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村里的一枝花儿

第53章

      至于四伯跟他打听的那个农场,他也让儿子阮云飞在网上问人了,是有这么个地方,也就这样而已,其他信息一概打听不出,云飞的账号还莫名其妙被封了,平台说是违规操作。
    大丫头?薛彩云手里的盆哐当掉地上。
    第16章
    阮鲸落离家南下打工的时候都还没有成年,六七年过去,曾经那个穿着校服总是很阴郁、沉默寡言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变成身材高挑、五官充满攻击性的大姑娘,披肩短发扎在脑后,右手拎着一个简易的行李包,外套的衣袖往下拉遮住了离开时陆首秋送她的那个银手镯,一起的还有一把长命锁,上面刻有花鸟图腾,陆首秋说这是员工福利,不过长命锁她没戴,收起来了。
    你薛彩云还愣着,不怎么敢认,你怎么回来了。
    阮鲸落看她比以前瘦了很多,脸色很憔悴,眼下一圈青黑色,双手布满干活留下的老茧,还因为入秋天气干燥,有些地方已经干裂,看上去更像老树皮了,还有头发,白比黑的多,薛彩云过得不好,即使心里知道,亲眼看到还是忍不住鼻子泛酸。
    她深吸一口气,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三番五次的催。
    薛彩云顿时尴尬,但很快又像受了惊吓般转头去看屋子那边,发现没人出来才不由分说推阮鲸落远离大门口,趁他们没看见你,快走,别回来了,快走快走
    阮鲸落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叫她回来,又赶她离开,薛彩云到底怎么想的,如果真的在乎她,当初为什么不能带她离开阮家这个魔窟。
    都回来了,把事情解决了再走也不迟。
    她绕开薛彩云走进院子,跟从屋里出来的阮云飞碰了个正着。
    .
    阮家人的过分热情让阮鲸落怀疑他们都被鬼附身了,从她有记忆以来爷爷奶奶就没有和颜悦色过,在外人面前也会说她不懂事,老跟长辈顶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又说丫头都这样,知道自己以后要嫁人,到底不如小子跟这个家亲。她小时候挨打、挨骂、挨饿,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长大的了,她对这个家没有感情,只有薛彩云还能牵动她的情绪,回来这一趟也算是报了对方的生养之恩。
    大丫头,这是奶奶专门给你做的四喜丸子,你以前最爱吃了。阮老太穿着花褂子,皱巴巴的脸堆起讨好的笑,还亲自给阮鲸落夹菜。
    从进门到现在,阮鲸落始终淡淡的坐在炕边,完全没有要拿起筷子吃饭的意思,说来也好笑,女人不能上桌的规矩在今天却破天荒的没人提了,连一向强势的阮老头都默不作声,薛彩云半边屁股挨着炕沿,她嫁到阮家这么多年,还是头次能上桌吃饭。
    这个家的开销一直都是阮老太把持,阮鲸落小时候馋肉,多吃一块都要被阮老太打,骂她是讨债鬼,什么都不干就知道吃,碗里的肉都是给阮老头、阮明楼准备的,后来有了阮云飞,吃肉的优先权就到了他那里,而阮鲸落只能眼巴巴在边上看着,她喜欢吃四喜丸子,因为全是肉,一口咬下去很满足,也因为有次没忍住在厨房偷吃了半个,就被阮老太摁在板凳上打到皮开肉绽,当时阮老太的狠劲让阮鲸落觉得自己要被打成肉泥,再用她的肉把那半颗丸子补齐。
    她脸上的淡漠隐下去,转而突兀的发出两声短促的笑,讽刺道:行了,就直说你们想干什么吧,做这些没用的只会让我更恶心你们。
    明明恨彼此入骨,偏偏装阖家团圆,真够虚伪的。
    没一个人知道她就突然回来了,阮明楼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别的地方跟人打麻将,今天手气差,输光了手上的钱还欠不少,醉醺醺进门,本就一肚子火气,又恰好听到阮鲸落这句话,不由分说操起门边的扫把劈头盖脸就打,嘴上还骂骂咧咧个不停。
    吃了几年外头的饭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赔钱玩意儿,敢这么跟你爷爷奶奶说话,不孝的东西,请三请四不回来,故意让你老子在刘家人面前抬不起头,现在又巴巴回来,怎么,打听好刘家有钱,就迫不及待想嫁过去当少奶奶啊,也对,当少奶奶,嗝阮明楼踉跄着打了个长长的酒嗝,喷出的酒气熏得满屋子都是,把他刘家的家底都搬咱们家来,你他妈的的是老子的女儿,别他妈的胳膊肘往外拐,以后呃呃机灵点,把刘良哄好了,我们也能跟着沾光,妈的,养你这么多年,还算有点用呃
    那一连串混着酒臭味的嗝以及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阮鲸落反胃,劈手夺下扫把扔到一边,冲惊愕还没回神的阮明楼冷笑,他应该还想到阮鲸落敢跟自己动手。
    我要是嫁给刘良,第一件事就是杀光刘家上下,再回来把你们也杀了。语气狠戾决绝,不是开玩笑也不是逞强,如果把她逼到那一步,她真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她不好过,其他人也休想安稳。
    阮明楼在妻女面前耍横惯了,在他的认知里女人在男人面前就没有说话的份上,娶老婆回来就是要打的,不打老婆的男人不算真男人,没挨过男人打的女人就是不会听话,生女儿就是拿去换彩礼的,在家听老子的,出嫁了就听夫家的,一直都是这样,阮鲸落现在敢反抗,敢跟他叫板,还说要杀他,反了天了!

第53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