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家共度良宵了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夫人,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家共度良宵了

      许朝费尽心思终于弄好了花圈,她正准备高兴的同李悦说,便瞧见刚刚还坐在她身旁的人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袁沥的面前。
    见袁沥笑意盈盈,李悦羞涩而回的模样,许朝的内心有些不可置信,怪不得啊!李悦居然在她的面前隐瞒的这么好。
    待李悦坐下后,许朝冷哼了一声:“你和袁沥什么时候好上的?”
    李悦拉着许朝的双手,缓缓抬起手,比了个数字:“也就,俩个月。”
    许朝自然是不信的,袁沥看李悦的眼神从一年前就不清白,她俩怎么会才好上俩个月,可李悦同她说的确实是实话。
    见着手中编好的花圈,许朝有些踌躇不定,她们都将手里的花圈送给了丈夫或者爱慕之人,那她呢?总不能送给周暮吧!
    许朝看了眼树旁靠着和袁沥聊天的周暮,想了想,还是将手中的花圈戴在了自己的头发上。
    周暮的心思早就放在了许朝的身上,看着她犹豫片刻将花圈戴在头上,一时有些心不在焉,在场的男子身上几乎都有花圈,就连袁沥都收到了李悦的花圈,许朝居然戴在了她自己头上都不愿意给他。
    旁边的袁沥见好兄弟失魂落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看了,指不定许朝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面给你呢。”
    周暮看着她下一秒和旁边的小姐妹们欢声笑语,心中冷笑,她哪是不好意思,她这是压根没想起来自己!
    晚膳过后,许朝和几位小姐们在后院的亭子里喝茶下棋聊天。
    不知何时话题竟已经转移到了各自的婚后生活上,她们这群人中,除了李悦,几乎都已经定亲,或者是成亲了。
    大多数都是已经有过房事的,聊天的内容便也露骨了起来,开始讨论在床上都是如何叫对方。
    许朝津津有味的听她们说,却不想火竟然引到了她身上。
    有人问道:“郡主,周世子看着就是个欲望极强的,你和他在床事上都怎么称呼啊。”
    大家的八卦之心都隐隐升起,想到这许朝的心就不知怎么有些郁闷:“周暮根本不怎么样啊,我好歹在床上喊过他几声夫君,他可是床上床下都直呼我大名,一点乐趣没有。”
    许朝说完抬头,就见同她八卦的几个小姐妹朝着她挤眉弄眼,示意她往后看。
    许朝顿感不妙,缓缓回头就见周暮不知何时居然站在了她身后不远处,他的眼神中有几分戏谑,下一秒就见他薄唇轻启:“许朝,不,夫人...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家共度良宵了。”
    那一刻,许朝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崩塌。
    就连回府的马车里,她都有些浑浑噩噩,像是在漂浮在云层之中。
    回到屋里,许朝就被周暮一把扔到了他的床上,许朝想跑走,却被他一个大力反压在了床上。
    许朝胸前的俩个大奶被压在硬邦邦的木板上,乳头都陷进了乳晕里,木板咯的乳尖疼痛无比。
    “周暮,你放开我!”许朝的发簪和花圈掉落,头发散乱,她回头狠狠地瞪着身后的男人。
    周暮的眼神微暗,褪去她的外衣,以及她的亵裤,啪啪在许朝的屁股上落下了俩巴掌,白嫩的臀部马上浮现出微红的印记。
    “周暮,我跟你势不两立!你敢打我屁股,我长这么大我爹娘都没打过我!”许朝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起身跟他来个你死我活。
    最后还是没能翻身,她只好认命趴在床上,闷闷不乐。
    周暮见身下的小女人没再出声,他揉了俩把柔软的股肉,语气轻快:“朝朝,以后我都这么喊你,好吗?”
    “哼!”
    许朝闭上眼睛,没有搭理周暮。
    “不理我?”周暮的双手摸到了她的穴缝,用着几根手指一同在外摩擦穴内的阴蒂。
    “随便你,爱怎么喊怎么喊!哈嗯嗯...”许朝的阴蒂被他的手指揉捏着,心中忍不住一阵颤栗。
    “过几日,徐邑西京的朋友邀请我们一起去他家的温泉玩,去不去?”他说着话,却放开了衣物里的肉棒,肉根一弹出就抵到了许朝光溜溜的穴口。
    “你...去,我不想去。”许朝想都没想,一边娇哼一边回答。
    “为何?他们都带有女眷,就连李悦都答应了袁沥。”周暮见她拒绝,心中竟有些微微失落。

夫人,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家共度良宵了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