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村里的一枝花儿

第12章

      这么多天过去都没有回复,不用想就知道是有人在搞她,这些垃圾,真的是想逼死她,好在房东把二百押金退给她了,房东本来不想退,因为租房时太着急,也没有签合同,都是口头说,是她撒泼打滚发疯一样在大门口闹,房东才退钱。
    二百块也就能在普通的酒店住一晚,租房是不可能的了,她就去住青年旅馆,20块一晚上,她没学历,能找的工作不会多好,干不成保安就只能去饭馆、酒店、奶茶店这些地方碰碰运气,看要不要服务员,不会这么快就能有工作拿到钱,她只能找日结的兼职先干着,不管怎么样都要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想别的。
    晚上去大排档打杂,能赚七八十,不过这种活不是每天都有,白天她就在奶茶店打工,钱也是日结,中午和傍晚放学这两个时间段最忙,阮鲸落穿着店里统一配的制服、戴鸭舌帽,口罩遮住大半张脸,低头忙着给客人点单。
    您好,请问喝点什么?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要一杯芋泥牛乳,嘻嘻~
    阮鲸落点单的动作顿了顿,视线往上抬了抬,很快又垂下去,手势示意,这边扫码。
    后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付完钱陆首秋就站在旁边等着了。
    她问了好多个鬼差才知道阮鲸落在这里打工,阮鲸落临时落脚的青旅她也去看过了,床位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还是男女混住,什么人都有,听在附近值班的鬼差说晚上总有不安好心的人偷拍睡觉的阮鲸落,还会趁她不在的时候翻她的东西。
    守大门的候选人有好几个,但阮鲸落貌似特别得首秋大人的欢心,所以鬼差也留意了下,时常在暗处帮阮鲸落赶走那些坏胚子,让她在为了挣钱快累死的情况下能睡个安稳觉,放在床上不能带去上班的行李也没有丢。
    叫到陆首秋的号,阮鲸落无差别问道:打包还是现喝?
    现喝现喝,嘿嘿
    阮鲸落忍了又忍,才没有一拳爆掉这张欠揍的脸,把她当猴耍之后还好意思笑?
    她也是被卤肥肠和羊肉粉弄昏了头,真相信陆首秋这个大骗子,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尝试联系对方,结果屁都没有,人家压根不搭理她,她一气之下就把陆首秋拉黑了,现在还敢找来,真以为她不打人?去医院看看那个性骚扰她的傻逼是什么下场。
    过了最繁忙的时间段阮鲸落才能下班,她换衣服出来还看到陆首秋坐在门口对面的树底下,已经三个小时了,期间把店里所有饮品都点了个遍,也不是她自己喝,一叫号就会有人从外面进来拿走,每个都跟陆首秋认识,会过去跟她打招呼,聊两句才离开。
    别跟着我。过了两条街都没有甩掉后面这个小尾巴,阮鲸落十分恼怒,回头恶声道。
    陆首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原地低头对手指,她知道阮鲸落生气,非常生气,微信到现在都没有加回来呢。
    都怪狸花,没事藏她手机干什么,害她没能第一时间收到阮鲸落的求助,就阮鲸落那别扭的性格,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可能主动找她,多好的一个机会啊,眼看阮鲸落就能给她看大门了,就这么白白错过,阮鲸落现在还生她的气。
    解释是行不通的,说不定阮鲸落还以为她在狡辩,她只能扮可怜,边对手指边暗戳戳移着小碎步蹭到阮鲸落面前,露出两排大白牙灿烂一笑,嘿嘿,你看你,都忙半天了,饿不饿呀?带你去吃羊肉粉啊。
    阮鲸落转身不理她,走得飞快。
    陆首秋跑到她前面,倒退着往后走,就是要拦阮鲸落的去路,大有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直这样跟着你的架势,搞得阮鲸落都没脾气了,停下看她又要作什么妖,反正陆首秋说的话她是一个字都不会信了,这就是个骗子。
    陆首秋使出浑身解数想让阮鲸落跟自己去吃羊肉粉,没反应就转圈在人身边耍宝,直到阮鲸落态度松动,答应去为止。
    嘿嘿陆首秋拽她来到停靠在路边的一辆不起眼的小轿车旁边,热情又狗腿的为她开车门,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动作,公主请上车。
    阮鲸落咬紧后槽牙,从牙缝挤出几个字:你能不能正常点!
    陆首秋不再废话,推她进后座,自己又坐进来,快言快语道:你放在青旅的行李我已经叫人过去收拾了,我们现在回农场。
    阮鲸落大惊,喂!我还没答应,你凭什么乱动我东西。
    车子已经启动,这是她跟谢必安借的摆渡车,抓方向盘的是鬼差,车速飞快,走的也不是人间的公路,为了不把人吓到,她还是使了点障眼法。
    主动问就代表答应,我可是有证据的。她翻出聊天记录,别以为拉黑就能把证据销毁,她今天就是过来抓人的,阮鲸落休想反悔。
    还能这么耍无赖,阮鲸落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人性,她扭头看外面,已经完全丧失跟陆首秋沟通的欲望,对自己的现状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像她这种从出生起就生活在阴沟的人,命运给予什么就要接受什么,没得选,她倒要看看陆首秋又搞什么幺蛾子。
    车外的景色越来越陌生,闪得太快,看久了就容易头晕眼花,磕上逐渐沉重的眼皮,阮鲸落脑袋一歪,靠在边上睡着了。

第12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