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至深

山峦之梦 作者:Carrie

03至深

      顾书瑾的小姨是书法老师,年底的时候总是很繁忙,大家似乎都是为了腊月时候准备对联和门贴才来了的,这个时候小姨就连环夺命call让顾书瑾来帮忙。
    顾书瑾看上去是一副擅长小楷的大家闺秀模样,但却写得了一手好颜体和隶书,大气磅礴,力道均匀,不少老爷爷捏着顾书瑾刚写好的宣纸啧啧称奇。
    她笑着揉了揉手腕,倒了些凉水慢慢磨墨,她还记得小时候跟着外公和小姨学书法的时候总是耐不下性子,被外公罚磨墨,浓了不行淡了不行。
    她在宣纸上压上镇纸,抚平褶皱,起笔写下一个颜体的“岚”字,等墨稍稍干透一些便方方正正裁下来,用刻着自己名字的印章盖在宣纸右下方。
    突然间她感受到右手臂被抚摸,她仰着头感受着那双熟悉的冰冷大手,她换上新的宣纸,俞岚握着她的右手去取一支细狼毫。
    均匀沾取墨水后,他带着她这下一排整齐的小楷。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顾书瑾笑了笑,也在下面用温庭筠的句子回他:“鸾镜与花枝,心事竟谁知?”
    男人又握住她的手慢慢写下:“我知。”
    她也写下:“我也知。”
    她悄悄将这张宣纸带到窗边让墨干透,然后卷起来放入包中,她也转头投入教学,不少人想学隶书呢。
    现在已经是那场车祸的两周后,朋友看上去已经恢复了不少,她挽着顾书瑾的胳膊亲昵地讲着最近发生的事。
    朋友拿出手机给她看上面的帖子,说:“网上说你做的那种梦叫做阴桃花,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他喜欢上你就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去你梦里招惹你,然后害死你你就可以和他阴婚了。”
    “哪里有这么玄乎?”顾书瑾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实际上她知道就是那么玄乎,毕竟她包里还放着那枚玉佩和簪子。
    朋友很喜欢这些邪乎的东西,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把她拉起来,说:“我们去城隍庙吧,那里辟邪最灵了。”
    “诶,等等!”
    顾书瑾拗不过朋友,还是被带到了城隍庙,她莫名有些紧张。
    两人一进入城隍庙,正好遇到做完法,方丈带着不少弟子走出来,其他游客纷纷避开,但是方丈一眼盯住顾书瑾,竟然直径向她走来。
    “这位女施主这边请一下。”
    “啊?”
    朋友拐拐她,说:“去就是了。”
    顾书瑾没头没脑地跟着方丈进入一个没有人偏厅,方丈微微福身说:“若是女施主最近收到了一些不应该收到的东西……请还回去吧,老衲只能说到这里,阴阳相隔是有道理的。”
    顾书瑾愣在原地,方丈离开后朋友走进来问她发生了什么,顾书瑾只是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老方丈说我最近很顺。”
    朋友没有注意到顾书瑾的情绪,反而开心地说:“而且今年是你本命年诶,你还能很顺,那真的会很顺!”
    朋友在城隍庙求了护身签,顾书瑾看她特别诚心诚意,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晚上顾书瑾竟然有些害怕入梦,万一老方丈是对的呢?万一俞岚真的想害自己呢?
    但是他为什么还一再而再地救自己呢?
    想着想着她还是睡着了。
    低喘出现在顾书瑾耳边,俞岚覆在她光裸的后背,低声叫她的名字。
    “书瑾……”
    她也难以自持地低喘着,回应着他,亲吻着他强有力的手臂。
    他吻住她的耳朵,用舌尖勾勒她的耳垂形状,然后在她的后脖颈留下一连串的痕迹。
    “书瑾,你身上有香火味……你去寺庙了吗?”
    “嗯……”顾书瑾突然有种被教导主任抓包的感觉,她想翻一个身,但是俞岚压着她不让她动,另一只大手轻抚她的头发。
    但是顾书瑾却有些怕,她把脸埋进自己手心,说:“我朋友想去,我拗不过她,所以也去了,然后遇到了一个方丈。”
    “他和你说了什么吗?”
    “他说我应该把你送的礼物还给你,然后还劝诫我说‘阴阳两隔是有道理的’。”
    “……你相信我吗?”
    “我……我不知道。”
    俞岚直起身坐起来披上长衫,顾书瑾裸露的后背一下接触冷空气,让她止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而俞岚只是站起来打开房门离开了。
    一轮明亮的圆月挂在晚秋的澄澈天空。
    她也坐起来披上衣衫,心里出现了一句“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03至深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