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后,我们就和离(高h)[蒙眼捆绑play]

朝暮[古言] 作者:姒旎

三日之后,我们就和离(高h)[蒙眼捆绑play]

      “周暮,我手疼~”许朝又故作可怜,往日里周暮见许朝这般都会心软,可今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放过她。
    周暮抬起许朝的一只腿,双指摸到了女人的肉缝,将那处俩指抵开来,露出了里面小小的花蒂。
    身下的肉棒蓄势勃发,龟头早已放在了洞口,没等许朝开口求饶,周暮就发挥腰部的力量,往里一冲粉红色的肉身全都没入了粉嫩嫩的洞穴中。
    “呃呃啊!好疼...”虽说已经和周暮做过很多次了,但她的花穴每次接受他的异物都有一个缓冲期,许朝尽力的忍住这种怪异,身体里被填满的肿胀感让她的泪水都没忍住流了下来,打湿了眼前的布。
    周暮见她十分的乖巧,拉住了她被捆绑住的双手,身下十分有劲的冲撞着,像是要把许朝的骨头给撞散架了。
    看着她的奶子都被撞得大幅度摇晃,周暮心中的爽意升起,他要将今天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出来,查了这么久那晚给他下药的人,没想到居然和他同床共枕了几个月,周暮都没有想到许朝和他不对付就算了,居然连药物都用上了,若是此事有外人知晓,许朝的名声将会败的彻底,她真是一点后果也不想。
    “嗯嗯嗯..呜嗯!”许朝上唇紧紧的咬住下唇,她心里也有些生气了,她都道歉了,周暮居然还绑住她的双手蒙着她的眼睛,这简直屈辱极了。
    “叫出来骚货,忍着做什么。”
    他摆臀的速度极快,许朝快要压抑不住呻吟了,没忍住破口大骂:“去你大爷的,嗯嗯嗯...周暮!你给我等着,啊啊哈啊...我要和离!”
    周暮点点头,抹了把汗湿的发须:“我可以答应和离,不过你得陪我玩上三天,解了我心中的恨意。”
    许朝一听更加破防了:“凭什么本郡主要陪你在这里玩三天!这几个月以来你还没有玩够吗?”
    许朝要被身后的男人气死了,她几个月前都说了不用负责,他倒好,为了那点面子忍住不爽和她成婚,婚后说好的俩个人谁也不管谁,可自己还没和李丞锌说几句话,他便随口乱说她勾引李丞锌。
    “许朝,若是我几个月前就知道了你做的好事,你以为我还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好好说话吗?”周暮现在已经极力控制了自己的怒火,若是以前,他绝对会将这事禀告给长公主,让他们给自己一个解释。
    “那好,三日之后我们就和离。”许朝自知理亏,她之前有想过事情败露周暮会如何羞辱她,但她敢作敢当,就算这件事被外人知晓,她名声变得更坏那又怎样。
    可如今想法变得不太一样,这些日子以来和周暮的相处,她早已经心猿意马,但她完全看不懂周暮的心意,满脑子都是他的三杯酒下肚。
    “嗯。”周暮说完便闭着眼睛靠在了许朝的肩上,肉根也插在穴内没有动弹。
    一分钟之后,他像是酝酿好了什么一样,继续持续挺腰,将肉根次次肏的深入,龟头如同钉在了小穴内壁。
    这样全身赤裸什么也看不见,双手也被绑住,许朝没有一点安全感,她委屈出声:“解开我的双手不行吗,我想抱着你。”
    “那多没意思,我就喜欢看你被捆住,只能在我身下媚叫的样子。”
    “周暮,我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这么变态的。”
    许朝的臀部突然被狠狠揉捏,男人的指腹一路从她的腰部滑到了胸部,大把的乳肉被周暮粗糙的手掌握在手心揉捏。
    奶肉终于不是贴在了冰冷的门上,而是在热乎的掌心里,许朝舒适了许多,可没曾想,面前的门突然被推开一条缝隙,冷风趁着门缝灌入屋中,打在了许朝的身体上。
    下午还有些太阳,可毕竟没穿衣物,凉嗖嗖的感觉还是传满了许朝的全身,她抖着身子往里进了一些,哆嗦道:“周暮!你是男人吗你,我浑身都裸着的你开门,有本事你裸着啊!”更何况现在光天化日的,他怎么敢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做这档子事。
    周暮又将门缓缓的关上,专注的开始玩弄着许朝的身体,看着滑腻软绵的乳肉被自己揉捏成各种形状,他的喜欢都在眼里体现了。
    许朝的身体早已被肏的敏感不已,只是被周暮揉一会儿奶子,小穴里喷出的淫水分便源源不断,周暮自然也感受到了甬道里的变化,她放松了下来肉根便更好肏干了。
    周暮次次精准快狠的进入甬道,直击许朝的宫颈口,房间内啪啪作响的声音不断,同时还有肏入小穴时发出的水声。
    许朝被干的早就已经腿脚发软,堪堪趴在了门上,后臀被周暮高高的抬起。
    几百下的挺动抽插,周暮终于在她的身体里射了出来,精液太多小穴根本装不满,和淫水一同流在了地上。

三日之后,我们就和离(高h)[蒙眼捆绑play]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