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上写着,她们的这种姿势叫做男耕女织(高h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书上写着,她们的这种姿势叫做男耕女织(高h

      抵在洞口的鸡巴跳动着,他没忍住一整根全都入了进去,整根泡在许朝柔软的甬道里,静静等待她的回答。
    “我不喜欢徐邑,也不喜欢你那群兄弟,你,他们,都喜欢欺负我。”许朝将双手撑在头下,连埋进了双臂之间,她抿着唇,暗暗忍受着周暮刚插进来的肉根。
    “放心,有我在,他们不会欺负你。”周暮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许朝的一只乳,放在掌心不停的揉捏,柔软的乳房滑嫩无比,很快嫩豆腐一样。
    “你骗人,你只会纵容他们欺负我。”许朝想着便有些委屈,明明就是因为周暮,自己才会天天被那群人取笑。
    许朝从没有想过要告诉爹娘和哥哥,如若许壑之知道了,定是要将他们这群人吃不了兜着走,可她不想,不想成为周暮口中,那个靠家里宠着便欺负人的娇气郡主。
    况且他们的父亲都是朝中重臣,就算她当众哭闹大家也只觉得是小孩子的一些矛盾,不会放在心上,可许朝现在,一点也不想和他们接触了。
    “既然你不愿意,那此事就这样罢。”周暮也不再和她费口舌之争,压在许朝的身上就是一顿费力的顶弄,快速的肏动使许朝的洞口被捣出了一些白沫。
    “哦~慢点慢点!”许朝的身子忽然被身后的周暮捞起,双腿被迫跪在了坚硬的木床上,娇小的双手也紧紧的握住了床边的木杆。
    此时的许朝屁股高高撅起,身后的男人掌心紧紧的拖住他的双臀,肉身在淫水不断地小穴里蛮力的冲撞着,像是要把她的身体撞散架一般。
    “朝朝,你的骚穴可真紧啊,夹得为夫都要射了。”
    周暮以前从来不屑于做这类闺房之乐,听几个已经人世的朋友说起这美妙之处,他也会查阅书籍,却从没想过实践,只是夜里偶尔手淫,疏解一些心里的欲望。
    自从和许朝睡了几晚,他竟然上瘾了,想时时刻刻都将身下之物塞进她的身体里,见到她就想和她做这天伦之乐。
    周暮跪在床上,器物在许朝的穴口若隐若现,啪啪啪的声音不断,他的每一下都肏的又重又狠,恨不得将俩颗鸡蛋般的囊袋都一同塞了进去。
    “啊啊啊....嗯嗯嗯..周暮...轻点儿~要被撞坏了。”
    他不仅没有轻一点,就连顶动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朝朝的身子这么软,怎么可能会被撞坏呢。”
    周暮看着许朝的身子弯曲,她的头因为酥爽高高抬起,发丝黏腻的粘在了俩旁,一对巨乳却如同球一般掉落在床上,乳尖摩擦在床板上。
    这种从后面肏入的姿势许朝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她在书中看到过姿势的说法,书上写着她们这种姿势叫做男耕女织。
    确实如书中的说法,周暮的肉棒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紧紧的契合在一起,倒是比以前深了许多。
    一通快速的冲撞之后,周暮紧紧的贴住许朝的后背,精液这次全部灌进了小穴内壁,而正好此时,她的穴里一股淫水流落,精液和淫水混浊着一同掉落。
    许朝累的直直的躺在了木板上,周暮如同往日一般,仔细的清理完她的身子。
    他的床已经变的淫乱无比,周暮只好打横抱起已经累到睡着的许朝,将她放在了她往日睡得软床上,进到被窝以后,他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女人,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沉沉睡去。
    第二日,许朝醒来时还睡在周暮的怀里,她眨巴着眼睛盯着周暮的容颜,就这么看着看着起了些坏心思。
    许朝小手捧住他的脸颊,随后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捏住了周暮的腮帮子往外一拉,许朝不经偷乐了起来。
    却不想就在这时,男人睁开了眼睛,直视着她呆愣住的目光,问道:“好玩吗?”
    许朝心虚一笑:“什么好不好玩?”
    男人反手握住了她的脸蛋,轻轻的抚摸着。
    外面玉宁的声音传来:“郡主,李悦小姐来找你了。”
    许朝应了一声,小手按在周暮的胸前,随后坐起身来。
    许朝快速的洗浴完才去找李悦,俩个人坐在院子里聊天,之后就见周暮打开房门,朝着李悦点了个头进了隔壁的书房。
    “袁沥让我同他过几日一起去泡温泉,你去吗?”
    许朝有些犹豫:“周暮昨天问我,我拒绝了。”
    李悦点点头,作为许朝的朋友,她当然理解她,但是许朝不在她倒也没什么意思。
    “不如我也不去了。”

书上写着,她们的这种姿势叫做男耕女织(高h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