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梅琳达 作者:兔顺介

第二十八章

      戴恩大跨步走出了房间,离开的时候重重带上了房门。
    门被摔合的那一瞬,我的心脏都要骤停了。我的身体又开始抖得不行,额头很快渗出了冷汗。许久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到了7点多的时候,戴恩送来了晚餐。
    径直走到床边并将托盘平稳地放至床头柜上后,他一屁股坐上了沙发旁的按摩椅,一言不发地刷起了手机。很快,我“享用”完我的食物,将空盘子放回到了柜子上。几乎在放盘子动作发生的刹那,戴恩干脆利索地从椅子上起身,端起餐具离开了房间。
    他合上门后便顺势将房门上锁了,紧接着,这栋房子的智能家居助手又按门外人的要求紧锁住了窗户。
    这下,过滤空气全得靠房间内的中央空调。至此,我的心便已凉了大半截。
    接下去的两周,我不出意外地被他们软禁在了这个卧房里。慢慢地,我的状态愈发糟糕。内心的煎熬也与日俱增。
    这两周,我将大部分时间耗在了电脑上。网络一直没有好转——我可以正常看电影,阅读新闻,搜索下载游戏或图片,但每当我打开王昇的博客或任何人的社交账号试图留言或私信对方求救时,网络便显示崩溃,无论如何都无法发送成功——无论文字内容是否足够拐弯抹角地包含暗示,每每都是如此。
    戴恩和离惜当然也出现过——只是这些天来,我只在三餐和夜里9点到10点期间见到过戴恩,上半夜这个时间段是他固定的性侵时刻,而离惜很少在白天露面,头一周甚至连晚上都没出现过,直到四天前的午夜12点左右,他才像第一次那样开门进入我的房间实施对我的性侵犯。
    这四天,离惜经常一来就是五六个小时,期间他一定会抱着我睡上一觉当作中场休息,睡醒后就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由于太过频繁的性事引起的心理反感,加上下体因过度摩擦所导致的红肿不适,我的大脑越加浑浑噩噩的同时,心情也越发的烦躁不安。
    不仅如此,我的精神分裂现象丝毫没有好转——就连我隐藏的内心世界都实实在在陷入了困境。
    所有的一切都搅在一起,彻底成了一团乱麻。
    对了,说起另一个“我”,有件事让我难以忽略——这段时间来,那个“我”表现得既生动又活泼,经常在心底毫无保留地表达出他的感受和见解,渐渐的,他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更明显的特征,例如……
    傻里傻气的性格。
    『比起离惜,戴恩的床上技术要好上许多。昨晚你们的床事进行不到三分钟的时候,你的下面就已湿成了小溪……』
    闭上你的嘴!
    ……嘿,你是什么时候起,有意的把我和你区分了开来?我是说,大概一周前你还习惯将我们统称为‘我’。
    『这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应该具有的变化。这座房子里没有能够让你解闷的知心朋友,于是你只好选择了你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造就了我的性格和说话习惯,由于你的胡思乱想,我有幸得到了进化。』
    不,你可从来没有什么说话习惯。你从头到尾就没有真实说出过半句话。你一直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虚无缥缈,好比镜花水月。
    『可我也是独立的个体……至少是独立的意识。你不能否认我的确很特别。』
    别想了,你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蔓蒂,你完全可以替我取个名字。』
    不!
    『类似离心,离门之类的离姓氏。我也可以叫离某。』
    那就叫离烦!正好帮助提醒你改掉烦人的特质。
    『这似乎是个男性化的名字,所以你也觉得我是个男孩?不得不说,我开始期待我们各自“独立”的那一天。说不定我还能亲手确认下我的男性生殖器官。』
    “天呐……”我忍不住踹了下被子,将双手盖住脸,发出了声惊叹。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对内心的另一个自己感到尴尬。
    ……对了,离琛这个名怎么样?
    『为什么是“琛”字?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你的灵光一现。但……在取名字这件事上我想再慎重点。』
    不,我喜欢这个名字。从现在开始,我就叫你离琛了——无论你是否愿意。
    『好吧,我宣布我也爱上这个名了。从现在起我就是离琛。』
    我怔了怔,难得轻松地笑了。
    忽然,我听到楼下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
    我立即下床走近窗户看了眼窗外,一辆崭新的银色“悬浮科技”汽车,那上面下来了一个背着黑色背包的、像是刚成年的俊俏男孩,黑发黑眸,明显是基威区的人。我发了会儿呆,慢吞吞地刚要转过身,就听到卧室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第二十八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