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欲仙欲死,却也不想消香玉损(h)[醉酒pl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喜欢欲仙欲死,却也不想消香玉损(h)[醉酒pl

      周暮将门关上之后,就将许朝抱了下来,将椅子换了个方向,让她跪在了上面,手撑在了桌子上。
    他站在许朝的身后,毫不留情的将身下硬挺着的巨物直直的插进温暖的肉穴内。
    许朝身体发软,直接趴倒在桌子上,任由身后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啊啊啊嗯嗯嗯额慢点儿.”许朝的头脑昏昏沉沉,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被肏晕过去,
    周暮双手环绕住许朝的身体,速度更是加快了许多,淫水被他的肉棒捣的咕叽作响。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 y ushuwen.c om
    周暮默不作声的狂挺腰肏穴,脑子却是越想越气,这小没良心的三番两次的将她认成新来的小厮,可见她之前来酒楼没少看过。
    许朝被插的连连晃动,衣物更是早就已经脱落到下体,一对大奶球连连摇摆着,周暮看着早就已经垂涎欲滴了。
    他自及冠之后,他娘为了物色好的女子,特意问了喜欢的类型。
    周暮当时根本没想过和女子交谈,更没想过会和谁成婚,只好随意敷衍了句:“我喜欢奶大的。”他说的都是实话,可这些年来到底也没有和女子接触过,他也不知道她们藏在衣物里的胸乳大不大。
    三天过去,本以为叶凝已经放弃,结果她不仅没有放弃,还送了一堆画像到了周暮的房中,他一打开,就连猪肉铺子老板的女儿都在这些画像之中
    如今看到许朝这真实有料的胸器,周暮想恐怕谁也不上她的。
    看着桌子上许朝掉落的丝巾,周暮一把拿过来,双手围绕着双乳,将丝巾包裹着一只乳肉系了起来。
    粉色的丝巾像个蝴蝶结一样系在了许朝的胸前,周暮怎么看怎么满意,身上更加有劲了。
    整个房间里都在噗叽作响,屋内正在奋战的二人却不知道外面的几人还没走,一个个都屏息敛声的不敢说话,还都红了脸。
    最后她们离开时,都静悄悄的下楼,生怕惹到了他们亲热。
    情热至深之时,周暮捏住了许朝的下巴,低下头就给了她一记深吻。
    这一次长舌深入,周暮和许朝的口中打转交缠着,身下的性器也是紧紧的相连着。
    三分钟之后,周暮终于舍得放开了香唇,俩人都气喘吁吁的大口直呼气。
    也正是此时,周暮正好精关失守,乳液如同牛奶一般源源不断的在许朝的身体里翻滚。
    他抽出肉根时,如同贝壳一般的小肉穴张合了一下,精液又全都流了下来,液体流到了椅子上,又顺着椅子的腿脚流落在地,任谁看都知道这场性事是有多么的激烈。
    周暮穿戴好衣物,吩咐了掌事的打了好几桶水在门外。
    等他清洗了好俩人的身子,将房间清理干净之后已经很晚了,忙活好了之后床上的女人早已经呼呼大睡,身上的印记更是有些惨不忍睹。
    刚刚取下丝巾的双乳,都已经有了很深的红印记。
    第二日许朝意识清醒,浑身都酸痛无比,她拖着身子起来,看到了旁边侧身睡着的裸男吓了一跳,看见自己衣不蔽体,胸前腰上的痕迹更是羞耻不已。
    再看向男人时,周暮已经翻了个身,惺忪着脸看着她。
    身上太过疼痛,许朝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了,她没忍住有些想哭,越想越气,一把坐在了周暮的身上,在他的胸前重重的锤了俩下。
    “下这么重的手,看来我们朝朝还没有被肏服啊。”
    许朝闷红着脸准备起身,却被身下的男人给拉住手臂,双手滑落一不小心整个人压在了周暮的身上。
    裸体相贴,周暮的肉棒被刺激到,迅速的恢复了雄伟的模样。
    许朝的穴口疼痛无比,感受到男人的性器时还是无意识的分泌出了一些蜜水。
    “啊!不要。”许朝现在都已经害怕了周暮身下的那根大宝贝,她虽然喜欢在床上被操得欲仙欲死的感觉,却还不想年纪轻轻香消玉损啊。
    “放心,我现在不干你,撸出来就好。”许朝乖乖的点头,周暮轻笑一下,左手搂紧了她的腰肢
    右手用宽大的手掌握住了身下肿胀疼痛的硬物,双手缓慢的上下套弄着,闻着许朝身上的奶香味舒服的闭上了双眼。
    许朝看着周暮舒爽的神情,将头埋得低了些,他经常故意用龟头擦过了小穴,狠狠地顶了一下小肉粒,惹得许朝接连惊呼。
    十多分钟后,他终于发泄出来,若无其事的开始穿戴衣物,反倒是许朝十分的不自在,穿衣服都慢吞吞的。

喜欢欲仙欲死,却也不想消香玉损(h)[醉酒pl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