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的农场可以沟通三界 作者:村里的一枝花儿

第119章

      农场养殖的牲畜种类还是太少,要扩大,于是陆首秋揪住每天都想偷懒不背条例的阮鲸落看农场的3d图,耳提面命要把以前没有完成的版图扩建出来,阮鲸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干脆撒泼打滚摆烂。
    现在的规模就挺好啊,干嘛还扩建,就这我们都快管不过来了。她躺在床上装死,用枕头捂住耳朵,不是她懒,实在是力不从心。
    陆首秋举着平板坐在她腰上,大有你不起来我就压死你的架势,喂,你还想不想变大变强了啊,农场扩建可是关系到你的个人能力问题,你不老嫉妒傅静能当管理处的老大么,等你能力上去了,你也行,官做的比她还大,以后管理处都听你的,我也不用窝窝囊囊受那些人欺负了。
    一说这个阮鲸落就来劲,抓住她的腿翻身起来,将反搂在怀里,真的?
    绝对不骗你,不信你去问。
    其实不用问,雇佣条例有写,之前阮鲸落看到过,现在只要翻到那几页就知道了,她乐了,只要能比过傅静,她就乐意学。
    陆首秋颇为无语,早知道这样管用,她就不费那么多口舌了。
    干嘛非要跟她比啊,她有什么好,你拿她当标杆?
    阮鲸落呸了一声,就她?还标杆,我给她脸了,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做派,虚伪,再说我也不喜欢她老拿管理处说事,约束你,明明你什么都没干,可只要一有事她们立马认定是你干的,问都不问就说是你的错,真恶心,我一定要比她们所有人都厉害,不让她们在你面前耍威风,什么嘛,你好歹是她们前东家,这么对你,简直是过河拆桥,没人品,我鄙视。
    哟,你现在也学会维护我了啊。陆首秋的心暖暖的,胳膊搂住她脖子嘎嘎笑,也不知道乐什么。
    阮鲸落捏她腰上的肉,其实陆首秋腰上没什么肉,她身材好着呢,我们俩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维护你,难不成维护傅静啊,她配么。
    哎,不过说真的,一码归一码,过去的陈年老醋你就别吃了,我跟她又没什么。
    谁吃醋了啊。阮鲸落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
    陆首秋知道她别扭,行行行,没吃没吃,你好好把条例看完啊,杨雨婵要被调走了,云黔管理处负责人的位置会空出来,暂时还没定下一任人选。
    第45章
    杨雨婵在云黔的这些年很针对陆首秋,甚至多次无视管理条例试图将陆首秋封印,这次没搞清楚来龙去脉就冒然发布通缉令,到最后发现是一场乌龙,这真是有够打脸的,打她自己脸不算,管理处也因此颜面尽失,对她的调令由多人签字盖章,傅静亲自送到她手上并且送她去新的工作地点,未来是不可能再回云黔了。
    负责人的空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云黔管理处现有的可调动人员中没有符合的,空降也不合适,怕会是下一个杨雨婵,激怒陆首秋一点好处都没有,上面对云黔管理处要求不高,不指望为民除害,功勋卓越,只求做好监管工作,让陆首秋老老实实开农场就行了。
    陆首秋这段时间相当老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年后专心指导自己的小长工开荒种地,圈山植树,扩大牲畜养殖规模,春夏两季这里成了生人游山玩水的最佳去处,网上都说这比去动物园划算,不用花钱买门票就能看到各种稀有的野生动物,挂两个黑眼圈的大熊猫,牢底坐穿的金刚鹦鹉、绿孔雀,经常跑出来卖萌的小熊猫,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但巨漂亮的飞禽走兽,连专门研究野生动物的专家都被吸引来了。
    陆首秋觉得小长工的胆子比自己大多了,连深处的恐龙都敢引出来,不过是体型最小而且食素的那种,放在黄桃婆婆的桃林,不经常露面,但偶尔露两下也足够那帮老专家激动的了,没想到会在云黔见到已经灭绝的小恐龙!老专家不愿意走了,想在农场长住。
    鬼寨和集市都不做生人住宿的生意,黄泉客栈只接待从地府出来的鬼民,每次有生人来问,老板都说没有空房间了。后村住的是仙民和精怪,他们也不喜欢将房子借给生人住,陆首秋就考虑在门口空的地方弄一间民宿。
    专给生人提供住宿?阮鲸落正在算这段时间的收支,背书她不行,算账还是可以的,她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也不是不行,可我们没人手了啊,阿霞都快被你拆开用了。
    陆首秋叉开腿反坐在椅子上,下巴搁着椅背,所以我打算从深处选一批合适的仙民出来,农场也好久没有添新人了。
    你拿主意就行。说完阮鲸落又继续核对账目。
    陆首秋踢桌腿,还有个事。
    唔?
    傅静跟我说
    后半句都没说阮鲸落就气道:你怎么又跟她联系!
    这缸陈年老醋从去年喝到现在,只要提起傅静这两个字阮鲸落就炸毛,横眉冷对的,陆首秋也委屈,说正事都不行了啊。
    啧,也不能说拉黑就拉黑吧,有人在朝为官好办事,你别任性啊。
    阮鲸落账都算不下去了,键盘一甩,靠在椅子上生闷气,她找你又有什么事!

第119章

- 趣书斋 http://www.qushuzhai.com