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村里的一枝花儿

第10章

      阮鲸落表情有瞬间不自然,她确实没看,住的地方没有无线网,那么多视频,太费流量了,上班后又想不起来看。
    真是一点都指望不上,陆首秋挺有意见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把视频挨个打开给阮鲸落看,拍的就是今天的落日余晖、青草牛羊、乡间土路和亮起灯的鬼寨以及鼓楼,多出来的那张图片是狸花猫,太肥了,镜头都装不下它。
    确实很美,但阮鲸落的第一反应却是:你从哪里弄来的网图和视频?
    真是好煞风景啊,还好我情绪稳定,应付得来,陆首秋这样想,又去网上搜关于农场的信息,那么多生人来过,不可能一点水花都没有,网上都传遍了,火爆得很,只是阮鲸落消息闭塞,不知道而已。
    还真有这么个地方啊。看到网友拍的视频,阮鲸落发出如此感慨。
    我肯定不能骗你,怎么样,考虑一下呗。她一脸真诚。
    之所以选择坦白,是来这之前她了解到阮鲸落因为被性骚扰事件得罪了公司上级,对方现在很针对她,接下去的工作肯定不会顺利,阮鲸落都已经在网上看其他公司的招聘了,反正都要换工作,来农场不也一样嘛。
    为什么找我?先不说工资问题,就整件事而言就非常诡异。
    这个肯定不能说,陆首秋无辜道:缘分使我们相遇。
    全是胡扯,嘴里没有一句真话,阮鲸落呵呵两声。
    给料扎实的羊肉粉才吃一半就饱了,就这样扔掉很可惜,她把没吃完的米粉挑出来,留下肉和汤,袋口扎起来放回塑料碗盖住,等下班还能拿回去热了再吃一顿。
    其实她也不想这么节约粮食,主要是钱包不允许她大手大脚浪费,这碗没花她钱的羊肉粉真的很好吃,市场一斤羊肉也三十好几,挺贵的呢。
    陆首秋也没问她为什么还把吃剩的留起来,而是双手撑腮看着前面这栋高楼惆怅叹气,看来是真没兴趣到农场守大门。
    唉,难道要给工资才行?可之前那么多个都没给,要为阮鲸落开例吗?可是变更条例会很麻烦诶,她最怕麻烦了,而且给了工资阮鲸落就没那么多怨气了,那可是她续命的良药,没有了怎么行,她不想再来写字楼蹲守吸食别人的怨气,农场外的太阳好毒,她不喜欢,每天进农场的生人也乐呵呵的,怨气很少,都不够鬼寨的摊主吸食,哪还有她的份,这些鬼摊主都是很精的。
    阮鲸落把垃圾丢到垃圾桶,回身看她还在那里唉声叹气,你还不回家?
    不回,太远了,我没力气。陆首秋很幽怨。
    阮鲸落嘴角抽两下,那你是怎么过来的。
    用飞的。真话,没说谎。
    阮鲸落信她才有鬼,羊肉粉多少钱?
    干嘛?想转钱给我啊。
    先记账吧。她现在连一百块都没有,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下个月发工资,真的好想骂人。
    陆首秋知道她现在穷的叮当响,摆手道:说了请你吃,谈钱就伤感情了。
    你到底要不要回家?我得回去值班了。
    你去呗,我自己待着。
    阮鲸落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拎着没吃完的肉进大楼去了,物业保安那套丑到爆炸的工厂流水线制服穿在她身上一点都不土,腰是腰,腿是腿,好看的不得了。
    陆首秋对着那绝美背影撇嘴,好看有什么用,又不愿意来农场守大门。
    唉~
    真要换人?
    倒也还有候选人,可她还是觉得阮鲸落比较有眼缘,不是很想换,再等等吧,说不定过几天阮鲸落会自己求上门,沦到流落街头的地步还不求她收留的话,有骨气,她敬对方是个人才。
    .
    阮鲸落不知道监控室这几个垃圾到底偷看了多久,她一进来就起哄,还打剩下那袋羊肉的主意,香味在室内非常明显,他们知道袋里的是好东西。
    见阮鲸落没有要拿出来共享的意思,坐正对门那人哼一声,阴阳怪气,没看出来你跟那神经病挺熟的嘛,大半夜还给你送吃的,要是个男的你是不是早嫁了啊。
    其他几人跟着哄堂大笑,写字楼里都知道每周一蹲在大门口那女的,白瞎那么好看的脸,是个脑子有病的。
    阮鲸落压根不理,这些垃圾私底下喜欢意/淫写字楼那些白领女孩,看别人穿漂亮点就说人家是□□上位的,要么就是来勾引男人的,平时也会在监视器里偷窥。
    之前有个被辞退的保安拷贝过一份电梯的监控画面一对男女激吻,发到网上,说女的是小三,勾引有妇之夫,半夜还在办公室乱搞。
    这件事当时闹的很大,对方报警了,保安被正式辞退之前就被拘留了15天,还挨赔钱。
    不过这也不能给现在这帮垃圾敲警钟,他们就觉得前同事倒霉而已,不觉得有错,反觉得当事人报警是小题大做,做贼心虚。
    喂!跟你说话没听见啊,装什么装,婊/子。见阮鲸落不理自己,那人很恼怒。
    阮鲸落长得漂亮,写字楼里好几个老板都对她有意思,想包/养,都被她拒绝,监控室这几个人一边酸一边又想吃天鹅肉。

第10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