若泣的控诉道:“明明是你一直不放我走。”她又不爱练字,为什么要在这陪着他。
    周暮的目光从许朝的脸蛋转移到了她的胸前,小小的衣兜根本撑不住她丰盈的爆乳,以前都只顾着和她吵架,竟然都没注意到一直都稚气青涩的她何时变得这般亭亭玉立了,身材也变得如此极品,丰乳细腰,是他喜欢的样子。
    许朝偏过头捂住了自己的胸前,周暮盯着她身后的系绳,摸在她腰上的大手渐渐移到了后背。
    “不练字了,我想玩些有趣的。”周暮眸中含笑,他的手拽住许朝身后仅剩的俩条细绳,轻轻的扯了一下。
    衣兜被解开,许朝心中警觉,他说的,不会是要玩她吧!
    周暮拽掉了她拉着的衣兜,甩到了桌子的一旁,乳头被摩擦了一下,许朝绷紧了身子。
    “要不你还是练字吧。”许朝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哀求,她是真的不想再被他被玩到昨天那副样子。本伩后續鱂在𝖕ö1⑧𝓬a.𝓬öm更薪 請椡𝖕ö1⑧𝓬a.𝓬öm繼χú閱讀
    “放心,不玩你下面那张小嘴。”他今天,要玩她身前这对波涛汹涌的大奶。
    周暮放下手中那支毛笔,在前面的笔筒里重新拿了支干净的毛笔。
    他握着笔肚,将落笔的那端沾了点水杯里已经凉了的热水。
    毛茸茸的笔锋落在了许朝的乳头上,水碰上乳头的那一瞬间,冰冰凉凉的感觉瞬间传递了全身,许朝不由得惊呼出声。
    周暮的左手穿过了许朝的腋下,握住了她左边的那团娇乳,右手朝着那可怜的乳尖戳去。
    许朝没忍住后退了一些,周暮的右手往前顶去,白色的毛覆盖住了粉嫩的乳头。
    他就这样握着笔肚,开始在许朝的胸前划来划去,惹的许朝又痒又舒服。
    周暮看着粉嫩的乳头滴水,看着倒是像花露一般,他观看了好一会儿,毛笔的笔锋停在了她的乳头下方,那一滴水彻底滑落掉在了毛笔上。
    “臭流氓,起开!”许朝一把拿下了那毛笔,扔到了一旁,他的奶子不让她玩,如今倒是玩她的不亦说乎,无耻之徒!
    趁着周暮没注意,她抓起衣服就从他的身上逃脱,将外衣系了个严实,便跑出了书房。
    周暮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毛笔,又拿起了桌子上被许朝遗忘的红衣兜。
    他看着门口的花花草草,不经意将手中的衣兜放在了鼻尖,吸了吸鼻子,一股迷人的乳香传进了鼻间。
    午膳时,许朝埋头吃着碗里的白饭,都不曾抬起头,周暮看了好一会儿,夹起一块肥肉放入了她的碗里。
    他眼睁睁看着许朝几下扒完了碗里的饭,那块肉始终都没动。
    晌午坐马车去学堂,周暮怎么都没瞧见许朝的身影,问了玉宁才知道,她早就同李悦一起去学堂了。
    下午夫子给大家预习了一遍新的诗词,让大家自己熟悉朗读,周暮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书本,手中的笔在书本上转着圈圈,戳出了一个一个的黑色笔印。

竟没注意到她早已变得亭亭玉立(微h)gb84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