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追忆

山峦之梦 作者:Carrie

04追忆

      自那之后有两三周顾书瑾都没有梦到俞岚,有时候甚至无梦。
    一个周末,外公打电话来说想她了,让她回家吃个晚饭,她随便收拾了一下,套上冲锋衣就上了回家的高铁,也就40分钟的车程,她靠着车窗对着阴沉的天空打瞌睡,生理期她总是昏昏欲睡没什么精神。
    她的长发总是吸附在冲锋衣上,扯得静电噼里啪啦地响,她烦躁地扯了扯头发,从包里拿出了青玉簪子,她看着手心里水润透亮的簪子,叹了口气,抬手将长发挽起,戴上耳机闭上眼睛。
    短短几秒内她竟然睡着了,一片黄沙漫天,马蹄声和刀剑声震耳欲聋,她看到穿着铁铠甲的年轻俞岚冲锋陷阵,他估计才弱冠之年,但是他已经带领着百万人马保家卫国。
    画面一转,西夏败宋,宋死伤至万人之上,俞岚满身是伤回开封府朝廷复命,宋仁宗大发雷霆。
    在年号改为“庆历”那一年,俞岚被赐婚,女方家人命人打造了一整套青玉首饰,有簪子、玉佩、扳指、手镯和耳环,其中女方将玉佩和扳指赠予俞岚为定情信物。
    洞房花烛夜,红烛映窗棂,俞岚挑开她的盖头,顾书瑾这才看到那个女子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她瞪大双眼,不知不觉看呆了。
    俞岚笑着吻着她,低声倾诉爱意。
    女子被他的鼻息弄得发痒,如银铃的笑声从重重幔帐后传来。
    过了两年,北宋每战必败,俞岚丧命沙场。
    其妻身怀遗腹子,悲怨而死,一尸两命,断气之前在纸上写下《上邪》和密密麻麻的“岚”字。
    忘川之上,俞岚坐在桃花树下沏了一壶茶,突然抬头看向正在看这出回忆的顾书瑾,说:“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巨大的悲伤涌进顾书瑾的心中,她突然醒过来,她茫然地看了看周围,耳边传来广播“H市站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在车门处等候”。
    她提上包包走到车门处,在她发现手腕上的青玉手镯后,一句“可有人,寻人几时痴怨情忧,谁笑过,红尘总得痴儿尽愚忠”浮现在她脑海中,一瞬间泪流满面。
    回到家,外公端着茶杯看电视,撇了她一眼,说:“回来啦?哭过啊?”
    顾书瑾佯装不耐,坐在一边说:“好端端我哭啥,没睡好,核桃吃不吃?”
    “不吃,上火。”
    听罢,她把手里的核桃放回果盘,自己剥了一个橘子,被高铁上的空调吹得发昏。
    外婆从厨房端了盘点心出来,看到顾书瑾,便拉着她的手笑着寒暄,突然看到了她手上的青玉镯子,细细端详了一下,说:“这玉水头足,颜色也正,配你,哪里买的啊?贵不贵?”
    顾书瑾挠挠头,说:“不贵吧,朋友送的。”
    外婆又进厨房和妈妈一起做晚饭,外公又睨了她一眼说:“小时候说谎长大当小偷!”
    “……我可没有,而且我都25了!”
    外公没再说什么,站起来向书房走去,示意她跟来,顾书瑾头皮一紧,只能跟上。
    她主动拿起墨条开始磨墨,外公却把细狼毫递给她,自己拿过墨条开始磨墨。
    顾书瑾用楷书写下下高铁时想起来的那句话。
    “可有人,寻人几时痴怨情忧,谁笑过,红尘总得痴儿尽愚忠”。
    外公坐在椅子上用茶盖撇开浮在表面的茶叶,没有说话,一盏茶后,他站起来,在纸上用欧体写下“思君如明烛,煎心且衔泪”。
    “……外公别笑我了。”
    “想他就要行动,我们老一辈都懂的道理你还不懂啊,现在的年轻人啊……”说罢就老神在在地端着茶杯走出书房,留下顾书瑾一个人盯着桌上的宣纸。
    她转动手腕用俞岚教她的小楷,写下一个“岚”字,有些不太完美,但是足够娟秀。
    桌上满登登的菜,奶白色的汤托着三黄鸡还在陶锅中咕嘟冒泡,酸菜鱼的酸味一股一股往鼻子里钻,她好久没吃家常菜,不禁食指大动,两筷子肉之后被外公夹住筷子。
    “多吃蔬菜。”
    外婆瞪了外公一眼,说:“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但是顾书瑾还是老老实实吃了几口清甜的青菜和香菇。
    妈妈添油加醋地把顾书瑾遇到的电梯坠楼和车祸描述给外公外婆听,稳重如外公都听得眉心直跳,外婆更是直接拉着她查看有没有伤口。
    “我一点事都没有。”
    “老天保佑啊。”外婆止不住念叨。
    顾书瑾笑着在心里说:“该谢的是俞岚啊……”

04追忆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