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村里的一枝花儿

第33章

      怎么会,你可是很富有的。
    就是嘛,听话啊秋秋,让你拿着就拿着。
    哎,好咧,陆首秋开心的冲猪大姐比了个大大的心,爱你哟~
    猪大姐哈哈大笑,暗想难怪深处那么多仙民想申请到外围生活,谁能拒绝像小甜豆一样的首秋大人呢,多想离得更近一些,沐浴福泽啊。
    香茅草长得像普通茅草,却有柠檬的香味,陆首秋割了一大把放进背篓,又去剪了好多臭菜和刺五加嫩芽,吃不完还可以腌酸菜。
    快到中午,她拎着猪大姐送的猪肉和鱼回鼓楼,远远就看到有个人坐在门口。
    阿落!她跑过去,兴高采烈的展示背篓里的收获。
    阮鲸落神情恹恹,收起手机。
    薛彩云打来的电话让她心情很烦躁,扒拉了两下背篓的野菜,嫌弃道:放着好饭好菜不吃,非要吃这种拿来喂猪的,你是不是闲的啊。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陆首秋选择性耳聋,听不见听不见
    推开门进去,她兴致勃勃的问:吃烤肉喽?
    阮鲸落耷拉着眼皮,又说吃臭菜煎鸡蛋,你一顿要吃几个菜啊,屁事那么多,心情不好说话都带刺,阮鲸落也知道自己这个臭毛病,想过改,想过忍,可就是管不住这张贱嘴,说完她沉默了几秒,从陆首秋手上拎过背篓,声音低下去,除了烤肉还想吃什么?
    陆首秋歪头盯着她看,笑嘻嘻道:香茅草烤罗非鱼。
    知道了,等着吧。
    陆首秋跟她进厨房,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啊。
    用不上。她可不想做个菜耳边都像有八百只鸭子在嘎嘎吵。
    又是被嫌弃的一生,陆首秋为自己默哀。
    你到外面去,别在这碍手碍脚。陆首秋的厨艺不算差,不想她待在这完全是因为这个坑货嗜折耳根如命,会趁她不注意就往锅里扔一大把。
    噢陆首秋退到门边,蹲下,眼巴巴看她的阿落洗菜做饭。
    刚才被阮鲸落丢在堂屋桌上的手机亮了好几次,趴在屋梁打盹的狸花睁开眼,抻着肥胖的腰松了松筋骨,才轻盈一跃落到桌上,先盯着屏幕上的备注细看了看,才用肉垫划了接通键。
    那边的薛彩云正为女儿不接自己视频生气,冷不丁接通,看到一张毛茸茸的猫脸,琉璃眼正好奇的盯着她看,吓得薛彩云啊一声,手机险些甩出去。
    狸花姿势优雅的蹲在手机边,尾尖轻轻扫过屏幕,喵?
    它听见阿落(首秋大人就是这么叫的)跟里面这个中年女人吵架,还哭了,这是不允许的!不管是鼓楼还是阿落,都是首秋大人的私人财产,它作为首秋大人的守护神兽,有义务保护财产安全,绝对不能让外人欺负财产。
    薛彩云只听见猫叫,没看到女儿,大丫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养猫干嘛,我可听人说在城里养猫很费钱的,你说说你,不给家里寄钱,倒拿钱养这些小畜生。对了,你弟弟问你的事怎么说的啊,你要是有渠道就帮帮你弟,他好不容易才谈的女朋友,不能因为钱的事黄了这门亲,大丫头?你有没有在听妈说话。
    狸花:这女人在说什么,听不懂,朕业务繁忙,没时间听了,跪安吧。
    话都没有说完视频就突然挂断,薛彩云以为是信号不好,又给打回去,那边怎么都不接了,她就生气,连发几条语音,哭着说阮鲸落没有良心,白养她这么大。
    当妈的问你要几个钱都不愿意给,你也不想想是谁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的,你现在翅膀硬了,飞远了就不想要你妈了是不是,你忘了你之前怎么跟我保障的?说以后挣了钱就把我接出去,带我去旅游,过好日子,妈这些年就是指望着你能有出息才熬过来的啊,你爸那个杀千刀的,见不到钱对我也没好脸色,还有你爷爷奶奶,我这是什么命啊,生的女儿靠不住,就只有一个儿子傍身,我的命啊,怎么这么苦啊!
    用了好些年的破手机漏音严重,薛彩云声泪俱下的诉苦传出来,又被阮鲸落手忙脚乱摁掉。
    她抬眼去看对面正拆分烤鱼的陆首秋,发现对方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神情,眼里只有烤鱼,她顿时松了口气,家里的破事她一点都不想别人知道。
    罗非鱼刮鳞掏干净内脏,抹上酱料,在肚子里面塞上香茅草,鱼身也用香茅缠绕,再放到炭火上慢慢烤,里外的鱼肉都浸透了香茅草的清香,掩盖了罗非鱼本身的土腥味,鱼肉嫩而不腥,拨下一大块沾上辣椒蘸水,裹足折耳根,好吃到陆首秋手舞足蹈。
    烤肉也是将新鲜的猪肉切成厚片,抹上酱料,再用香茅草缠住,肥肉里面的肉被炭火逼出来,烤得焦香焦香的很好入口,一点都不腻,陆首秋自己就能干掉一大半,再用臭菜煎鸡蛋拌在米饭里,那是吃的一点都不剩。
    放下碗筷,她满足的摸摸吃饱的肚子,笑容灿烂,晚上还照旧吧?
    她发现让阿落当厨子比守大门要好。
    想起那几棵人参,她又跑进去翻背篓,把胡萝卜那么粗的野人参当杂草似的塞给傻眼的阮鲸落,我从山上挖的,送你。

第33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