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顺利背后的危机

吉凶预报 作者:十点

4顺利背后的危机

      隔天,高俊麒一如往常地在八点四十进了办公室。
    因为脸上带伤,不少人都关心了他几句,就连公司的花猫好似都察觉了什么,蹭了蹭他。
    他正在跟同事说话,许哥也来了,脸色阴沉得活像是要下雷雨。
    气氛顿时奇怪起来──昨晚在场的人不说,即使是没有参与聚餐的人,看到许哥狠狠瞪着高俊麒且同样脸上有伤,也知道有问题。
    高俊麒却彷彿什么事都没发生,也没感觉一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许哥瞬间就被激怒了。
    「高俊麒,你这是在无视我吗?」
    高俊麒心里笑了笑,蠢货。
    预报已经告诉他了,今天老闆会准时出现。
    果然,在猫咪好似被许哥吓到,凄厉地叫了声逃走后,老闆质问的声音也在下一刻传来──
    「许信源,你在干什么!」
    许哥脸色微变,「我、学长……」
    老闆今天彷彿吃了炸药,没有平常对许哥的亲近,更没有替许哥留面子,虽然把许哥叫进办公室,可是所有人透过玻璃墙,都能看见许哥被骂得抬不起头。
    许哥出来的时候,五官扭曲,老闆却拉高嗓门,叫了一声企划部长跟高俊麒,两人从许哥旁边经过的时候,高俊麒看见对方咬牙切齿的,觉得更高兴了。
    老闆叫他们是为了一个新的案子,kiwi先前的活动引起很大的回响,对方留意到才决定找公司合作,老闆有意也将这个案子交给高俊麒他们组。
    高俊麒虽然觉得工作量有点多了,但又觉得正是个累积成绩的好机会,一口答应了,不过部长却有不同的意见,提议让柏轩去做。
    「高组长手上的案子已经不少,总要让别人分担一点,柏轩前几次表现也不错,又跟高组长一起做过kiwi的案子,是很不错的人选。」
    老闆想了想,只说他们企划部自己协调。
    高俊麒却有点不舒服,之前几次不也是他指导柏轩才有那样的表现吗?怎样,现在要让柏轩跟他抢?
    但他也没有当场反驳。
    就在他要跟部长一起离开老闆办公室之前,老闆忽然又叫住他。
    「许信源那个人就是这样,脾气不好,讲话难听,但要说他多坏也没有那么严重。你就不要跟他硬碰硬,不然像今天这样不是谁都难看吗?我已经跟他沟通过了,你不要跟他太计较,我知道你的能力,也很看重你这个人才,不希望你们不和。」
    高俊麒应了声,走出去时心里更不舒服了。
    说起许信源做的那些事,还不叫坏吗?
    每个人都有偏心的对象……真令人厌恶,如果这些绊脚石都消失就好了。
    ***
    ***
    三天后。
    这天高俊麒一进公司就发现气氛不对,其他部门的人时不时的偷瞄他,窃窃私语,企划部的人也都一副奇怪的表情,欲言又止,阿贝的脸上甚至有点怒气。
    他正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目光却捕捉到许哥一脸诡异的笑容。
    这让他心里响起了警鐘,但又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事,昨天的预报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小心祕密被发现。
    难道,许信源察觉了什么?
    他正有些焦躁,仲文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跟我来,我有事想问你。」
    高俊麒都还来不及放下背包,摘下耳机,就被拉到会议室。
    仲文关上门,拉下了百叶窗,开门见山地说:「柏轩的事情跟你有关吗?」
    高俊麒皱眉,「柏轩怎么了?他不是出车祸吗?什么跟我有关。」
    仲文捂着额头,一脸烦躁,「你没看群组吗?有人放了一段影片,影片里有人对柏轩的车动手脚。」
    高俊麒愣了一下,他这阵子在忙原本柏轩要负责的新案子,同时还要处理kiwi的活动,确实没怎么看群组。
