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小孩把尿的姿势狠狠地肏入(高h)[对镜play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以小孩把尿的姿势狠狠地肏入(高h)[对镜play

      这时有声音从屋外传来,许朝还被周暮紧紧的贴住,她吓得屏住了呼吸,还好二人的衣物都算是完整,否则是个明白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
    周暮的鼻息打在许朝的脖间,粗重而又急促,许朝微微偏头看见了他的头发早已汗湿。
    没几分钟,清扫外面的下人已经都出了东院,去干各自的事情。
    周暮一举拖住许朝的双腿,以小孩把尿的姿势狠狠地肏入,许朝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这样的姿势,她的重心都放在了他身上,花穴对着空气一丝安全感都没有。
    许朝的目光放在了桌子上的圆镜里,她被身后的男人拖住屁股,隐秘的嫩穴口一根粗壮挺直的狰狞之物肏的里里外外都是银丝。
    肉身的阴茎肉眼可见,许朝捂住了眼睛没敢才看。
    周暮瞧见了那面镜子,故意抱着她对准了镜子的方向。
    “看到没,你的小嘴吃的好开心。”
    许朝闭住双眼,也不回答他的话,只是嘴角溢出的呻吟再也忍不住。
    “啊啊,我不要看,换个姿势...周暮”许朝的眼角都已经微微变红,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放浪了,自己淫荡的模样被看的一清二楚,而男人的穿着一丝不苟,仿佛是个身外之人。
    “想要换个姿势,就回答我,我是谁?”
    “周暮啊!你是周暮。”许朝很想抓住什么,让自己有个支撑力,可身子被他拖起,距离桌子有了些距离,全身上下能扶住的只有他的手臂,可扶住他的手臂,就只有一种悬空感,让她的内心十分恐慌。
    “不对。”周暮摇摇头,握紧了她的大腿,狠厉的冲撞着阴道口,一记深入进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
    “好疼!呃啊!”周暮刚刚太过大力,如同蘑菇一般的龟头直接操到了女人的宫颈口,许朝的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夫君...轻点儿,朝朝不行了,要晕了嗯..”
    又听到熟悉的称呼,周暮更加兴奋的挺动了起来,许朝柔软的身子被肏的前后摇摆,若不是紧紧的握着周暮的手臂,怕是要掉落在地了。
    “换个姿势嘛!夫君~”许朝的声音放软,如同小猫一般嘤咛。
    周暮心里畅快,将她换了个方向坐在桌子上,又掰开她的双腿,重新入了进去。
    “好朝朝,再多叫几声夫君听听。”
    这一声朝朝让许朝有些心不在焉,不到一会儿她被他顶的娇喘道:“啊~夫君好棒,朝朝要被夫君肏晕了,好喜欢,好喜欢..”
    周暮就在这一声声夫君中,抵达了顶点,在快要射出精液时,一把抽出射到了桌子边。
    “我今日还没来得及喝那药。”周暮怕怀中微微喘息的女人多想,主动开口。
    “就算你喝了我也会喝的,俩个人一起的话总不会有孕吧。”
    大汗淋漓之后,周暮洗了个澡,又去叫醒床上的许朝。
    热水已经被端来了屋中,许朝刚站起身,谁知腿脚突然一软,差点跌倒在地,还好旁边站着的周暮反应极快,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许朝,拜年还有一个多月呢,这么心急的吗?”
    “还不都怪你!”许朝气呼呼的坐下,没忍住踢了下床板,她都腿软走不了路了,周暮还在这说风凉话,一点不都怜香惜玉!
    下一秒许朝的身体被腾空抱起,她一声惊呼搂进了周暮的脖颈。
    被他公主抱在怀里,看着周暮的侧颜,许朝的快速的跳动了起来,她捶捶脑袋只当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
    “周暮...我自己洗。”被他一举抱进了浴桶里,许朝蜷缩在水中,抬眼目视着男人。
    “好。”周暮本就有些困倦,捶捶腰便躺在了床上沉沉睡去,全然忘记了他睡得是许朝的软床。
    二人一觉睡到晚间,屋子外传来敲门声。
    许朝下意识问了一句:“谁呀!”
    “世子夫人,侯爷和夫人让你和公子过去用膳。”
    许朝一瞬间清醒的坐了起来,她看向外面已经黑蒙蒙的天,推了推一旁的周暮。
    谁料到他一手拉住了许朝的胳膊,将她拉到了怀里。
    “再睡一会儿。”
    许朝趴在了周暮的怀中,她伸出手去扯开男人的眼皮:“快醒啦!你爹娘要等急了。”
    十几分钟后,周暮满眼惺忪的跟在许朝后面走去西院,他忽然加快脚步走到了她的身边,顺手挽过了她的肩膀,将人搂在了怀里。

以小孩把尿的姿势狠狠地肏入(高h)[对镜play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