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的骚穴熟的,吸得我的肉棒不肯松开了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你看你的骚穴熟的,吸得我的肉棒不肯松开了

      周暮看着许朝忙来忙去,妖娆的身子在他的眼里晃来晃去,他没忍住站起身走向她。
    许朝的后背突然被人抱住,她清理饰品的手顿了下来,看着镜子中周暮双手抱住她的腰身,闭着眼将下巴靠在了她的肩上。
    她的后背被周暮的前胸紧紧的贴住,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他滚烫的身体,许朝有些羞红了脸:“光天化日的,你这是做什么。”此时门和窗子都已经开着通风,许朝望着窗外,都能瞧见外面的下人在打扫院子。
    “背疼,靠一下。”
    靠就靠,可为什么他的东西那么咯,正好抵在了她的屁股缝,害得她不敢继续动作。
    周暮的手伸进了她的上衣,隔着衣兜握住了俩团绵乳。
    “好些日子没握,怎么感觉大了许多。”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也是毫不顾忌,此时俩人也是正对着窗子,外面只要有人经过就能瞧见他们亲密的模样。
    “周暮,外面有人..  ”许朝的手握住了男人的胳膊,试图将他的手拽出,男女力量悬殊,她无论怎么使力气周暮的手都没有挪动半分。
    “几日没肏了,你不想要吗?”周暮的左手已经探进了许朝的蜜穴,他用双指撑住俩边的阴唇,随手捏住了脆弱的阴蒂,手指轻轻的揉捏  。
    “别!”许朝的身子忽然变得酥酥麻麻,整个人瘫软在周暮的怀中,双腿更是夹紧了一些。
    淫水滴在周暮的掌心,他毫不在意,反而在许朝的耳边轻声问道:“别什么?”
    许朝低下了头,小声泣道:“别揉那里!”
    周暮装作不明所以:“别揉哪里?”他看着桌子上的圆镜里许朝的模样,她的脸蛋和耳朵都异样的红,明显带着些春心荡漾。
    只见许朝哼道:“明知故问!”还后背疼,疼不死你!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不说我哪知道你叫我别揉哪里。”他的双指微微发力,狠狠捏住了肉粒,还时不时的扯动着。
    “阴蒂,别揉了,嗯...要泄了!”许朝刚说完,身子就细微的抖动了一下,穴内吐出了一股蜜水,落在周暮的手心,再顺着他的手缝流落在地。
    周暮撩起许朝的裙摆,掏出了下身的庞然大物,对准洞口就直接整根没入,肏到了深处。
    突如其来的插入让许朝没有一丝的防备,她下意识想要尖叫一声,却看见外面走动的俾女越来越多,赶忙咬住了下唇,努力克制住自己不发出声音。
    因着后背有伤,周暮也不敢太过大幅度,只能轻微的抽出,再微微使力气插入,刚刚她给涂了些药物,后背已经舒服了许多。
    从外面看,只能瞧出,他们正小别胜新婚呢,几日不见如隔三秋。
    只有许朝捏紧的拳头可以看出,她忍得有多辛苦。
    为了转移注意力,许朝小声同周暮道:“那日在马场,哈嗯...我是故意不去关心你的。”
    见她主动提出这个话题,周暮的肉根进进出出,沉思了好一会儿,问她:“为什么?”
    许朝心中忍不住想着,他还好意思问为什么,当初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尽颜面,竟全然忘却。
    “三年前你在学堂时,你说我和孙萦之间,你帮她。”许朝一口气说完这话,火气有些大,竟在他的怀里挣扎起来。
    周暮绞尽脑汁,终于有了一点记忆,那时他天天只想和许朝作对,所以那句话,或许也是无心说出。
    “抱歉,许朝,我当初不该那样说。”周暮现在想想,自那之后,许朝好像几个月没有搭理他,再之后他们二人每次见面都是嚣张跋扈,争锋相对。
    “我和孙萦不熟。”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你和她熟不熟,同我有何关系?”许朝冷哼。
    “你我都已经成婚,你说和你有没有关系。”周暮说完便撑住梳妆台的俩边,开始大力的耸动着下摆,汁水泛滥,他已经顾不得身上有伤了,只想沉浸在这场肉欲的狂欢之中。
    “许朝,我和你熟,你看你的骚穴熟的,都吸着我的肉棒不肯松开了。”
    “油嘴滑舌,臭不要脸!”许朝真没想到,周暮的荤话居然张口就来,她虽然阅文无数,听到这种骚话却还是没忍住臊红了脸。

你看你的骚穴熟的,吸得我的肉棒不肯松开了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