    这时候仲文已经点开匿名群组,拿给了他。
    确实,有人上传一段影片,看背景是公司大楼的地下停车场,时间是星期五的晚上七点,影片应该是行车纪录器里的,因为角度问题,只拍到有个戴口罩的人站在车边,拿着工具在弄车。
    看到背影的时候,他的心就像被捏紧一样。
    那件凉感外套,他也有,那天他也确实穿了。
    而且身材跟发型……
    他抿紧了嘴告诉自己,没事,只是背影而已,但影片继续播放,没几秒,影片中的那个人就转头要离开了,于是被镜头拍到了侧脸。
    虽然脸上戴着口罩,可上半张脸很清晰。
    是他!
    是他自己!
    该死的……怎么会?
    就在他思索着该怎么解释时,萤幕里的人猛然转过头来,脸突然放大,彷彿整个人贴在镜头前。
    滋滋──
    耳机忽然传来刺耳杂音,他下意识皱眉,接着却看见萤幕里那张脸融化一般的扭曲,鲜红的顏色有如红蜡烛的烛泪一般滑下,眼珠子顺着垮下的眼眶滑出,鼻子变成黑色的洞,嘴巴……嘴巴张张合合,最后大大的裂开,裂到了耳边,黑色的大洞彷彿要将萤幕外的他吞噬殆尽。
    「啊──」
    高俊麒忍不住惨叫出声,一把将手机丢了出去,整个人躲到了门边。
    「靠,你干么?」仲文匆匆忙忙奔过去捡手机,「我年初才换的欸。」
    「你……那个影片……」
    「怎样?」仲文一边翻来翻去检查手机,一边没好气地说,「你砸烂我的手机,影片也不会消失,会怕就不要做坏事啊!」
    「不是……」没心情跟他吵,高俊麒馀悸犹存地说:「……影片怪怪的。」
    「哪里?」
    仲文走回来,重新播了影片。
    高俊麒近乎屏息地眼看着画面来到人影转身的那一刻,然而,摄影机确实照到了戴口罩的侧脸,却没有刚刚看起来那么清晰,更没有什么凑到镜头前的脸部融化的画面。
    所以刚刚那是怎样?
    「哪里怪?」仲文斜看了他一眼,显然认为他是想要狡辩,一脸烦躁不满地说:「看你反应这么大,果然那个就是你?你是脑子坏了还是怎样,干么……」
    「这不是我,我才不是因为那个人影像我才惊慌的,我刚刚……算了不说了,反正那不是我!那根本认不出是谁好不好!」高俊麒直接打断对方的喋喋不休,「而且我有什么理由害柏轩?这留言说我要抢柏轩的工作也太智障了吧,光是kiwi的案子就够我出名了,哪里用得着这样?」
    仲文还是瞪着他,「部长不选你这个王牌却选了柏轩去负责大案子,隔天就出了车祸,你又有一件一样的衣服,脸和身高也差不多,还有,案发时间,公司所有人都在替老闆庆祝生日,只有你提早离席!不然你说你去了哪里?」
    高俊麒愣了一下,旋即说:「我不是说我头痛,当然是直接回家了!」
    注意到会议室窗边有人影晃动,门也不知何时被开了条缝,高俊麒脸色严肃起来,义正词严地说:「对,我一个人,没有证明,如果这么怀疑我,那你们乾脆报警好了,让警察调查我的不在场证明啊,我没做那种事情我怕什么?反而是这个人,有『证据』为什么不直接报警,却发在匿名群组?他才有鬼吧。」
    「这……」仲文摸了摸下巴,「我让小泽确认一下这个影片好了,他虽然菜,但出乎意料的很擅长影片相关的工作。」
    小泽就是那天被逼着阻拦许哥的菜鸟。
    高俊麒冷笑了声,「随便。」
    仲文尷尬地咳了咳,「你也不要太在意,大部分的人还是相信你的,柏轩自己也说你不可能做这种事。」
    他扯扯嘴角,如果真的相信,今天他来就不会是这种情景了。
    但这种话说出口,气氛也就坏了,他终究没说。
    「出去吧,九点了。」
    「好,你别太烦恼。」仲文又安慰了一句。
    高俊麒嗯了声,心里却是在想,他该怎么办?该怎么躲过这一劫?
    就在这时候,耳机滋的一声。
    这彷彿是一个提示,让他想起昨天听到的预报第二段──
    「若是解决不了问题,不如消灭製造问题的人。」
    高俊麒眼神沉了下来,握紧了手。

4顺利背后的危机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