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乱红

山峦之梦 作者:Carrie

05乱红

      刚入冬,不算太冷,顾书瑾戴着毛线帽走出家门准备上班,站在一边等地铁进展,早高峰人特别多,她右手抱紧包包,但是后面不断有人涌来,一下一下地推搡着挤着。
    “诶别挤了,地铁快进站了。”
    “后面的小心点啊。”
    一阵风吹来,地铁轰隆着即将进站,而后面涌来更多的人群,一挤整个前面的人群往前一扑,顾书瑾差点跌落轨道!
    她右手使劲抓着摇晃的栏杆,惊恐地看着人群,半个身子已经挂在轨道上方,但是地铁就在身后呼啸而来。
    大家尖叫起来,一些靠得近的男性手忙脚乱地把她快速提起来,她被拉起来的一瞬间地铁擦着她的背而过。
    她含着泪谢过救她的人,一些女生给她递纸安慰她,有的还给她塞零食。
    刚到公司,她和那些人挥手告别,一出地铁青玉手镯突然裂成两截,她手疾眼快地用右手接住,她愣愣看着手心里的手镯,心中悲绪万千。
    她浑浑噩噩上了班,晚上回到家就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她又梦到了她和俞岚的洞房花烛夜,红烛摇曳,烛影暧昧,俞岚吻着她的唇,呢喃着他的爱意和她的名字。
    他修长的手指将她的大红婚服解开,白皙的肌肤露出来,他止不住吻了上去,她被他压在身下,抱着他的头喘息。
    “俞岚……俞岚……我好想你……”她忍不住说,“不能抛下我……我差点就死了……”
    俞岚更加用力地吻着她的肌肤,说:“不会的……我在……”他支起身子,看着她迷离的双眼,“早上人太多了我没办法救你,我让镯子为你挡了一命……差点以为你会再一次死在我面前,吓死我了……”
    两人拥吻在一起,两人都不留余力地向对方表达着爱,用力地亲吻,用力地贴紧。
    他握住她的腰慢慢进入,顾书瑾眯起双眼,咬住下唇,俞岚低头吻住她的唇,不让她咬。
    幔帐上的人影交迭在一起,久不停歇。
    他一只手臂抱着他,她的手指在他的手臂上划过,却感受到了他的体温。
    “嗯?”
    他撑起下巴问她:“怎么了?”
    “我感受到了你的体温……你……”顾书瑾握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而俞岚但笑不语,紧紧握住她的手,轻吻她的肩膀。
    顾书瑾在梦里睡了过去,在现实中醒了过来,感受到了自己下身的濡湿,她左食指动了动,却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她打着哈欠转头一看,是俞岚!
    他赤身睡在一旁,呼吸均匀,体温暖和,她抓过他的手,看到了拇指上的青玉扳指。
    等她回过神来发现俞岚正在看着她。
    他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吻着她的耳垂和脸颊,说:“我在忘川等你很久了……”
    “什……什么意思?”
    “忘川的孟婆跟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再次想起我并且再次爱上我,我就能回来再陪你一世,你的前一世我没有保护好你,你死在了战乱时期,前前一世我没来得及,让你跌落马而扭断脖子,前前……”
    “打住,你说得我后背发凉了。”顾书瑾抱住他的手臂讪笑,“但为什么孟婆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因为你啊。”他低头吻了她一下,说,“你当时怀着我的孩子,还一遍一遍地写《上邪》和我的名字……”
    两人拥吻在一起,当顾书瑾以为会有一个火热的早晨的时候,俞岚坐起来,从枕头底下摸出了完好无损的青玉手镯。
    “从忘川离开的时候做了最后一件事,我不想你当年的嫁妆、我们当年的定情信物损坏。”
    顾书瑾接过戴上,突然间一把抱住俞岚,用力地吻他。
    她骑在他身上,握住他的命门,他眯起眼睛看着她,她这时候才不怕他,他难以自持上下颤动的喉结早就暴露了他的欲望,她慢慢坐下,轻轻摇晃腰肢,他握住她腰肢的虎口猛然收紧。
    初雪轻轻柔柔地落在两人身上,顾书瑾今天带着俞岚回外公家,走之前他亲手为她带上青玉耳坠,再次为她挽发。
    外公端着茶杯在门口打量着俞岚,还算满意地点头,让他进屋跟他去书房。
    俞岚手握细狼毫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外公却没有看他写的内容,只是看着他为人精神,还带有一丝豪气,写字脊背挺直,目光专注,握笔有力,谦逊内敛,是不可多得的人。
    外公笑着点点头,将一对青玉镇纸送给了他做见面礼,俞岚反而突然有些哽咽,笑着庄重接下了礼。
    饭后两人单独在书房,俞岚抱着顾书瑾,看她写小楷,她练了几周,已经掌握了小楷的精髓。
    墨香味在宣纸上溢出来,白雪降落在窗棂慢慢融化,俞岚亲吻着她的耳后,将她的耳坠亲得乱晃。
    她在纸上写下: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05乱红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