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村里的一枝花儿

第41章

      除了要钱之外,阮云飞从来不管家里任何事,对阮明楼的家暴行为也视而不见,甚至觉得很烦,根本不管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亲妈,自己跑到外面躲清静。
    现在也是,阮鲸落嫁给谁都跟他没关系,不过
    爸,刘家那么有钱,咱们彩礼可不能少要。
    阮云飞知道自家没钱,唯一能快速搞到钱的方式就是把阮鲸落嫁了换彩礼,有了这钱他就能跟女朋友那头提毕业结婚的事,那女的家里挺富裕的,又是独女,说白了就是绝户,等那两个老的死了之后家产就全是他的,要不是为了这,他才懒得花钱哄那个大小姐,长得又不怎么样。
    他知道姓刘那老鳖孙一直惦记阮鲸落,高中那回差点就得手了,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夜猫坏了好事,在那之后刘良逢人就说自己那晚遇见了鬼。现在有四爷爷保媒,这事肯定成,彩礼怎么着也不能少了。
    阮明楼也是打彩礼的主意,我知道,还用你说。见薛彩云没动,又骂:打电话去啊!没见识的女人,老子当初怎么就娶了你这个没用的,娘家穷得叮当响,一点忙都帮不上,妈的!
    自从娶了薛彩云这臭娘们,他就过得不顺,别人都说是薛彩云克他,是克夫命。
    薛彩云只得给阮鲸落发微信,叫让她从云黔回来。
    阮云飞因为被鸟啄伤了胳膊,又闹腾一晚上没睡,心情很差,理都没理薛彩云就回自己屋里去了。
    带头捣乱的那只红腹鸟还没有撤离,一直藏在屋顶偷听,此刻小小的鸟脑袋循环播放:没救了没救了
    .
    陆首秋一晚上都在惦记酸汤汆肉米线,天没亮就起来,怀里还抱着她那只丑兮兮的螃蟹娃娃,这是上一世的旧物,面料都磨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还舍不得丢,睡觉必备。
    她蹲在房门口等阮鲸落起床。
    任谁大清早浑浑噩噩开门看到一坨不明物体挡在那都会被吓得魂不附体,超分贝的尖叫来自阮鲸落大张的嘴。
    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咕咚一声,阮鲸落因为早上低血糖又受了惊吓晕倒,差点把脑袋摔出大肿包。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陆首秋扶娇弱的员工坐到椅子上,万分真诚的道歉,在员工射来杀人般恐怖的眼神时又很无辜的低头对手指,再凶再凶她就表演一秒落泪。
    阮鲸落扶着额头,做生不如死状,有气无力,你没事蹲我房门口干嘛,心脏病都让你给吓出来了。
    陆首秋呲着一口小米牙,你问我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所以呢。咬牙切齿。
    我就等你起来做啊。理直气壮,完全没觉得自己哪里有错,嘴馋又不是十恶不赦,略略略~~
    如果哪天你死了,动手的肯定是我。
    陆首秋张开双臂,来吧,我愿意慷慨赴死。
    阮鲸落特别想抬脚给她来一下。
    算了,干嘛跟一个神经病计较呢,神经病有什么错,只是世界观跟其他人不一样而已。
    陆首秋变戏法似的端出一碗红糖水,里面还卧了两个荷包蛋,喏,你低血糖了,先吃点这个。
    可怜哦,明明每天都是好菜好饭喂着的,又没让阿落干体力活,怎么就低血糖了啊,难道农场的菜蔬营养含量又下降了,连满足一个普通人的需求都达不到?
    你自己都会做,干嘛非要等我。阮鲸落对自己沦落为厨子的事实很不满,谁想当煮饭婆啊。
    不要,我喜欢吃你做的饭。
    陆首秋坐在另外一把椅子上,支着下额看她喝红糖水,刚煮出来,还是烫的,阮鲸落喝的很小口,过了会儿发白的脸才回了点血色。
    吃完了阮鲸落把碗搁下,起身,我上辈子肯定犯过大罪。
    啊?为什么?她去地府查过,挺老实的一个人,无犯罪记录。
    让我这辈子遇到你。
    陆首秋一哂,摸鼻,我更愿意称之为是我俩命中注定的缘分。
    孽缘吧。
    怎么会啊,我们相处的多和谐,月老来了都不忍心拆散我们。陆首秋跟着进了厨房,她不闲着的,特别想打下手,可阿落每次都防她丢折耳根,就不让她沾边。
    有现成的腌菜汁,拿来做酸汤很合适,鼓楼从不缺新鲜的肉类,一吃完准有人再送来,里脊肉、猪肝、猪血、猪腰齐全得很,豆芽也是新发的头茬儿,根茎粗壮,又嫩,把底下那条细细的须摘掉,豆芽熬清汤可以提鲜,就不用另外放鸡精味精了。
    里脊肉切条切片都可以,先放调料提前腌个底味,等锅里的酸汤沸腾了再把肉放进去,有点像滑肉的做法,口感鲜香滑嫩,汆肉盖在煮好的米线上面,浇一大勺酸汤。
    早上露水重,微凉,这样一碗酸酸爽爽的米线下肚,对陆首秋来说就是幸福一天的开始。
    昨天做的茶叶蛋还有不少,泡了一晚上更入味,她剥了两个丢进碗里,沾着酸汤咬开,里面的蛋黄都浸透了章尾凫的茶香,如此美味的茶叶蛋光自己吃多没劲,她又给阮鲸落出骚主意

第41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